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24、第 24 章

24、第 24 章(1/2)

    “悟,不要随便抓别人的头发。”五条凛遥遥看见某个小霸王仗着六眼和咒力的优势又在欺负小妖怪,他心中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衣服走到弟弟身边。

    “呜呜凛大人……”倒霉的妖怪救回自己的头发,朝五条凛急匆匆鞠躬后头也不回地逃跑了。呜呜呜为什么今天会碰到这个大魔王啊!

    “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五条凛跪坐在地板上正色道,“悟!转过来!”

    明明还是孩子的年龄,但严肃训起人来会时让人不自觉乖乖得低下头。

    这两年,琥珀也不敢在五条凛生气的时候触他的眉头,小媳妇似的呆在一边听训。

    五条悟慢慢地转过来,露出无辜的表情,两只手背在身后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五条凛才不会被他欺骗,平静地重复道:“不要欺负弱小者,不可肆意妄为,有记住吗?”

    五条悟眨眨蓝色的眼睛,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是附和兄长的话语,他点点头回答:“记住了。”

    “记住什么了?”五条凛才不会被这个家伙所欺骗,五条悟比小时候更难缠,表面上总是一副听懂了记住了的神情,一转头又故态复萌。

    五条悟一学会走路就开始祸害奴良组的妖怪,二代目的关照和六眼的天然压制让妖怪们不敢还手,有一段时间地板上到处散落着各色的毛发和妖怪们的“尸体”。

    这一现象在奴良鲤伴和琥珀也被扯掉一把头发后有所好转。

    “嗯,不能随便欺负打不过自己的弱者。”五条悟按照自己的理解复述了一遍。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

    五条悟撒谎不打草稿张口就来,“他头发打结了让我帮忙解开。”

    “……”五条凛微微扬起下巴,脸上的神情更加危险。

    五条悟察觉到危险,立刻启动“b计划”。他伸出双手朝兄长索要抱抱,撒娇道:“凛!抱抱我!”

    五条凛不为所动,手指点在五条悟的额头上把他推远,正色道:“悟很厉害,但是不能仗着自己的天赋欺负远比自己弱小的人,这样做太恶劣了。”

    之前见到过抓住蜻蜓笑闹着撕掉翅膀的小孩,兴趣过后把失去光泽的双翅随手一扔又跑远了寻找新的玩具。失去翅膀的蜻蜓在沙地上挣扎却再也不能飞翔,只能在经历痛苦后力竭死去。

    僵硬的躯壳和破碎的翅膀,孩童天真烂漫的笑声,时不时出现在他面前和耳边。

    不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五条悟躲开额头上的手指,一头扎进兄长的怀里,耍赖地说:“凛最喜欢我了!”

    被偏爱的孩子总是有恃无恐,不论做什么都能被原谅的。

    “不要撒娇。”五条凛如是说道,但还是用手托住五条悟的屁股把他抱起来,“不可以再有下一次。”

    “嗯嗯!”五条悟把头搁在兄长的肩膀上满口答应,一只手悄悄摸上凛发丝的末梢不让他发现。

    在五条凛看不到的地方,五条悟撇撇嘴想,只知道打小报告的家伙,下次要找个凛找不到的角落揍他们一顿。

    “在动什么坏念头?”

    “才没有啦!”五条悟不服气地把头拱到兄长的脖颈处蹭蹭,“我最听话了!”

    开玩笑,猫猫的坏念头多着呢。

    ·

    “那家伙下定决心去当高专的老师了?”琥珀从五条凛身后走过,随意扫了眼展开的信纸,即使当初是和也拜托他照顾五条凛,但他们俩其实没有特别熟。

    五条凛曾经问过,和也到底欠他什么东西,让身为债主的他费心费力地满足欠债人的要求,可琥珀总是避而不答。

    五条凛把信收起来,同以前寄来的信放在抽屉里。

    今年的花季快过了,少数还未被吹落的樱花藏在新生的绿叶中,随着枝桠颤动花瓣簌簌飘落。

    不知不觉他们在奴良组待了一年多,五条悟也从襁褓里的婴儿长成了到处乱跑捣乱的麻烦精。

    “悟!”五条凛余光看到弟弟半蹲在池塘边立刻出声提醒。

    五条悟转过身朝二楼挥挥手,笑得一脸灿烂,用只有自己和池塘里的妖怪能听见的声音说:“现在敢上来就揍你哦。”

    “……”你不是已经揍了吗!?

    被打了还有苦难言的妖怪委屈地缩在池塘底吐泡泡。

    “当心掉下去。”五条凛看到悟离开池塘边上才收回视线。

    池塘里的妖怪手忙脚乱地爬出来往反方向跑。

    “今天教什么?”五条凛把东西收拾完后在琥珀对面坐下,过去一年中琥珀包办了有关于咒术的教学,偶尔奴良鲤伴还会过来加两句。

    咒力和妖力是不同两种力量,但在运用时可以融会贯通,两个大人聊着聊着就会把他忘到一边去院子里切磋。

    琥珀教学都是想到哪教到哪,亏得五条凛理解能力还不错,否则按这个教法他得和悟一起重新去本家上启蒙课。

    “今天的话,”琥珀随意从袖子里掏出一节枯死的树枝,“试试这个。”

    术式的熟练度需要反复练习,五条凛已经能够让无生命物体的状态回溯到一天之前并维持两个小时,想更进一步需要再庞大的咒力支持。他现在已经到了瓶颈,是时候换个角度突破了。

    天赋是最不公平的东西,五条凛还在努力练习如何控制施展咒术的时候,五条悟已经无师自通地释放咒力了。

    那段时间是五条凛最累的时候,因为他要给院子里炸出的一个个坑善后。

    琥珀不会教授五条悟任何有关于咒力的知识,他只保证六眼的安全,其余的都交给本家那群除了勾心斗角就没事干的闲人操心去吧。

    ·

    五条悟的生日是必须要回本家过的。

    今年的宴会举办得更加盛大,还破例邀请了御三家中其他两家。明面上是为了加深御三家的合作,但在五条悟的生辰宴上破天荒邀请多年没有交流的禅院家,意义不言而喻。

    一大早兄弟俩就换上了款式相同的纹付羽织袴,为接下来的宴会做准备。

    五条悟被叫起床还不乐意,挂在兄长的脖子上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仆人在一旁急得上火,父母对于幼子的撒娇根本没有办法,再不梳洗就赶不上时间了。

    “忍耐一天,明天再和悟一起。”五条凛伸出小指拉钩约定。

    “真的?”

    “真的。”

    五条悟勉为其难地接受,小指勾在一起,得寸进尺道:“明天凛要满足我所有的要求。”

    “可以。”

    得到承诺的五条悟一脸满足的表情,朝仆人展开双臂让他们给自己换上衣服。

    接下来就是繁复的仪式,向只见过两面或从未见过面的长辈问好,接受对方对于五条悟的称赞,偶尔会分两句给五条凛。

    五条悟一开始还能忍耐住,听过几遍相同的话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