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美强惨男主为我神魂颠倒[快穿] > 6、骄纵少爷x落魄天才(06)

6、骄纵少爷x落魄天才(06)(1/2)

    薄雪皱了皱眉,冬雪吹得他有些头昏脑胀。

    叠加着昨晚忽如其来的高烧,薄雪觉得自己早晚要傻。

    都怪晏蓝山。

    薄雪心里不满的嘟囔。

    “喂!”少女抱臂,见薄雪没理他,气愤道,“你怎么不理我?我要见晏蓝山!听见没!”

    下一秒,姚玲玲看见面前那个漂亮精致得像是玻璃娃娃一样的少年眨了眨眼睛,淡色的瞳孔里没什么情绪。

    风雪摇动着他一头银白的头发,姚玲玲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到底是雪白还是他的头发白。

    薄雪很有兴味地看着他,把那只受伤的腿安置好,懒懒的靠在玄关柜上

    “你问我是谁?”薄雪说,冷冷的笑了一下,“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跑到我家来撒野?晏蓝山是什么人?我不认得,请回吧。”

    薄雪关门,姚玲玲见状,双手扒住门框,气急败坏地娇嗔:“你干什么!”

    薄雪想了一会儿,松开门。

    他勾唇笑了一下,像是魅惑人心智的雪妖:“那好吧。小姐请进。”

    姚玲玲捏了捏夹克领,有些不可置信:“咦?”

    薄雪假笑。

    姚玲玲只好给自己台阶,跺了跺脚:“我叫姚玲玲!什么小姐!”

    薄雪把人带进了客厅。

    他有只腿不方便,只能一跳一跳的,姚玲玲肯定站在旁边偷偷地笑,薄雪更生气了。

    都是晏蓝山的错!

    “晏蓝山怎么跟了个瘸子?”姚玲玲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过茶几上薄雪没吃完的薯片,一边咔嚓咔嚓一边啧啧称奇,“跟着我不好么?跑这里来受罪。”

    薄雪职业假笑开启,拎了拎自己长长的棉服:“姚小姐,请让开点。”

    姚玲玲抓着薯片袋炸毛:“干什么!”

    薄雪:“我的衣服是mooklight全首都星限定,只有这一件。没什么,我只是怕你赔不起。”

    姚玲玲果然坐远了一点。

    薄雪听见她不满地小声说:“啧啧,穷酸气。”

    薄雪装作没听见,扯出最大的声音喊:“晏蓝山!有人找你来了!”

    晏蓝山正在厨房忙忙碌碌,刚好出来拿食材,听见这声音,不太在意,还以为是薄雪恶作剧:“哦。”

    薄雪抱臂:“她说,她是你未婚妻诶。”

    坐在一边的姚玲玲顺着薄雪的声音往那边伸长脖子,融情蜜意地喊:“晏哥哥,我来接你回去啦。咱们快走吧!”

    走出来的晏蓝山僵了一下。

    薄雪一切都收获眼底。

    呵,男人。

    晏蓝山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吊着脚的薄雪。

    面色算不上阴沉,唇边甚至还挂着一抹笑。

    衬着那件全球限量的衣服,显得很白。

    还挺好看的。

    薄雪皱眉,冷笑道:“晏蓝山,你快出来见你未婚妻呀,我怎么敢拦着你不回去呢,快去吧。”

    晏蓝山伸出去的脚顿了顿,缩回了厨房。

    直觉告诉他,薄雪生气了。

    晏蓝山说:“不要。”

    姚玲玲急了:“晏哥哥,为什么啊!”

    晏蓝山回答:“我要给少爷做饭。”

    薄雪冷哼了一声,冷光从他脸上滑落,漂亮得像是一片片碎银。

    “为什么!”姚玲玲尖叫,几乎把我心碎了刻在脸上,“晏哥哥,我们还有婚约啊!你还想不想回到我们fox阶层了?!”

    晏蓝山又看了一下薄雪。

    薄雪冷眼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看样子是要让他自己解决了。

    晏蓝山走出去,放下手中的厨具手套:“姚玲玲,你回去吧。我要留在这里。”

    他要是走了的话,薄雪这祖宗得气死不可。

    忽然心里升起一股异样来,晏蓝山问自己,为什么要管薄雪怎么样?

    他只是暂时蛰伏而已,又不是真的是薄雪的仆人。

    姚玲玲心都碎了,捧心道:“为什么?”

    薄雪淡淡插话:“不为什么,因为晏蓝山不能回到fox。”

    “他生来就是wolf。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

    薄雪喝了一口茶,字正腔圆喊:“希希!送客!”

    希希是昨天晏蓝山修好的那只报废的服务机器人,还被增加了安保功能。

    薄雪乐得吃白工,非常不客气的用了起来。

    晏蓝山什么都得听他的,用一个小机器人又算什么?

    薄雪看中的东西,永远都是薄雪的。

    什么都一样。

    送走了一步三回头抹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姚玲玲,晏蓝山叹了口气,从厨房端了几盘东西上来。

    薄雪早饿了。

    他不顾自己腿上的伤,飞快地坐上凳子,目光一扫。

    红糖糍粑,布蕾蛋糕,一杯热的甜牛奶。

    薄雪嫌弃:“这么甜,你想让我长蛀牙吗?”

    晏蓝山沉默了一会儿:“可是这是你记在电子菜谱上的。”

    薄雪少爷消停了,把刀叉搁在盘子上,泪濛濛地,委屈极了:“你还敢顶嘴?晏蓝山,你怎么这么坏!”

    晏蓝山一看见他的泪,就开始手忙脚乱,乱七八糟解释道:“姚玲玲不是我未婚妻,是她自己认的,怎么能算到我头上?”

    薄雪瞪了他一眼,可惜那眼神太软,简直不像是瞪人:“胡说!你要是拒绝了,她还会纠缠你吗?就是你自己工作没做到位!”

    薄雪永远有一套自己的逻辑。

    晏蓝山只好说:“少爷,我错了。”

    垂着眉眼,很帅。

    但是像小狗。

    薄雪伸出手,蹭了蹭晏蓝山的发顶。

    不很扎人,带着他惯常用的洗发露的味道。

    好香哦。

    晏蓝山被他一摸,估摸着薄雪像是消了气的样子。

    谁知下一秒,薄雪指着卧室:“晏蓝山,晏蓝山。”

    晏蓝山抬眼,光打在他侧脸上:“嗯?”

    薄雪胸膛左侧忽然有一些什么东西在微微乱撞着,像是蝴蝶在心里扑扇着翅膀,撩得他有些痒痒的。

    “……”薄雪忽略掉异样,找回话题,“我昨天给你的作业写了吗?快点快点,老师要让我交了!”

    晏蓝山任劳任怨,上楼写昨天被薄雪撕掉的作业。

    薄雪坐在楼下的花园里,即使吊着脚也要玩。

    他指使着几个大块头的机器人铲雪,跺成一堆放在他面前,薄雪也不怕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