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25、第 25 章

25、第 25 章(1/2)

    收到消息的时候之前没有任何预兆。

    五条凛只记得有一晚自己做了噩梦,惊醒后起夜路过走廊的时候正巧碰到琥珀穿戴整齐地站在庭院里。

    “你要出门吗?”五条凛停下脚步喊了一声。

    原本仰头看天的琥珀收回视线走到五条凛身边,他左手扣在刀上,右手按在小孩的头顶微微用力,说:“去睡吧。”

    五条凛回到房间很快再次入睡。

    第二天早上没看到琥珀。

    第三天也是。

    第四天清晨琥珀回来了,他的身上带着血迹和黄黑色不明液体,整张脸藏在阴影里,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走吧。”

    五条凛从未在琥珀的脸上见过那样的表情。他紧紧握住把手,后退半步,心脏蓦然剧烈跳动,问道:“去哪?”

    “五条和也死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送他最后一程。”

    仿佛脑后挨了一记闷棍,他整个人愣在原地,嘴唇开合好几次才从嗓子眼艰难地挤出几个字,“谁……死了?”

    五条凛听不见声音,耳朵边嗡嗡响个不停,他的视线勉强对焦在琥珀的嘴上。

    他在说什么?

    根本听不清楚。

    哦,是和也啊。

    他怎么会死了呢?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明明上周还收到信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不是该去上课了?

    琥珀转身就走。

    五条凛跌跌撞撞地往前跑,他伸出手去够眼前的羽织,用没有人能听见的声音祈求道:“等等我,等等我……”

    等他一下啊。

    ·

    琥珀应该事先已经回家打过招呼了,他刚把浑浑噩噩的五条凛带回家就有人将衣服送上来换上。

    五条凛任由旁人摆布换上衣服,他茫然地抬起头看琥珀,后者拍了拍他的背说:“去吧。”

    去哪里?

    他突然感觉到巨大的惶恐,挣脱仆人的手,不顾身后的人的叫喊就往外跑,腰带和灰色的羽织被他踩在脚下散落一地。

    五条凛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等他停下喘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跑到了和也的家门口,门口系着黑布白花,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了,门口几位交谈的大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他。

    “凛,好久不见。”和也的母亲蹲下身为他整理衣服,她的眼眶通红,眼中的血丝和眼底的黑眼圈都说明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

    五条凛呆呆地看着她,忽然后退半步胡乱地朝她鞠了一躬。

    她温和地笑了笑,轻声道:“要进去送和也吗?他平时最闹腾了,今天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再顶嘴了。”眼泪从眼角滑落被飞快地揩去。

    五条凛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没有动。

    和也的母亲伸手拉他,“一起进去吗?你和他平时玩得要好,他也会高兴的。”

    五条凛却突然避开了她动作,朝旁边走了两步,他又朝里面望了一眼,不管身后的喊声后退两步跑出了院子,就像后面有怪物在追他一样。

    四月还带着几分冬季未褪去的阴冷,它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庭院围拢得密不透风。

    五条凛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整个人埋在被子里。

    脑子里一会是不规则的线条,一会是往日同和也在房顶晒太阳的场景,偶尔还会想起以前在本家学习的课程。

    最后浮现在脑海里的是一只飞舞的红色纸蝶,它煽动翅膀从远处飞来,穿过黑色的深渊最终落在他的肩膀上。

    伴随着琥珀的那一声“去睡吧”,他沉沉地睡去。

    ·

    五条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天没有出门。

    醒来就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眼睛睁累了就闭上睡觉。

    他感受不到饥饿和其他生理需求,没有进食,没有喝水。

    醒来的时候可能是中午,可能是傍晚,也可能是深夜。

    太阳升起落下周而复始,他就在地上浑浑噩噩地躺了三天。

    第四天深夜,琥珀拉开了房门,粘腻腥臭的血液从他的衣角滴落在地板上。他把一个用符咒紧紧包裹盒子摆放在五条凛的枕头边,另一个普通纸盒包装的圆柱体被放在桌子上。

    五条凛已经醒了,他看着墙上的影子没有动。

    “特级咒灵创造出的生得领域消失后,里面的东西也会随之消失。*”琥珀把盒子放下以后没有停留,“东西我带到了,你看着办吧。”

    “明天六点,它要随衣冠下葬,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琥珀把门重新拉上,“还有那个蛋糕,他前两天定的,我刚想起来,顺便一起带过来了。”

    琥珀在门后用手摸了把胸前的血迹,黑红色的液体沾满整个掌心,他随意地在裤子上抹开,身影随着被乌云遮挡住的月光消失在走廊深处。

    房间里弥漫着血液的腥臭味和若有似无的香甜味,五条凛只觉得阵阵恶心。

    他偏过头看向旁边那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估计也就成人一拃见方的盒子里装着一人分量的骨灰。

    五条凛伸出手搭在了盒子上。

    向对手吐露术式信息这一对自身的束缚可以大幅度提升术式效果。

    若是用某种代价透支,术式效果同样显著。

    巨额的代价才能满足相应的术式需求。

    他目前的咒力和术式只能让死物回溯到一天前的状态,而且仅能维持十分钟。

    他需要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支付眼下的透支要求?

    施术者死亡,术式就会自发解开。

    五条凛把盒子紧紧抱在怀里,鲜血从他的七窍汩汩流出,滴落在手上,被褥上,包裹盒子的符咒上。

    ·

    第二天琥珀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服。

    五条凛站在门口等了很久,他的嘴唇灰白,眼睛里布满血丝,整个人说不出的憔悴。

    “别让他待在这里。”他把糊满干涸血迹的盒子郑重地交到琥珀手里又重复一遍,“别让他呆在这里。”

    “求你了。”

    五条凛朝琥珀深深鞠了一躬,地上砸出两三滴血珠,他用手背抹去再次涌出的鼻血,然后退回到房间里重新拉上门。

    琥珀看了看手中的盒子又看看合上的房门,沉默地离开了。

    草莓千层隔着薄薄的纸盒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五条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饿了。他解开丝带,把千层拿出来放在桌上。

    胃里有一把火在烧,烧得生疼,疼得他整个人弯起来。

    他拿起勺子挖起一大块混合着眼泪和血液吃下去。

    好甜啊。

    实在是太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