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新顶点小说 > 香奁琳琅 > 第70章 第 70 章

第70章 第 70 章(1/3)

这一问正戳中他的心事,细想之下终是叹了口气,自嘲道:“以前总说自己是武将,会连累人家姑娘整日提心吊胆,可我自己知道,其实是因为胆怯,害怕被人拒绝。小娘子,武将是可以成亲的,对么?以前在安西,要对抗关外不时扰攘的小国,怕自己一个闪失有去无回,所以我不敢想太多。现在官家命我留京,我不用再去陕州了,也不必像以前那样征战沙场,我可以为自己的将来筹谋筹谋了,是么?”

他一口气把心里的顾忌说出来,虽然还是模棱两可,至少能够让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明妆说当然,“武将征战有危险,难道文官在朝就稳当吗?万一差事没有办好,惹得官家生气了,贬官流放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修行看个人,和从文还是从武没关系,你看上京那些高门大户,武将府邸还少吗?”

他心里暗暗生出一丝向往来,“与仪王的婚事到此为止了,小娘子日后若再说合亲事,也不会忌惮对方是武将吗?”

明妆心头蹦了下,脸颊上热腾腾地灼烧起来,仿佛掩藏在冻土下的春苗就要冒出新芽了,很快便回答:“自然不会忌惮。我爹爹就是武将,我自小长在军营里,反倒更喜欢军中的快意恩仇,不喜欢上京文官那种文绉绉的拐弯抹角。”顿了顿,见他又沉默了,只好厚着脸皮佯装笑谈,“李判心里有合适的人选么?若是有,不妨告诉我,我回禀了外祖母,请外祖母裁度裁度。”

然而这话怎么说出口,毛遂自荐,说是自己?恐怕袁老夫人会大皱其眉,唾弃他监守自盗。况且刚出了仪王谋反的事,自己是协助官家下套的人,到时被人议论公器私用还是其次,坏了般般的名声,袁老夫人也不会答应。

心里的那团热火,在听见她不抵触武将的时候蓬勃燃烧起来,但往深处考虑,忽然又偃旗息鼓了,只得违心地敷衍:“军中倒是有不少才俊,出身名门的世家子弟一般先入控鹤司历练,待时机成熟时再入朝为官……我会替小娘子留意的。”

明妆大失所望,失望过后便是无尽的唏嘘,自己原来那样可怜,要在他的控鹤司里找郎子了。送到他嘴边的话,他还是绕开了,想来他确实没有那个意思,自己还在耿耿于怀,也太自轻自贱了。

放眼往前看,巷口灯火明亮,也许商妈妈她们又在门上候着她了。自己是长大了,开始存了小心思,自以为掩藏得很好,其实身边的人心知肚明。她忽然感到很羞愧,这阵子心神不宁,到底是在做什么!女孩子总是容易对亦师亦友的人产生仰慕,她想这应该是小小的一次晃神,等时间长一些,心里平静一些了,便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好吧,那就及时抽身吧……其实今早他从小巷里把她捡回来,那用力的一抱,还有马背上圈住她的姿势,一度让她怀疑,他也许真的有点喜欢她。但是现在,他打算在控鹤司里替她留意郎子,她难过之余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辜负了,往后再也不想与他过多来往,管他用不用女使,床榻是不是硬得像石头一样!

终于行至巷口,她回身对他说:“李判就送到这里吧,免得被商妈妈她们看见,又要啰嗦。”说着故作轻松地调侃,“咱们这样真是奇怪得紧,有车不乘,摸着黑走了一路,人家晒太阳,咱们晒月亮,据说月亮晒黑了脸,就白不回来了。我想着,接下来你大约有很多事要忙,我也不便打搅你,李判若是有空便过府来坐坐,快要立夏了,瓦市上出了好些时令果子,锦娘会做各色裹食,等你想换胃口的时候,打发人知会一声,我让锦娘预先准备起来。”

这样临别的话,忽然有了种要划清界限的意思,他惶然望着她,“小娘子……”

明妆脸上含笑,眼里却荒芜起来,“你总是叫我小娘子,你已经不是爹爹的副将了,也不是当年借住在官衙里的少年军士,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李判知道我的闺名吗?易般般呀,我的闺名叫般般。”

易般般,可是她对他来说,从来就不一般。

他有时也恨自己,为什么明明已经难以自拔了,还要装出一副高风亮节。自己总在犹豫,但她一显得疏离,他心里的彷徨和不安就铺天盖地,然后更犹豫,更彷徨,更战战兢兢有口难言。

那边易园门廊上,商妈妈和赵嬷嬷果真在,看见他们立在巷口,虽没有迎上来,人却站到了台阶上。

明妆站住脚,朝他摆了摆手,“李判再会,我回去了。”

转身一步步走向易园,其实她也盼着他能叫住她,再对她说些什么,可是没有。

好难过……她吸了吸鼻子,起先还走得缓慢,但越距越远便没有了指望,索性快步跑起来。

跑到门前时,商妈妈下来迎她,看她红着两眼,奇道:“小娘子怎么哭了?”

明妆说没什么,“先前李判提起爹爹,说给爹爹迁坟来着……”低头擦了擦泪,没有再回头望一眼,快步迈进了门槛。

回到房里,把身边伺候的人都遣了出去,睁着两眼发了大半夜的呆。果然少女心事荒诞不经,她不好意思说出来,难过便一个人难过吧。

到了第二日,日子好像又活了,一早袁老夫人就赶过来,抚胸直呼神天菩萨,“前日恰好你舅公过生日,我往幽州去了一趟,回来才得知出了这么大的事!还好你没事,否则可要急煞我了,你舅母来接你,你怎么不跟着家去?有长辈们在,也好照应你。”

明妆接过煎雪奉来的茶,送到袁老夫人手边,“昨日干娘也来接我,可我哪儿都不想去,就推辞了。”说着在袁老夫人身边坐下,笑道,“外祖母瞧,我好好的,没有受到波及,外祖母就放心吧。”

她还笑得出来,袁老夫人却要愁死了,抹着眼泪道:“本以为你结了这门亲事,在上京贵女里头说得响嘴,我也能向你爹娘交代了,可谁曾想,竟生出这样的祸端来!这仪王可是疯魔了吗,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当,非去造他父亲的反,这回可好,落得如此下场,害了自己不算,还连累了你。他一死倒罢了,你往后可怎么办?和这样的人定过亲,将来谁还敢来说合亲事?你好好的女孩儿,竟是要被耽误了,这仪王真真缺了大德!”

明妆眼下大仇得报,心境平和得很,见外祖母义愤填膺,反倒来安抚她,“就当这是我的坎儿吧,过去了,往后就一帆风顺了。外祖母想,经过这件事后,来提亲的必定是真心待我的,只要门当户对,总错不了的。但要是没人来提亲,那就算了,我又不是养不活自己,非要找个男人来撑门庭。我就守着这园子,安心奉养两位小娘,日子也会过得很滋润,真的。”

可袁老夫人听罢,非但没觉得安慰,心反而高高悬起来。年轻轻的孩子,言语间居然有种看破红尘的淡然,这么下去怕是要坏了,她别不是打算终身不嫁了吧!

想到这里,忙携了她的手道:“好孩子,咱们不着急,自会遇见有缘人的。你能干,长得又漂亮,难道全上京的人眼睛都瞎了不成!现在仪王的事热乎着,难免引得人忌惮,等风头过去,还愁没人登门吗!你才十六岁,一年半载也等得,不说别人,就说广成侯的爱女,留到二十二岁才出阁,婚后不也夫妻恩爱,过得很好么。”

明妆抿唇笑了笑,“外祖母不用劝我,我一点都不着急。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没有同您说,事到如今也不用隐瞒了,我与仪王定亲,并不是因为互相爱慕,是各取所需。他想靠我拉拢庆国公,我想
【请小窝文学 】借助他入禁中,杀了弥光,给爹爹报仇。”眼见着袁老夫人愣住了,她知道自己吓着她了,忙撒娇式的搂上去,腻在外祖母怀里说,“我瞒着家里人,一则是怕外祖母和舅舅们担心,二则是怕你们阻拦我,我会失了斗志,就此放弃给爹爹报仇。现在好了,弥光死了,背后指使他的仪王也死了,这是最好的了局,不是么?”

可袁老夫人眼里却涌出泪来,使劲搂了搂她道:“真是个傻孩子,没想到你不声不响的,居然有这么大的气性,你爹娘没有白生养你一场!可是般般,你为这件事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