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侯府主母(重生) > 第30章 第三十章

第30章 第三十章(1/2)

    谢玦在府中休养了十日后,终于又去了军中,翁璟妩又过上了一个人住的如意日子。

    这几天她备了一车礼,随着信件送回云县。

    在谢玦的身份恢复后,云县的人都说知县祖上积了大德,所以才会救下身份如此尊荣贵人,女儿也得以高嫁。

    可这有人羡慕,也有人则看得清明。

    也就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了。

    有些身份地位的,自是知道高门大户最看重的是门第。

    像知县之女这等身份的,在平民的眼中虽是触不可及,可在这些高门大户的眼中,一方小知县不过是蝼蚁。

    知县之女顶多只能为贵妾,怎可为侯门主母?

    虽然谢玦离开的时候也一同带走了她,可并没有太多人看好。

    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羡慕父亲得了贵婿,且都等着看她被赶回云县。

    上辈子,翁璟妩也是后来从母亲口中得知的。

    她随谢玦离去后,那知府并未因父亲的女婿是永宁侯而对父亲多了尊重,反而因记恨父亲没有把她嫁给他做续弦,从而更加打压父亲。

    翁璟妩也想明白,上辈子谢玦曾想帮助父亲离开云县,升官。

    可父亲为了不让旁人以为他是以女儿来攀附富贵的。也不想让旁人看低自己的女儿,所以给回绝了。

    这事旁人不知,他们只会当永宁侯府没有表示,定然是嫌弃这门亲事,想与其亲家逐渐断了往来的。

    正因如此,翁璟妩此番才会挑选了一车的礼,以永宁侯府的名义送了回去。

    这般,不日便会传入蛮州权贵之人的耳中。

    他们也会重新估量对待父亲的态度。

    特别是那个一直以来妄自尊大,打压了父亲十数年之久的蛮州知府。

    且说,这金都西南一去数千里,若是急信快马加鞭半个月才能送到蛮州云县。

    当初随着谢玦回去金都,为保安全,水陆路一同走,约莫一个余月才回到的金都。

    现在想一想,亏得是慢行,不然这腹中的孩子也颠簸不起。

    而此番送去了一车礼,路程上也花了些时日,礼和信她估摸得二十日才能送到。

    二十日后,云县。

    年代久远的县衙,有衙差兴冲冲地拿着信从衙门的高门槛跨进,绕过影壁,一路跑过天井,往后院跑去。

    府衙的幕僚见了,训道:“没规矩。”

    那衙差举着手中的信,大声道:“阿妩妹妹来信了!外边还有一车礼呢!”

    师爷闻言,愣了愣,连忙提着袍脚从檐廊的阶梯走下,快步走到了县衙外。

    县衙之外,有人陆续地从马车上搬了许多匣子下来。

    许是小县城,许多人没看见过这样的阵仗,所以都围在了县衙的门外看热闹。

    起先都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有人听说是金都永宁侯府谢家送来的礼,便都明白了。

    这不正是知县大人先前救的那个青年,后来成了翁知县女婿的侯爷么!

    这时,翁父正在与妻子用早膳,忽然听到金都来信了,二人都连忙放下了碗箸,朝门口走去。

    夫妻二人才出厅门,衙差便把信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柳娘子看着衙差,语声颤抖地说:“金都来信,可是阿妩送来的。”

    衙差连忙应道:“就是阿妩妹妹的信!”

    翁知县忙接过。

    的拆开,然后取出信件递给妻子。

    柳娘子连忙接过,目光落在信上。

    她越看越是惊喜,喜道:“阿妩说她已经有了数月的身孕,在侯府也过得也极好,让我们不必担忧,等明年孩子准备生下的时候,再接我们进京。”

    看到最后,笑意略顿,转头看向丈夫。

    最后,女儿在信上说——

    到了金都后,女儿才知并非有所才能身居高位,更多的是人脉搭建起来。

    父亲有所才能,但只是欠缺人脉。

    父亲若欲上升,为更多谋福之意,夫君愿给父亲搭桥牵线,但这两年需看到父亲的功绩,再慢慢往上升。

    父亲已是永宁侯岳父,并非是让父亲借着这个身份行便。而是有这身份,梁知府便不敢随便压下父亲的功绩或是政策,父亲大可放手去做。

    其他详细之事,等父亲明年到金都再议。——

    这时身为他们义子的衙差翁鸣隽又说:“外头还运来了一大马车的,都是永宁侯府送来的。”

    夫妻俩闻言,面面相觑。

    半晌后,翁知县让义子先去忙自己的事情,然后入了屋中,夫妻二人窃窃私语。

    柳娘子说:“夫君,你说阿妩在侯府过得是真的好,还是说只报喜不报忧?”

    翁知县想起女婿那闷沉的性子,又想到女儿那温和的性子,在那数千里之外,没有亲人帮扶,不免也露出了担忧。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柳娘子多少有些了解的。

    思索了半晌,揣测信上的内容:“阿妩想让夫君高升,应是想让我们去那金都定下。”

    翁知县呼了一口气,无奈道:“我在这云县待了十数年之久,且不说处处受尽梁知县打压,就说这京官哪里是这么容易升去的?”

    柳娘子却不是这么认为,她道:“所以阿妩在信上不也说了,让夫君先做好功绩,女婿才好做安排。”

    翁知县看了眼妻子手上的信,无奈一叹:“只怕我们受惠越多,阿妩在侯府就越发抬不起头。”

    闻言,柳娘子红了眼眶:“我想阿妩了,我日日吃不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她在侯府被欺负得无所依的画面。”

    翁知县看了眼瘦了一圈的妻子,沉吟几息,道:“且不说阿妩所言这事,我也担心,不若让鸣隽陪你去一趟金都,看看阿妩也好安心。”

    柳娘子应:“也成,我这几日收拾行李,去一趟那金都,瞧一瞧她,我也能放下心来。”

    谢玦回了军中已快一个月。

    深秋凉爽,最适合入山中训练。

    谢玦换上了寻常将士的兵甲,随着将士一同负重半框石头登山,入山中为期三天两夜的训练。

    第一日,并无人发现随着他们一同训练的新兵便是他们的将军。

    所以入了夜,围在篝火旁荤素不忌的聊着各种话题。

    再者这军中很多刚入营的年轻小兵,一看就知道还未成亲,也还未经人事的。

    那些个老兵便各个都憋着使坏,把男男女女的风流韵事说得香艳非常,听得小兵们欲火焚身。

    “有许多女子,你在床上满足不了她,哪怕你对其再千依,她也会逐渐厌恶与你同房,从而有了那爬墙的心思。”

    “但要是你在床上满足了她,你在她眼里就是真男人,自然不会有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