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反派夫妻今天也在明算账 > 宁漳城(闭上眼睛)

宁漳城(闭上眼睛)(1/3)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从沈寂之身上爬起来,反身蹲在他旁边,左手扯住他一角衣袖,右手藏在他的袖摆后,符剑剑招在指尖萦绕。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仰头望着宝蓝色裙装,面容温婉的女子,探查到对方是筑基期的修士,低声问沈寂之:“这姐姐你认识?”

沈寂之蹙着眉,薄唇紧抿,没回答。

他总觉得这人,隐隐约约有种熟悉感,似乎见过,但仔细想,却想不起来。脑海中有段记忆,像隔着一层雾纱,朦朦胧胧,阻止他探查。

沈寂之过目不忘,小时候的事也记得清清楚楚,这种情况,有些反常。

简欢离开,少年的脸看得愈发清晰,梅宜微怔,恍然回过神来。

这少年眉宇酷似沈大哥,但褐色琉璃眼,却是蘅姐姐的模样。

他不是沈大哥。当年那么小的孩子,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桃红听见自家夫人的‘沈大哥’,也是分外诧异。

那头,穿着碧绿色衣裙,梳着双髻的丫鬟听到声音,跑出院落,焦急道:“桃红,怎么了?进贼了?!”

她远眺一看,果然看见花园中出现了两个陌生人,提着裙摆,就要往外跑去找人。

简欢和沈寂之几乎是同时,就欲对这丫鬟出手。

梅宜听见动静,忙喊住:“柳绿,回来!不要喊人!”

简欢手中符剑顿了顿,看看那位贵夫人,又看看沈寂之:“你还真认识?她是谁呀。”

“我不认识她。”沈寂之摇头,微微沉吟,“不过有些熟悉。”

“但她认识你欸。”简欢兴奋地晃着他的手臂,大眼睛滴溜溜转,压低声音,乱出主意,“而且我可以肯定,她看你的眼神含着几分情。她目前兴许能帮我们避过一劫,你,你要不要试着引诱一下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也不等沈寂之回答,松开他的手。

她感觉,这女子明显已经决定要帮他们了,她站起来,拍了拍衣裙上沾着的花粉,嘴巴很甜:“几位姐姐……”

梅宜冷静下来,她鼻尖轻轻一嗅,就闻到了空中那丝鱼腥味,忙打断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身上有鬼鱼王的气息,它能通过气息寻到你们。”

梅宜捡起地上掉落的玉扇,朝桃红摇了摇。

桃红忙过来,梅宜嘱咐道:“你赶紧去准备沐浴用的东西,用我前几日制好的彼岸花露。还有此地——”她用画着兰花的白色团扇指了指这里,“洒些花露遮掉。”

桃红觑了觑简欢和沈寂之,哎了声,小跑回去,半道拉住过来的柳绿,两人一起准备东西去了。

梅宜对着简欢笑了笑,轻拉裙摆,玉扇往前方一指,柔声道:“你们随我来。”

简欢和沈寂之对视一眼,跟着快步往前,边走边四下打量。

此地还是在这地宫里,并没有出去。

头顶‘天穹’看着像天,但细看会发现,是一片发光的玉石,玉石的光酷似太阳光线,但又有细微的不同,少了生机暖意,显得冰冷僵硬。

四周是高高的岩壁,岩壁潮湿,长满了苔藓。但园中后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有红黄两色的彼岸,花团锦簇的蔷薇花丛,还有一池睡莲。

前方,绿竹猗猗,江南常见的亭台轩榭隐在其中,露出半边,淡雅写意。

这里像是,铸就在地宫之中,用来圈养主人爱宠的世外桃源。

简欢若有所思,黑白分明的瞳孔映着前方带路的女子。

女子身段婀娜,偶尔回过头看他们一眼,侧脸弧度柔美,气质温婉,带着一种令人怜惜又安心的韵味。

指望沈寂之开口是不可能的,简欢眨眨大眼睛,一派天真无辜的模样,试探道:“姐姐,您也认识沈大哥吗?”

沈寂之听到这声,琉璃眼轻扫了她一下。

梅宜浅握玉扇,轻遮下巴,含着水雾的眸中闪过些回忆的光,她迟疑片刻,转向简欢:“他小时候,我见过一面。”

女子顿了顿,视线落向少年,透过沈寂之的脸,她似乎看到了十多年前的岁月,语气微微怅惘:“我记得,你叫寂之?我认识你爹娘。”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我是你爹娘的昔日好友。”梅宜有些许顾忌,不欲多说,刚巧桃红出来,回禀浴桶已备下,她催道,“你们快去,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搜到我这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刚刚那位是这梅院的女主人,梅宜。她是城主藏在这的妾室。

梅院浴房独立一栋,隐在竹林之间。

雕窗前碧色纱幔被放下,纱幔拂动,偶尔飘起一角,能看见外边的青青翠竹。

浴房中间以两扇屏风遮挡,中间留下一条供人经过的小道,简欢和沈寂之一人一边,浸在放了清香花蜜的浴桶之中。

屏风这边寂静得过分,沈寂之下巴以下泡入水中,眼睛盯着屏风上华丽的朝凤饰样,在听那头的说话声。

简欢和人说话,若有所求,便会像这样软了声调,甜甜糯糯的。

“城主?”简欢讶异地重复了一遍,大眼睛扑闪扑闪,“桃红姐姐,你确定这暗殿,真是城主的手笔嘛?”

虽事先就有怀疑,但有些事情,要以证据支撑。

简欢此行来宁漳城,接了两个玄武单,另外一个十星玄武单,便是查清宁漳城城主是否有异一事。

桃红拿着个描金的匜勺,舀起水,往简欢白皙细腻的背上浇,边浇边点头:“是呢,暗殿主人便是城主。”

简欢不解:“那你就这么说出来啦?”

不得遮掩一二?信息给得过于容易了罢?

桃红一愣,笑了,但很快笑意消弭,笼上几分苦涩:“暗殿所有人都知道城主之事,无需遮掩。简姑娘,暗殿有进无出,没有人能从暗殿出去,死也只能死在这,知道又如何?连夫人,也是如此呢……”

“城主对我们夫人很好,整个暗殿,只有夫人的梅院种着花草,有天石点亮,状若白日,别处都没有。”桃红放下匜勺,声音闷闷的,“可是夫人,也出不去。”

简欢若有所思,两手浸在浴桶之中,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划,水面泛起涟漪:“那,那你家夫人是何家小姐?怎么会被沦落在这暗殿?”

简欢来前,打探过宁漳城城主府之事,这城主后院里,也不是没有妾室。

桃红摇摇头,没有隐瞒,夫人嘱咐过她据实以告:“奴婢不知,奴婢被安排过来伺候夫人前,夫人已经在了。”顿了顿,她又道,“暗殿建在地底,与江水接壤,终年不见阳光,很是潮湿,还有那……鱼腥气,普通人在这活不了几年便会病死……”

她来之前,夫人的贴身婢女就是病死的。

桃红也不确定,她还能在这活几年。但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伺候夫人,若不是夫人选了她,她的下场会更惨。来这暗殿的婢女,除了在这梅院伺候,便是去伺候那些……侍卫了。

简欢听着心情有几分沉重,她轻轻咬牙,暂时先把这份沉重压下,继续问。

据桃红所说,她是被爹娘卖给人贩,再被暗殿人买下带进来的。还有一部分人,本身就在暗殿,没有进暗殿前的记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消失的船和人,人被喂下失忆丸在暗殿效力,去劫更多的船和人?或者,还有什么更深层的阴谋?

咿呀一声,柳绿带着一男一女推门而入,惨白的光洒进来,打断简欢的思绪。

她透过屏风,隐隐觑见身影,身形看着很像她和沈寂之。

男子在屏风后驻足,简欢这边他当然不能过来,沈寂之那边,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去伺候,婢女不许,男童也不许。

柳绿绕过屏风过来,给简欢浅浅行了一礼:“简姑娘,这就是莺啼。莺啼是在院中与您身形最像之人。夫人交代,将您乔装成莺啼,您便可在殿中走动。这段时日,莺啼会藏在房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