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女炮灰被男主倒追了 > 14、第十四章

14、第十四章(1/2)

    姬婴赶到护口寺的时候,寺内已经全部收拾完毕,不见昨夜的半点狼藉。

    金靴踩在石阶上,他扫了一眼客居的方向,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跟着方丈进了主殿。

    进去之前,暗卫走到他身边低声禀报了什么,姬婴瞬间皱起眉头。

    “国师大人还在?”他侧目问方丈。

    方丈念了个佛号:“昨夜国师大人除邪,寺内有僧人受不住大人威压受了伤,大人留在这里为他们疗伤。”

    若是因此,倒是应该。

    可他根本不在僧人居住的地方,他在客居。

    在露凝住的地方,和她在一起。

    姬婴来前心里是没有定数的。

    他之前一直拒婚,太后母后虽颇有微词,父皇却却一直没说过什么。

    但昨夜不同。

    姬婴得承认,父皇说过那些之后,他心里确实动摇了。

    可听了暗卫的消息,得知露凝和别人的男子在一起,哪怕那个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国师大人,他依然有些接受不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

    国师大人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子,即便是父皇要见都并不容易,露凝一个深闺女子,何德何能与他这样频繁地见面?

    姬婴立刻调转方向:“先去拜访国师。”

    他为自己的行为寻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身边幕僚都寻不到错处。

    既然国师在这里,自然得先去见过对方才是。

    可真到了客居禅房,幕僚就看到姬婴最想见的根本不是国师。

    国师大人已经不在这里,有附近的扫地僧人禀报过了,可姬婴还是走进了一间禅房,无视禅房门口阻拦的池云。

    露凝正喂吴嬷嬷喝药,听到动静头都没回一下,倒是吴嬷嬷垂眼道:“老奴见过太子殿下。”

    她扶着露凝想要起来,露凝不赞同地皱起眉,姬婴道:“嬷嬷伤重,自躺着休息,不必起来见礼。”

    吴嬷嬷冷淡道:“大业乃礼仪之邦,礼不可废。”

    她还是坚持下床行了大礼,这让不顾池云阻拦闯进来的姬婴感到一阵讽刺。

    可他是太子,是储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想去哪里不能去?

    没人有资格讽刺他。

    但这个人是吴嬷嬷,姬婴也没怪罪她的态度。

    吴嬷嬷行完礼起来就问:“不知殿下来访所为何事?”

    姬婴正要回答,她便径自道:“想来是为昨夜的事。除此之外殿下到此不该有任何别的事。关于昨夜之事,老奴已尽数告知国师大人和方丈,应该很快就会有人禀报给殿下,老奴身子不适,就不留殿下了。”

    逐客令下了,姬婴再好的涵养也有些不悦。

    他两岁被立为太子,养尊处优多年,这样几次三番被下面子,不可能不生气。

    “随意。”他站起来淡淡道,“你身子不适就莫再乱动,躺着休息便是,孤有什么要问的,可以问温小姐。”

    吴嬷嬷:“殿下……”

    “温小姐昨夜一直和吴嬷嬷在一起,想必对一切也非常了解,孤不想听别人的消息,只想听当事者。你随孤出来,细说说昨夜的情况。”

    姬婴不给吴嬷嬷说话的机会,直接离开禅房,他手下的人很快要带露凝出去。

    吴嬷嬷面露愠色,这就是皇权,他愿意的时候自然可以对你礼遇有加,但他要是不高兴了,什么都可以瞬间剥夺。

    ……若是将军还在就好了。

    若将军还在,必不会让小姐受这样的委屈。

    吴嬷嬷气上心头,身子摇晃,幸得露凝及时扶住。

    “小姐。”她满眼担忧。

    “没事的。”露凝倒是很平静,“别把这些放在心上,跟他说不通的,我早都习惯了。”

    她将吴嬷嬷扶回床榻,整理了一下衣裙道:“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嬷嬷安心休息。”

    “小姐……”

    “不会有事。”

    她安抚地推了推吴嬷嬷的手就出去了。

    应付姬婴虽然有点烦和不容易,但露凝已经习惯了。

    她走出来,日头开始转移,快近晌午了。

    “温小姐这边请。”

    太子亲卫带她去见太子,有些微妙的是,姬婴站的位置是之前解离尘与她说话的地方。

    不知为何,露凝平静的心情有些变化,她判断了一下这变化,发现她好像有点生气。

    他站在那里好刺眼。

    “殿下到这边来说吧。”她停住脚步不肯往前。

    对她本人,姬婴耐心出奇得好,很快走了过来。

    他离开了解离尘站过的地方,露凝心气儿平顺不少。

    “看你的样子,就知你安然无恙。”上下一扫她,姬婴意味不明道,“也对,国师大人所到之处,自是一派安然。”

    露凝微微皱眉,有些不爱听他阴阳怪气地说解离尘。

    她语气不太好:“国师大人法力高强,慈悲仁善,臣女和嬷嬷都甚是感激大人的救命之恩。”

    自温将军和温小将军离世,姬婴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维护什么人。

    他眯了眯眼:“你生气了?”

    他往前一步:“为何生气?因为国师?”

    露凝步步后退,脸色不太好看,姬婴脸色比她还要难看。

    “露凝,你可别和其他无知之人一样,将不该有的心思放在他身上。”

    他说话有些难听。

    “国师的确高高在上,仙法高超,令人心向往之。但也正因他是真正的上界仙人,能留在大业做国师是与父皇有所约定,就绝不可能与凡人有任何其他瓜葛。”

    他眉眼有些贵气的阴郁:“孤没想到你也会如此愚昧,妄想攀附于他。”

    砰——

    不轻不重的响声传来,姬婴看见露凝扶住了石桌,石桌上有一道裂缝。

    何时有了这裂缝?是昨夜斗法留下的?还是刚才?

    方才那声音是因为这裂缝?

    怎么回事?

    姬婴也没太将这些放在心上,他因这个打岔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想找补找补,但露凝没给机会。

    “殿下说对了。”

    露凝被他步步紧逼迫得跌坐石椅,抬眸望来的眼神却一点都不卑微,清澈坚定,不容置疑。

    “臣女就是将不该有的心思放在了国师大人身上,就是想攀附国师大人那等上界仙人。殿下既已看清臣女的愚昧无知,以后就别在臣女身上浪费时间了。”

    露凝有时很迟钝,有时又敏锐得不像话:“殿下这个时辰到护口寺来,想必已经见过陛下。陛下可有跟殿下嘱咐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