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美强惨男主为我神魂颠倒[快穿] > 14、骄纵少爷x落魄天才(14)

14、骄纵少爷x落魄天才(14)(1/2)

    薄雪的眼神真的很好。

    在跑马场后面,果真有一片花田。

    种着蓝鸢尾花。

    薄雪明明之前还在嘲笑那些围着马左摸右摸的预备生,现在自己边跑边跳,把晏蓝山甩在后面。

    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晏蓝山替他拿好拐杖,细心的折叠好,放进机舱里,这才又探出身去追薄雪。

    俞鹤星的风景很漂亮,没有受过虫潮污染的星球,遍地都是植被。

    那片花田蓝莹莹的一片。

    紫色和蓝色的花朵簇拥着攒在一起,随着风轻轻飘摇,微风荡过花朵,漾起一点微弱的清香。

    薄雪早就不见人影。

    晏蓝山站在那片仿佛一眼看不到边际的花田上,喊:“少爷!”

    没人应答。

    他又喊:“薄雪——”

    只有风呼啸的声音。

    晏蓝山走进了花田。

    那些花生长得很蓬勃,生机盎然,一枝花能长到人腰这么高的地方。

    花朵轻轻抖着,上面的露水沾湿花瓣,让晏蓝山想到了另一个人。

    薄雪的唇。

    很软,很清甜。

    晏蓝山在花田的正中央找到了薄雪。

    他的头顶上盖着一顶不知哪来的太阳帽,人就躺在花丛中。

    帽子的帽檐又宽又大,把他巴掌大的小脸都给完全遮住,有只蓝色的蝴蝶停留在他的帽子上,迟迟不肯飞走。

    看起来,薄雪好像真的是来度假的一样。

    “少爷。”终于欣赏够了之后,晏蓝山喊他,“你睡着了?”

    薄雪没理他。

    晏蓝山走上前,身子俯下来,摘开薄雪面容上的帽子。

    薄雪合着眼睛。

    居然睡着了。

    晏蓝山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这么缺觉睡,上辈子怕不是没睡过觉。

    不知道薄雪是刻意装睡,还是真的睡得很沉,晏蓝山连续喊了很多声都没有把人叫醒。

    晏蓝山只能说:“少爷,你没醒的话就算了,集合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不能离开太久。”

    “还是我抱你回去吧。”

    晏蓝山看见薄雪的睫毛终于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没动作,安然的躺在一丛蜂蝶环绕的蓝鸢尾之中安睡。

    晏蓝山说到做到。

    他俯下身,勾住了薄雪的腿弯,毫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人抱了起来。

    薄雪真的很轻,身上看起来就没有什么肉,骨架又小,平时就喜欢吃甜点,也不见他吃些长个子的东西,自然就像棵风雨中的小杨树,感觉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得被吹倒了。

    实在不是很让人省心。

    薄雪偷偷睁开眼。

    他就是想摸鱼划水一下下,军训有什么好玩的。

    一群人对着个机甲画图纸研究,半天也摸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到时候上机甲实操演练,晏蓝山就不能帮他做作业了。

    简直是薄雪的一大噩梦。

    况且,参加机甲训练好像还要测试精神力的吧……

    他这精神力……哎。

    生活不易,薄雪叹气。

    晏蓝山没察觉他的异常,一只手扣住薄雪的腰,把他锁在怀里。

    公主抱。薄雪想。

    耳尖尖又有点红了。

    幸好他在装睡。

    刚想完,晏蓝山的声音就从发顶传来:“少爷,醒了吗?”

    尾音微微上扬,带着点挥不去的笑意。

    很好听。

    薄雪被戳穿了装睡的谎言,有些尴尬,装作没醒的样子嘟嘟囔囔往晏蓝山怀里钻:“没醒。”

    晏蓝山嗯了一声,换了个姿势抱他。

    一只手托着薄雪的大腿,另一只手揽住腰。

    薄雪感觉天旋地转。

    “醒了醒了!”薄雪睁开眼,睫毛微微颤动。

    从这个视角,他只能看见晏蓝山微长的头发和身后的那片花田。

    晏蓝山没理他,像是没听见,又像是刻意装作没听见。

    薄雪很无聊,好在晏蓝山抱他抱得很稳,薄雪只好用两只手给晏蓝山扎小辫子。

    可惜薄雪扎辫子的技艺实在太弱,晏蓝山的头发被编的歪歪扭扭,尾端还翘起来,很滑稽。

    薄雪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大作,几秒钟后又默默地帮他把辫子拆散了。

    辫子太丑了,就算晏蓝山比较帅。

    还是配不上高贵的他。

    晏蓝山把人放下来,那群预备生还围在一起,在那里叽叽喳喳围着匹马左摸右摸,像个流氓。

    与之前唯一不同的是,马圈外面站了一个高挑的青年,看不清正脸。在薄雪的角度,只能看见那一截被束缚带包裹起来的腰,很有蓬勃的张力。

    薄雪看了一眼,再看一眼。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肚。

    薄雪不说话了,把目光转回来,拍了拍晏蓝山的那一边没受伤的肩膀:“晏蓝山,把我放下来。”

    薄雪落了地。

    他们今天穿的都是克林顿学院的校服,因为克林顿学院也是一所偏向实战训练的军官高校,未来联邦的很大一部分上将都由此毕业,所以校服也是偏向军制的。

    薄雪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制服,那顶太阳帽又被他扔了回去,转而扣上了一顶大檐帽。

    银色的帽檐遮住了薄雪的一小片眉眼,洒下一片薄薄的阴影。那头银白的头发为了方便佩戴帽子,晏蓝山帮他扎了鱼骨辫,薄雪爱臭美,还顺了几朵细小的蓝鸢尾落在发间。

    很好看。

    薄雪没找一会儿就会站累,他怎么可能干站着等那些人自己过来。

    那可不得累死少爷。

    薄雪只站了五分钟,也不让晏蓝山抱着他的,气冲冲蹦跶到那群预备生面前,问:“你们看好了没有?准备什么时候集合?”

    他还想回宿舍睡美容觉呢。

    那群预备生看见了他。

    薄雪扫视了一圈,绿毛没在?

    他居然有点好奇。

    薄雪生怕不嫌事大地问:“绿毛呢?”

    预备生们面面相觑,终于,季博山站了出来,怯弱举手:“嗯……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说,少爷,他叫莫里?”

    薄雪瞪他:“我不认得。”

    季博山缩回试探的脚,老实回答:“莫里本来有名额的,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忽然过敏,很严重,根本下不了床,只能放弃这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