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昏嫁 > 正文完结

正文完结(1/3)

裴衍之的双眸依旧深邃复杂,他定定地看着傅吟惜,似乎有些意外她在这里,又有些忐忑她是否听见了自己说的那些话,而傅吟惜更多却是不知所措。

在他一次又一次说在意她,心中有她时,她总是嗤之以鼻,毫不相信,可如今倒像是她辜负了什么一般,但是明明当初失望离开的是她才对,为何变成了现在这样……

静默之下,还是裴衍之最先回过神,他握住傅吟惜的手往外走去,匆匆道:“待会儿太医会过来,这里免不了一团乱,你先回去,有什么话……我迟些回去同你说。”

傅吟惜本就心乱,听到这话自然是顺势应下,可当她回到凰仪宫,却还是无法静心,一如那日裴衍之替她挡下暗器,还有回宫的第一天,他在马车上对她承诺说绝不会强迫她任何事,她又一次生出了想要逃避的念头。

她已经理不清这些感情到底谁对谁错,脑子里仿佛有一团麻线缠绕-

裴衍之一直等到谢奚鸢情绪稳定才离开,而这时外边天色已然漆黑一片,原以为这个时辰傅吟惜已经歇息,可等他到了凰仪宫才发现整个大殿竟还烛火通明。

他不由地勾了勾唇,迫不及待往寝殿走去,可谁知一踏进殿中才发现傅吟惜竟趴在桌边睡着了,一旁云珠小心翼翼地福身:“陛下,娘娘她等了太久,不小心便睡了过去,可是要将娘娘叫醒?”

“不,不必。”裴衍之立刻反对,还对着她示意道:“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朕便好。”

“是。”

云珠带着几个侍女一起退了出去,殿门轻合,裴衍之这才抱起傅吟惜去了床榻。

翌日,裴衍之早起上朝,傅吟惜则是被云珠突然喊醒。

“娘娘,清清姑娘来了,就在殿外求见呢。”

傅吟惜听到“清清”二字,一下子便清醒坐了起来,问道:“清清来了多久,怎的不早些同我说?”

“才到呢,娘娘不必着急。”

“先让清清进来外殿坐着喝茶,在外头等着算怎么一回事,你过去带她进来。”

云珠得了吩咐去请人,只好叫旁的侍女来给傅吟惜更衣,不过她也没有太多讲究,随意拾掇两下便走了出去。

沈清清听到动静转过身,见着人第一时间便要福身。

傅吟惜赶忙上前一步将她拦住,道:“有外人我们不得逾矩,如今这是在自己的寝殿里,就不必这么客气。”

她说着,又将除了云珠外所有人打发了出去,只道没有吩咐谁也不准进来。

沈清清不可能无事过来找她,果然两个人一坐下,她便压着声,一脸认真道:“我这次进宫是特意替顾大哥他们给你带话的。”

傅吟惜一听,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开着的殿门,确认这个距离不会有人听见后才问:“带话?他们说了什么?”

“顾大哥说,若你仍旧不想留下,他们会从长计议,总能想到办法带你离开的。”

傅吟惜淡淡一笑:“允哥哥总是替我考虑良多,不过现下能提起这事的,应该不是素来谨慎的允哥哥吧。”

沈清清微微惊讶:“你怎么知道的,顾大哥虽然也想带你离开这里,但也觉得如今这个时机不大好,不过那位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却是个胆大的,说只要你考虑好,他便能想法子将你从宫中带走。”

“清清,你替我同他们说一声谢谢,只是我眼下也确实不能离开。”

傅吟惜垂下眼,将自己与裴衍之之间的誓言一一告知。

沈清清听得着急,一贯秀气的面上升起了不满的红晕:“这,这怎么能如此立誓,他这是逼着你回来的。”

傅吟惜怕她多言被人抓到错处,忙对她摇摇头:“这些话你同我说说便好,出了这个大殿,你就再不许同人说,允哥哥他们问起,你知道我有放不下的在燕京,如今待在宫里,也算是平静。”

沈清清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说:“不管你怎么选择,我自是都支持你的,不过若是受了委屈,你定不要憋在心里,要是想见我,你让你二哥给我递个信儿就行,我总能想法子进宫来看你。”

“你是我最贴心的人,日后我要是闷了,也一定会将你叫进宫来陪我解闷的。”

两个人说说笑笑,又一同吃了早膳,直到早朝快结束,沈清清才离开。

另一头,裴衍之才从早朝下来,正准备去凰仪宫时,崇林走上前在其身后低语了几句。裴衍之脸色微变,当即转道先回了太辰宫。

太极殿内,暗卫立在阶下,细细地禀告着什么。

裴衍之沉默听完,直到最后才问出一句:“你确定沈清清与顾卿允等人见过面?”

“是。”

“今日沈清清去过凰仪宫?”

“是。”

裴衍之重重闭了下眼,哑声道:“先出去吧,继续盯着,但一定要保密。”

“属下明白!”

有夏晏在,暗卫无法近身去听他们说了什么,可即便如此,裴衍之却也能猜到些许。

他们没有去江南,而是选择回到燕京,这便是没有放弃带傅吟惜走的计划。

裴衍之在太极殿坐了一个上午,直到崇林问起在哪儿用膳,他才恍然发觉自己竟就这么呆了几个时辰。

“去凰仪宫。”

不知怎么的,他此刻只想见着傅吟惜在自己眼前。

裴衍之也有过试探,想知道傅吟惜如今的心思,但他到底不敢太过明显,怕自己派人跟踪沈清清的事被她知晓。

这两日,傅吟惜总觉得裴衍之有些奇怪,他每夜都会过来她这里留宿,但却从没有要求与她同榻,反而还学着过去那样,一人睡床,一人睡榻。

这天,谢奚鸢身子总算恢复许多,清醒后第一件事便是让人传话,说要见陛下。

彼时,裴衍之正与傅吟惜待在一处,两个人各自占据一块地方,一人看奏折,一人读话本。

听见内侍通禀,傅吟惜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当做没听见一般依旧低着头继续看书。

裴衍之见状,只道自己去去就回,而后便带着人去了禧安宫。

谢奚鸢瘦削许多,见着裴衍之到来,也只是靠在床头,轻声地唤了一声。

“姐姐身子可有好些?”裴衍之坐在端来的黄花梨木椅上,温声问道。

谢奚鸢不再同那日一般情绪激动,她淡淡地点点头,平静道:“我今日想要见你,其实是想告诉你,我想通了,我愿意离开皇宫,去你安排好的别庄生活。”

裴衍之怔了怔,问道:“姐姐……是如何想通的?”

谢奚鸢闻言,轻轻一笑:“其实这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养病的这几日,我同孩子几乎朝夕相处,我发现这世上最温柔的便是孩子,你逗逗他,他便对着你毫无防备地笑,他的笑实在太温暖,让我一时竟忘了自己长久执着的到底是什么。

“你知道吗,我过去恨过许多人,你的父皇,你的母后,还有
当初每一个劝我顺从裴烨恒的人,唯独……唯独嫉妒过傅吟惜。”

裴衍之目光沉沉,问道:“她与你是在南山围猎时才正式相识,你为何嫉妒她?”

“为什么?”谢奚鸢似乎也在问自己,“大概是她活成了我最想要的模样,你可知我有多么羡慕她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你身边,与你一同策马狩猎,她的明媚张扬,她的坚定果敢,没有一处不让我向往,她明知你这条路难走,却还是勇敢地朝你走去,而我,而我却根本看不见路……”

裴衍之从禧安宫出来,脑海里还是谢奚鸢口中傅吟惜的模样,那样的她才是最初的她,也是引得不知不觉动了心的她,而如今,傅吟惜又改变了多少。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裴衍之回到凰仪宫时,傅吟惜已经躺在床上歇下,他坐在床沿默默地看了她半晌,一些纠结与选择最终露出了一个清晰的轮廓。

其后几日,谢奚鸢还是继续在禧安宫养身子,与此同时,傅吟惜的日子倒是热闹了不少。

裴衍之也不知是哪里不对劲,竟连着好几日替她在戏楼安排了教坊司表演,好吃的点心,书坊才出的话本,几乎每日不落地送进凰仪宫。

而最让傅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