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穿成病弱貌美小皇帝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1/2)

    傅见白此刻总算是明白了,骑虎难下是什么感觉。

    陛下从他说完有话要禀报开始,便一直盯着他,目光像是无声的催促,让他有话赶紧说,说完好去沐浴。

    傅见白继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他是想找点话说的,但问题是该汇报的都汇报完了啊!他只是想确认一下,陛下的尖尖是不是粉色的,根本没什么可说的啊!

    沈钰洲在自己的世界读过军校,又久经商场,他严肃之时会不自觉的给人施压。

    他见傅见白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以为是自己太严肃了,表情稍微柔和了些,“傅爱卿到底想说什么?”

    傅见白一见陛下变得温柔,就又飘了,本来不敢说的话也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臣、臣就是想帮陛下擦背。”

    然后他就成功见到陛下的温柔散去,换上了一副比方才还要严肃的神情。

    “你说什么?!”

    或许是这个要求太过于离谱,沈钰洲连虚伪的‘爱卿’二字都没有用。

    傅见白也跟着立马从云端回到了地面,“臣的意思是,咱们大沅的男子时常会结伴一起去泡汤,然后在泡汤之时闲谈,以此来增进情感。”

    “臣、臣觉得宫中虽无条件泡汤,但同陛下一起沐浴,帮陛下擦背,也相当于泡汤了。”

    沈钰洲轻轻扬眉,“傅爱卿的意思是,你想同朕增进感情?”

    傅见白舔了下嘴唇,“民间男子一起泡汤是增进友情,臣与陛下一同泡汤,是增进君臣之情。”

    “臣、臣觉着陛下是位明君,想成为陛下手中最得力的棋子,所以想同陛下增进一下君臣之情。”

    只要沈钰洲一个细微的表情,傅见白就紧张的不敢说话了。

    他真是硬扯出来了这个理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陛下信了没。

    “增进君臣之情……”沈钰洲一字一顿念出了这句话,“傅爱卿,君臣之情深厚与否,可与泡不泡汤没什么关系,跟你能为大沅做出多少贡献由关系。”

    “擦背就不用了,朕自有人伺候,傅爱卿若真想与朕增进君臣之情,不如多去练练刀枪,朕记得你武举的表现十分突出。”

    沈钰洲不清楚傅见白到底在想什么,但这个请求以及理由在他看来确实是有够离谱的。

    他很好奇傅见白为何变成了如此模样,原书中的傅见白虽然正直善良到了憨厚的地步,但也没有像如今这般,纯粹就成了一条傻狗啊。

    “哦……”陛下如此说,傅见白自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陛下说的是,臣、臣会尽力提升自己的!”

    沈钰洲起身,安抚性的拍了拍傅见白的肩膀,“既然如此,傅爱卿便回去吧,昨夜你才在朕这儿睡过,今日可以不用待着了。”

    傅见白张了张口,想说自己其实可以不回去。

    但见陛下已经喊人进来伺候沐浴了,丝毫没有留下他的意思,他又把想说的话吞了下去。

    他们之间向来是如此的。

    他隔个三五天,便到陛下的太极宫住一宿,剩下的时间他虽然也回来汇报事情,但都是待上一会儿就走了。

    隔三差五来住,是为了麻痹安王的眼线,为了让每日都来太极宫汇报宫外的事情看起来合理。

    回去寝宫的路上,傅见白莫名其妙觉得心里有些不舒坦。

    说不上来是为何,就是觉得他与陛下这般相处,似乎有些委屈。

    他好像只是一个工具。

    可他与陛下本就是君臣关系,这般才是正确的相处之道,为何会觉得委屈呢?

    傅见白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难怪从前父亲总是说他有勇,但谋略欠缺,如今他是真的发现,自己好像是不太聪明。

    不像陛下,什么都会,什么都懂,心思玲珑。

    回到寝宫,傅见白屏退了要来伺候的太监,脱了衣服,自己飞快的将身子清洗干净然后上床。

    他都预想到了,今夜肯定要许久不能入睡。

    事实证明,傅见白对自己还是很了解的,他当真是到了后半夜才勉强入睡,就算睡着了也睡的及其不安稳。

    他又梦到了粉色的尖尖。

    傅见白挺奇怪的,自己记忆虽然不差,但也算不上过目不忘,那一瞥而过的东西,还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呢,怎么就记了这么久?

    但最尴尬的不是他又梦到了粉色的尖尖,而是第二日晨起之时,他发现自己的裤子脏了。

    傅见白:“……”

    昨夜还委屈陛下将他当成工具的傅见白,今日起床开始庆幸,自己真是幸好没有跟陛下同床,不然要尴尬死了。

    若是真的被陛下看到……陛下会怎么想他啊!

    傅见白起身,红着脸把裤子脱下来。

    他看着那一大片黏糊糊的东西,更不好意思了,怎么这么多,他是憋了多久?

    傅见白的衣服都有宫人来洗,若是在家,他这裤子让别人看见就看见了,可如今是在宫里。

    到处都是安王的眼线,他这裤子若是让宫人去洗,他裤子脏的事肯定安王也知道了。

    傅见白换了条裤子,叫宫人端热水进来,等人出去,他蹲在角落里,开始暴力揉搓那条脏裤子。

    最近是怎么回事,从前在家时,虽然也会在晨起之时有反应,可那就只是正常的反应,不会像在陛下床上醒来之时那般,觉得非得把东西弄出来,不然就难受。

    更不会像今日一般,醒来之后直接裤子都脏了。

    傅见白倒是没把自己脏裤子之事和昨夜的梦联系起来,因为在他的观念里,陛下是君,他是忠诚的臣子,他对陛下只有君臣之情。

    他梦到粉色的尖尖,是因为实在是太好奇了,而他脏了裤子,只是身体的正常反应罢了。

    洗完裤子,傅见白在宫人们躲躲藏藏的监视目光下,自己出去把裤子搭起来,又把水倒掉。

    在傅见白悄悄洗完裤子的时候,沈钰洲也上完了今日的早朝,回到了太极宫,批改安王已经批改过的奏折。

    上午日头渐渐高升,早起的宫人们开始犯困了,沈钰洲趁着此时,将压在奏折下的宣纸拿了出来。

    军队逐渐扩充,他也该为士兵们配兵器了。

    冷兵器时代基础的刀枪不能少,同时他的军队也要有突出的地方,他不可能以数量取胜,只能质量更胜。

    正巧他就是读军校的,现代基础兵器的结构图他还记得,先将图纸画出来,做一两把枪出来试试,看是否趁手。

    时代不同,生产力不同,一样的图纸做出来的东西可能效果天差地别。

    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

    沈钰洲换了支更细的毛笔,蘸了些墨,按照记忆中的结构开始画。

    才画了两笔,就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