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21、第 21 章

21、第 21 章(1/1)

    五条和也承诺会继续给五条凛写信。

    他竖起两指指天保证道:“每个月至少一封。”

    “还有照片。”五条凛提醒道,“琥珀的拍立得给你了。”

    五条和也看到柱子旁半跪着仿佛被掏空的琥珀,忍不住笑起来,点头答应:“会给凛拍照片。”

    他今天就要回学校了,咒术师这一行本就是人手不足,除非确定不再干这一行否则都必须完成任务——学生要在高专毕业后提出申请。

    “再见。”五条凛把从奴良组带来的伴手礼分出一份递给他。

    五条和也温和地笑着冲他挥手,随后转身消失在门外灿烂的阳光里。

    琥珀演戏演完了,他半蹲在五条凛身边看向五条和也离去的方向问道:“地址给他了?”

    “嗯。”

    “是花店那个吗?”

    “嗯。”

    情绪不高啊。琥珀用肩膀去顶小孩的腰侧,明知故问道:“在想为什么不告诉他奴良家的地址?”

    “……嗯。”

    琥珀拍拍裤脚站起身说:“很简单,我信他,也信你,就是不信五条家其他蜡烛。走吧,我们也收拾一下,准备出门。”

    五条凛有点诧异,他们刚回来怎么就要走了,他迟疑道:“可是还没见过父亲母亲……”

    琥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话语随着风传来,“估计是被好客的远亲挽留了吧,近期都不打算回来了。”明明就在本家却不出现,八成是被那几个老家伙困住了,目的是留住他们。

    还真以为他这么看重人伦?

    五条凛小跑跟在他身后,语速很快地说:“真的不再等两天吗?至少见个面,他们很久没有见过悟了。”

    “这个不需要啦,”琥珀摆摆手,“家里已经装上电话了,等他们回来再用电话叙旧吧。”

    过了半个月,当五条凛真的通过所谓的“电话”和远在家中的父母通上电话后,他第一反应是惊讶地看向琥珀。

    难得靠谱一回的琥珀挑挑眉,一副“怎样我没骗你”的表情。等小孩和父母对话完挂掉电话,他才继续带人继续浏览木曾的风景。

    作为前几年就宣布为九八年冬奥会比赛场地的长野县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参观,他们在各处拍照留念,就是为了日后故地重游形成对比。

    琥珀带五条凛出来玩,主要是为了让他的作文能写得好一些。

    “我是真的不想下次在家长会上读你的作文了。”琥珀想起当时的情况就觉得丢人,“你的用词也太普通了吧!为什么不写写成为富翁后想过怎么样的生活!为什么不把我也写进去啊!?”

    “还有‘成为长跑赛’举办方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喜欢上长跑了?!”

    “重点是这个吗?!”五条凛恼羞成怒地把小书包朝他头上扔过去,“不要背我的作文了!老师是让你引导教育、尽到作为家长的责任!”

    “好痛!”

    琥珀带五条凛旅游完回到奴良家后,抽空到约定地点把和也寄来的信也带回去。

    五条凛当晚洗漱完毕,确定琥珀和五条悟都被关在门外进不来后才小心翼翼地拆开厚厚的信封,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桌上才开始读来信。

    “……完成任务后见到村舍里有小孩在拾蝉蜕,只选立在树干上小巧、完整的蝉蜕洗净晾晒,毫毛清晰可见,栩栩如生。猜想你应当会感兴趣,我用糖和他们交换了一枚颜色最好看的,望路上能保持原状。”

    信里夹着一张照片,照片的小孩兴奋地看向镜头,每只手中高高举着一枚蝉蜕,而离镜头最近的那只手掌中摆放的明显就是最精致华丽的一枚。

    五条凛放下信纸,拿起一只方形的盒子轻轻打开,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金色蝉蜕完整地出现在面前,和照片里那只完全一致,直接放在桌上当摆件都不为过。他把盒子重新合拢,走到书桌边踩到椅子上,轻手轻脚地把它摆在书架最上面一层。

    从这以后,五条凛时不时会收到和也寄来的信,有时有四五张,有时只有薄薄两张,而随信一起寄来的必定有照片和一份礼物。

    照片里是深山间的溪涧,如同空游在水中的红色小鱼定格在中间,两边石头上布满碧绿的青苔,右下角还拍到了鞋子的一部分。随信送来的是一枚纺锤状两头尖中间粗的暗红色雨花石,和照片里的小鱼神似。五条凛把它养在不足巴掌大的小鱼缸里,摆在窗前的书桌上。

    八月初和也似乎不在国内,收到的照片是一张被白雪覆盖的松林,这次信很短只有寥寥几笔。

    “雪大,冷,遇上一只强盗松鼠抢走了松果。”

    “追上后发现了它的储粮室,威胁它剔出松子还给我,不然就掏空它的存粮。”

    随信送来的果然是一把没去壳、没裂缝的原装松子。

    这把松子被在屋顶偷窥的琥珀一把抢走,塞进嘴里没两秒又呸呸呸吐出来,果实没有加工处理已经坏了,他吃了一嘴霉味,连连摆手去抢奴良鲤伴的酒漱口。

    五条凛默默地看着大打出手的两人,心想,傻子。

    八月末,奴良组一群妖怪带两兄弟去半山腰看烟花。他们找到一处没有普通人能到达的外伸巨石,摆好佳酿和下瓜果零食,没等烟花升起就喝得脸红上头。

    不少妖怪长得三大五粗,喝醉酒了以后却抱在一起吐槽因为外貌而被人非议惧怕,明明他们也有一颗温柔的心。

    这些话五条凛听得多了已经免疫,等到第一颗烟花升到夜幕中炸开闪烁璀璨金光,他轻轻地把怀里的五条悟摇醒。

    身为唯二的两个人类,他们的身体素质不能和这群非人类——包括琥珀相提并论,兄弟俩裹紧毛毯缩在一群大块头中间,即便这样还能感受到丝丝凉意。

    夜间的山风很大,妖怪们喝酒吵闹的声音也很大。

    头顶上方的天空中绽开的金菊,盛大的烟火将夜幕填满,恍如白昼。金色的烟花在半空中绽放,数个光点间隔两秒后再次炸开,像一树雪松铺满了整个夜空,最后像流星一样坠落。

    长大了不少的五条悟呆在兄长的怀里,难得兴奋地看看天上又看看头顶的人,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好奇和欣喜。

    “……”五条凛嘴巴开合几下,声音被淹没在烟花声和风中。

    他低下头在五条悟的脸上亲了亲。

    能降生在这个世上和大家相遇,实在是太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