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我老公他家财万贯还不爱回家 >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1/3)

    “我确实喜欢你。”

    在时奕州脱口而出后的好长时间里,姜浅都以为是自己是听错了。

    直到身侧的男人沉着地又重复了一遍,明明不是甜言蜜语额,却莫名让人的心跳漏掉了几拍。

    姜浅呆呆望向黑暗当中的某一处,嘴唇因为紧张而抿微微抿起,女人的双手死死扣在一起,连眼神都有些恍惚。

    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

    她实在是不知道了。

    姜浅不觉得自己是那种一被表白就脸红到说不出话的性格,但眼前的一幕又像是在无情地打她的脸。

    明明上学的时候没少收到情书,按理来说,青少年懵懂的时段的爱意应该更让人脸红心跳,可现在的场景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句‘我喜欢你’,就让自己失去分寸了呢。

    冷静,要冷静啊。

    姜浅的嘴张开又合上,好一阵儿后才整理好纷乱的思维,重新开口,结果她只来得及吐出一个破碎的音节,就被时奕州低沉的声音给压下去了。

    “我”

    “池薇回消息了吗?”

    男人一瞬间变换了个新话题,速度快到姜浅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看看。”她睫毛闪了闪,缓缓掏出手机,人却不似刻意表现出的那般镇静。

    时奕州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他是没有听见还是故意的?表白了之后难道不需要等回复吗?这个流程应该没错吧?不对,难道他是在故意逗我?等等,会不会是因为在压抑的环境里带太久了,自己听错了?也不对啊,他说了两遍,怎么会听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突然要表白?时奕州究竟在想什么?时奕州为何这样?什么叫不管时奕州的事?他难不成真的精神分裂,当自己是周亦了吗?

    不是,究竟是怎么回事!

    时奕州究竟是什么生物!为什么这么让人难以理解?!

    姜浅的动作上一点都没有迟疑,但精神上是真的恍惚了。

    ——脑子里全部是疑问,还偏偏都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那一种。

    她现在真想把时星祁这个熊孩子叫过来,好好翻译一下他哥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实在不行,派发个一直跟在时奕州身边的李特助也可以啊。

    起码来个人帮她捋一下现在的场景。

    姜浅越纠结,就越觉得应该早点把时奕州的事告诉池薇。

    总不能是程雨凝都知道了,自己这位好闺蜜还不知道的道理,而且还能多个臭皮匠给自己出出主意不是?

    姜浅暗自叹了口气,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奈,淡淡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让一旁的时奕州盯着看了很久。

    他是故意打断她的。

    尽管能感觉到姜浅对自己不是毫无意思,但也不能排除他再一次觉察错了的情况。

    况且以姜浅这种看似对谁都很随和,但实则最会保持距离、界限感很强的人来说,只要自己一天没有脱下周亦的马甲,她就绝对不会越过某些线。

    现在姜浅有之九十的可能性会拒绝他,与其听到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答案,还不如不听。

    不听不听,不想听的就不听。

    时奕州这样想着,也理直气壮了起来。

    漆黑的衣柜里,一男一女并排而坐,看似一言不发,实际上,两个人的思维早就变成脱缰的野马,朝着自己脑部中的世界奔去。

    姜浅能察觉到时奕州在望着自己,她故意清清嗓子,始终低着脑袋。

    “回了。”

    微信那头显示的是正在输入中,池薇打的字都是三五个字蹦出来的,多半是手上沾了东西,在艰难地用着小拇指进行回复。

    时奕州没有凑上去,“怎么样。”

    “我让她帮忙去隔壁的商场里买点东西,来回大概有二十多分钟,她同意了。”

    姜浅说这话时自己都没忍住。

    原本以为要解释半天,结果她连前因后果都没说,池薇直接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估计是以为自己去找徐子一看剧本了吧。

    姜浅想着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再不呼吸新鲜空气的话,可能会直接厥在衣柜里;时奕州听着她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没忍住笑出了声。

    男人的气音在封闭的空间内格外明显,让身侧的姜浅偷偷瞪了他一下。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吃哈哈屁了吗?

    姜浅突然冒出了一股子无名火,总觉得自己今天出糗的次数有点多。

    正当她准备装出一副公事公办、再安排一会儿怎么溜走的时候,就听到衣柜外面骤然安静了下来。

    电视和投影的声音同时消失,姜浅瞬间把时奕州抛弃了脑后,直起腰杆,连呼吸都压到了最轻。

    时奕州没忍住又笑了。

    他脑袋里现在就一句歌词: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机灵;耳朵竖得像天线,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衣柜的门缝也就几毫米,能看得见个什么啊。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说了估计要挨骂。

    但时奕州转念一想,其实骂两句也可以。

    ——这样显得他们夫妻俩比较亲近嘛。

    男人的思维在不知不觉中和时星祁出现交点,还隐隐有点不对劲的趋势,时奕州自己没有意识到,但姜浅却一早就发现了。

    虽然看上去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格,但时家的这两兄弟绝对是一个脑回路。

    既然不是同一个妈生的那问题肯定就是出在那个爹身上了。

    从起名风格就能看出来,这基因得多可怕啊。

    衣柜里,姜浅无视了时奕州的哼哼唧唧,专心听着外边的动静,衣柜外,池薇还唱起了小曲。

    她简单地将桌面收拾了一下,接着按照姜浅的提示,找到了放在卧室床边的房卡,换上鞋子拎着包,不急不慢地出了门。

    套间正门被吧嗒一声扣上,整个屋子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姜浅将耳朵在柜门内侧贴了有整整一分钟,直到感觉外面真的没有人后才放心大胆地推开了门。

    米白色的窗纱随风微微吹拂,夜色在夏季总是显得姗姗来迟。

    柜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是刺眼的日光和淡淡的金黄,落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幅绝美的景色。

    姜浅微微有些愣神,哪怕瞳孔因为不适而眯起也不曾移开视线,直到眼前出现了一片白色的身影。

    她抬头。

    就像刚才自己替他挡住亮光一样,时奕州也站在了同一个位置。

    男人一手扶着门,另一只手朝着她伸了出来。

    “慢点,小心腿麻。”

    他推了下眼镜,发现姜浅的坐姿就像个仓鼠,不光手抱着胳膊,肩膀还死死缩着,怪不得这么小点地方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