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女炮灰被男主倒追了 > 5、第五章

5、第五章(1/2)

    大殿内烛火都熄了,明明门窗紧闭却不断有风吹起,轻纱曼卷,黑影愈来愈近。

    露凝挡在池云身前,身上没有武器,就拔下发簪勉强防身。

    因为紧张,她没控制好力气,发簪被捏弯了。

    “……”

    至少她还有一把子力气。

    露凝振作起来。

    尽管她和池云都没出声,呼吸也很轻微,但那东西显然不是靠声响判断哪里有人。

    它很快找到她们,哪怕个头没有传闻中猎场的怪物那么大,却也足够将床上两个小姑娘笼罩在阴影下。

    露凝闻到了刺鼻的恶臭味,那一瞬间她想了很多,想到父兄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想到母亲悲痛欲绝随他们而去,想到偌大的镇国将军府只剩下她一个孤女,想到……

    “啊!小姐!”

    池云的惊呼声响起,紧接着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再就是扭曲的嘶吼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池云倒在露凝身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

    恶臭味呛得人鼻子眼睛发酸,黑红的血喷溅了一床榻,她楚楚可怜满脸泪痕的小姐手高高抬着,脸色苍白地盯着指缝里不断掉落的碎骨和血肉。

    露凝,她把,那妖孽的头,给,捏碎了。

    池云捂住嘴巴,哪怕心里知道小姐天生神力的秘密,但这样直观的感受到还是头一次。

    这是可以看的吗!

    露凝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她感觉自己浑身都是那妖孽的血,臭得不能再臭。

    簪子早不知掉在了哪里,发髻散开,乌发垂落,更显得脸小。

    她瞪大眼睛,试着动了一下手腕,没忍住吸了吸鼻子微微抽泣一声。

    池云听见想要上来替她清理,但两人很快又听到了动静。

    难道还有?!

    露凝又气又怕,苍白的脸上泛起丝丝的红,正想着豁出去了,就见本来黑暗的大殿陡然亮起。

    视线清晰后,地上恶臭的妖孽尸体刺得她闪躲了一下,再去看声响的来源——是有人将她掉落的发簪捡起来了。

    那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视线在妖孽的尸体和她之间一转,微微歪了一下头,兜帽滑落,霜色发丝如水流淌过肩膀,握着染血发簪的手指似玉般纯净。

    ……

    ……

    是国师大人。

    早知你来!我就不动手了!

    露凝很低地哀嚎一声,扑到池云身后不想面对。

    池云也有些发傻,没搞清楚现下是什么状况,好在外面很快传来禁军的声音,然后池云就清清楚楚地看见,床榻边血腥恶臭的妖孽尸体,被白衣白发的谪仙轻轻一点,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大概是想把手里的发簪还给露凝,毕竟露凝披头散发得十分可怜和不雅,但看露凝使劲往池云后面钻,好似没脸见人,也没有勉强,在禁军进来搜查之前走了出去。

    很快,外面传来禁军跪了一地的声音:“拜见国师大人!”

    池云:“……”她弱弱地凑到露凝身边,超小声,“那,那是国师大人?”

    露凝声音更小地哼了一声,算是肯定的回答。

    池云表情空白了一瞬,喃喃自语着:“我也是见过大业国师的人了?还见过两次……?”

    说来也对,除了国师大人,很难再想象出有谁能有那种风姿。

    方才劫后余生,殿内大亮,白衣白发,白绸蒙眼的国师大人像踩着云彩而来,周身空灵静谧高山皑雪的气息慑人心神,与地上血肉模糊的妖孽对比鲜明。

    也与她们这些人世尘埃对比鲜明。

    “小姐。”池云无比理解地把露凝拉起来,“您起来吧,这里已经干净了,国师大人出去之前都处理掉了。”

    她想用衣袖去帮露凝清理一下脸上的血污,但突然发现她身上也干干净净的了。

    ……

    这就是仙法吗。

    池云又想到妖孽尸体是如何消失的,心中感慨难以言喻。

    妖孽伏诛,喧闹了半夜的皇宫终于安静下来。

    解离尘连夜见过圣上,给了对方可以缓解魔毒的丹药去救淑妃性命,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圣上并不觉得被冒犯,只在解离尘现身后安全感爆棚。

    他被禁军重重守卫,想到淑妃惨不忍睹的伤势,按着额角沉思着。

    身边大太监要命人将国师给的丹药送去淑妃宫里,却被圣上抬手制止。

    “陛下?”大太监疑问了一声。

    皇帝维持着按额角的姿势说:“留着。难保不会再出意外。”

    大太监了然,丹药难得,国师大人虽然留在了大业,但只有皇帝和其心腹知道,他是真正的上界仙人,只是暂居此地,随时可能离开。

    若国师离开后妖孽再来怎么办?

    淑妃已经那样了,这丹药不如留着以防万一。

    往日里看着淑妃很得盛宠,但到了关乎皇帝自己的时候,什么宠爱都不值一提。

    “从前大业也未有如此多怪力乱神之事。”皇帝放下手,半阖着眼道,“如今都跑到皇宫内院来了。”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其他二国。

    他们国力素来不如大业,但国内大行术士之道,很难说这种事与他们无关。

    “今日万寿节上的意外必须给朕查得清清楚楚。”皇帝站起来,“朕倒要看看,是谁在朕的地方兴风作浪。”

    他负手往前几步,回头道:“命底下那些术士去骊山行宫辟一块地方,将淑妃尽快送过去,莫要让她在宫内惹出什么乱子。”

    自大业也有了国师开始,皇帝便在网罗天下可用术士之才,如今在解离尘之下也有那么几个有些本事的。

    他们根本没资格见到国师,只会去做一些皇帝不好劳烦解离尘的小事儿。

    大太监领命出来时,夜长渡正等在这里,他倒不是来见皇上的。

    “夜将军。”大太监将丹盒置入袖中,朝夜长渡微微点头。

    夜长渡微笑了一下:“今夜令陛下受惊了。”

    “陛下喝过茶,已经歇下。”大太监慢慢说,“将军也可去忙了。”

    接到对方“安心”的眼神,夜长渡点了点头告辞,行至宫门处不禁看了一眼后宫的地方。他已问过禁军,今夜出事的地方离夜舞所居宫殿有段距离,未曾听到那里出事。

    但留在宫里到底不如家里,夜长梦多,他得尽快查清真相将妹妹救出来。

    夜舞这里有人担心有人想法子捞她,露凝就完全不一样。

    镇国将军府的管家和嬷嬷进不得宫,她背后无依,在宫里只能靠自己,昨夜遇见妖孽一夜没睡,白日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又被锦衣卫领走审问。

    见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