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26、第 26 章

26、第 26 章(1/2)

    五条凛没有和琥珀回奴良组。

    “凛呢?”五条悟面无表情地堵在琥珀面前问道。

    琥珀打了个哈欠从他身边绕过,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都说了他不回来,没听见吗?”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回去?”五条悟跟在他身后质问,“凛为什么不回来?”

    琥珀像是能看到身后的情况,他偏头躲过攻击,咒力在空气中发出破裂的声音。

    “小少爷,你最好安静一点,我真的,真的很不耐烦照顾小孩。”琥珀垂下眼帘俯视他,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没忍住释放咒力威胁道。

    路过的小妖怪被吓得现出原形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五条悟并没有被吓到,苍蓝色的眼睛死死盯住琥珀,如同一只盯上猎物的幼豹,只等猎物露出破绽就冲上前咬住脖子直到他断气。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再过十几年也许会成为真正的六眼,可眼下只是个耍性子的人类幼崽罢了。琥珀暗暗想着,手下用力把五条悟不肯低的头压下,嘲讽道:“等个几年再来我面前甩脸色吧。”

    打击完六眼的自尊心,琥珀站起身哼了两声,还得去办退学手续,真是麻烦。

    ·

    “承蒙您一年多的照顾了。”琥珀换上当初送凛上学的那套衣服办理退学手续。

    班主任连连摆手,“凛是一个好孩子,谈不上照顾。只不过突然就转学了,班上会有很多同学会想他。”

    那个清濑灰二吗?反正以后都不会见到了。

    琥珀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说:“那么我先走了,告辞。”

    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很快就会认识新的人,幼时的玩伴想必很快就会忘掉了吧?

    反正他已经记不清当初和他同一届的同伴长什么样了。

    等到下一年花开又是新的故事。

    对五条凛来说也是如此,他回到本家以后又和家族里的同龄人一起上课,只不过换了新的面孔。

    新的同学,新的老师,不变的是他的身份和他们眼中的神情。

    他对这些都不在意了。

    “没有完成课堂作业的同学要在课后勤加练习。”老师的话是特意说给包括五条凛在内的几个孩子说的,就是这么三两个学生拖累了他的教学进度。

    五条凛托着腮帮子放空大脑,眼神虚虚落在窗外树枝上爬行的一只小虫上。

    阳光从树叶缝里中落下,那只小虫顺着叶片叶柄爬到枝干上,绕着树枝按环形轨迹匀速地爬行,它就快要爬到一粒被鸟雀啄食过的果子上时,一只麻雀轻巧地落在树枝上,快速地把虫子叼在喙中三两下吞下肚。

    啊,被吃掉了。

    麻雀不满足地在樱桃上啄食两口,小跳两下又飞远。

    听到下课两个字后,五条凛把东西随意一塞就两手空空走出了教室。

    好困。回去睡觉吧。

    春困秋乏夏缺觉,五条凛一直觉得困,过去一年到现在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回房间睡觉。

    不过今天是注定没法睡午觉了。

    “凛!慢死了!”

    看到五条悟一脸嫌弃地坐在房间里对面前的糕点挑挑拣拣时,五条凛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两天确实是弟弟回家的时间。

    “嗯。”他走过五条悟身边,熟练地铺好被褥准备入睡。

    五条悟眼疾手快地躺进被窝,期待地说:“我要和凛一起睡。”

    “去漱口。”五条凛掀开被子从壁橱里又拿出一床被褥在旁边铺开,他掀开被子躺进去却发现被角被一只手拉住。

    “凛和我一起睡。”五条悟皱起眉头挤到兄长身旁。

    “……”五条凛把被子拉到两人下巴处,“午安。”

    本来还想和兄长分享一下近段时间的五条悟顿时无趣地撇撇嘴,闭上眼睛小声嘀嘀咕咕。

    “……”好烦啊。五条凛默默地把手轻搭在小喇叭的嘴上,另一只在他后背拍了两下。

    五条悟瞬间安静。

    每个月回来一次,一次待上一周。

    五条悟就在这样的循环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以前还能被抱在怀里,现在已经快到五条凛的胸口了。

    “我觉得凛对我越来越敷衍。”五条悟坐在兄长对面说道。

    五条凛把注意力从杯里沉浮的茶梗上挪开,他抬头茫然地说:“啊,什么?”

    五条悟瞬间伸出手指举例数出兄长敷衍他的一二三四点加上最最重要的是刚才没有听他讲话,问出了最想问的话:“凛那个时候离开以后为什么就不回来了?”自他有记忆起就是和凛生活在一起,奴良组的回忆远比五条家来得多,可自从有一天兄长和琥珀离开后就再也没有离开五条家半步。

    这重要吗?五条凛端坐起身,认真打量许久未见的弟弟,思考良久后说:“因为不论如何,我们都是要回到五条家的。”

    他是从和也死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只不过是运气好偷来几年的普通人生活罢了。

    不如趁还没习惯早早回到正轨上。

    五条悟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又很快消散,嘴上抱怨道:“凛怎么也说这样的话?那些老头子念得我耳朵茧子都要出来了。”

    其他人说也就算了,凛和他明明是同一阵营,怎么能为别人说话。

    “……他们说得也没错。”随着年龄的增长,五条凛也愈发明白五条悟对于五条家的重要性,总有一天,悟是必须回到五条家的。

    如果有人阻止,家主和高层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事情的发生。

    “悟总有一天会成为家主。”

    “不说这个了。”五条悟只觉得郁闷,为什么凛和那些人变得一样了,整个人死气沉沉得像在暖气片上放久了的瘪橘子。

    他的烦恼无处倾述,更因为兄长的变化更加憋屈。

    五条凛适时地闭上了嘴。

    ·

    五条悟六岁的那一年,琥珀突然失踪了。这次回到本家过完生日一直到第二年二月,琥珀都没有出现,五条悟自然而然地就在本家生活,就像他从未被带出去过那样。

    对于习惯了无拘无束生活的五条悟来说,繁文缛节、规矩甚多的五条家简直就是□□。

    “我说了我不想学这些!”五条悟火大得一脚踹倒桌子。

    仆人默默地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桌子被重新摆回原位。他们就像提线木偶那样没有情绪没有表情,和刚来时一样谦卑恭敬地跪在门口。

    “都给我滚开!”五条悟作势举起右手,如果门口的人不让开就会被他的术式打中,受伤不说甚至会危及生命。

    没有一个人有丁点动作。他们乖顺地跪在他面前露出毫无戒备的后颈,即便是被杀死也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

    “啧!”五条悟瞪大双眼,脸上露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