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20、第 20 章

20、第 20 章(1/2)

    作者有话要说:</br>

    字数补充大概1100+,4月开始固定晚10点更新

    感谢在2021-03-2922:26:51~2021-03-3100:14: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半日闲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hrsize=1/>小孩被吓到了,连续一个礼拜躲着琥珀走。

    有那么可怕吗?琥珀手指无意识地来回捻狗尾草的茎干,嫩绿色的汁液染上指腹,再磨蹭两下就被氧化成又黏又脏的黑色。

    奴良鲤伴避开邋遢鬼伸过来的手嫌弃道:“擦你自己衣服上。”

    “小气。”琥珀随手擦在裤子上扭头问奴良父子,“我很可怕吗?”

    奴良滑瓢捧着杯不想回答。

    “你不可怕,只是教学手段——”奴良鲤伴耸肩作无奈状,听说他拿自己做教具,直接把课堂变为恐怖片现场,小孩没直接被吓哭已经算不错了。

    这下轮到琥珀惊讶,他比划出数字手指颤抖地呐喊:“七岁!七岁!我七岁的时候已经能打死一匹狼了!”

    奴良滑瓢拿起玫瑰馅的糕点咬一口,意味不明地哼出声。

    “七岁啊……”奴良鲤伴抬头望天,他有点想不起那时自己在干什么了,但肯定干不出打狼这种事。

    “这个年龄的孩子果然还是吃和玩比较重要吧。”三人中唯有奴良滑瓢在育儿方面还有点经验,但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琥珀无聊地用手托脸把肉挤成一坨,眼神放空地自言自语:“难道小孩子只要宠着就行了吗?”

    宠不宠的事还没想明白就又到了每月例行回家的日子。

    这次琥珀带他们坐新干线回家,两个小的到了位置上就睡。

    虽然小孩还有点怕他,最后还是一点一点头栽到他怀里睡着了。

    琥珀手痒地捏了捏他的脸,又掐他鼻子,还在头顶揉了两把,最终良心发现在五条凛被吵醒之前停下手。

    ·

    五条凛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房间了,身上盖的毯子还带有阳光的味道。

    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团起毛毯把自己卷成寿司卷的样子,在榻榻米上滚了两圈,当后背碰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时才发现这次悟和他睡在一起。

    五条悟睁着眼睛不知道醒了多久,苍蓝色的瞳孔时不时转动两圈。

    “下午好,悟。”五条凛把他抱起,和弟弟贴贴额头,然后才起身去找父母。

    找遍一圈才被告知他们已经出门三天,明天傍晚才能回来。没等他做出安排又得知一个消息,五条和也回来了。

    “请把悟少爷交给我们照顾!”

    “!”五条凛瞬间睁大了眼睛,完全不顾下人们伸出的想要接住五条悟的手,抱紧弟弟往和和也的住处跑。

    ·

    “哟,下午好,小凛!”五条和也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在房间里等,“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五条凛跑得有点急,坐下以后还是喘了几口气。

    和也贴心地倒了杯温水放到他手边,又把羊羹切成片状盛在小碟子里,“听琥珀说你们今天会到,我才定好去取的。”

    五条凛默默地插起一块羊羹塞进嘴里,情绪并不高。

    “闹矛盾了?”和也猜测道,“琥珀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不过是可以信赖的人。”

    “……说不上闹矛盾,就是有点被吓到。”五条凛不再多说,和也也没有继续追问,他只是双手抵住下巴,温和地看小朋友一口一口地把糕点吃完。

    两人有近半年没见,但是相处的氛围并没有因为时间和地域的限制而改变。

    等五条凛吃到一半,和也才把注意力放到旁边的小孩身上,他凑近五条悟仔仔细细打量一番才说:“这就是凛的弟弟吗?”

    五条凛点点头。和也只在五条悟刚出生的那段时间里随父母一起来拜访过,当时的五条悟还是闭着眼的小婴儿,现在有些长开了,可爱的容貌和不似婴儿的冷淡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更想逗他玩。

    和也伸出手指凑到五条悟面前,那双蓝色的眼睛死死盯住他的指尖不放,直到他挪开手背到身后,五条悟的神情才放松下来,继续躺在五条凛身边时不时去够他的衣角。

    “还真是个警惕的小鬼啊。”和也笑着说道。

    “和也是遇到什么事了吗?”五条凛低下头仔细看最后一块羊羹,用叉子把它分成许多小块却不吃。

    “啊?”五条和也愣了两秒。

    五条凛抬头直视他的眼睛道:“手腕上的发圈,不是你的。”

    “发生什么事了。”

    “咚!”院子池塘中的竹筒接满了水,底部磕在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五条和也揉了揉头发,勉强地笑道:“被发现了啊,不愧是小凛,我还以为能瞒住的。”

    “不能和我说吗?”五条凛牵住弟弟的手,轻握两下。

    “没有不能说的……一星期前,祓除诅咒的任务失败了。”五条和也低垂下头,眼中失去神采,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无论几次闭上眼,那一幕永远会涌上他的脑海。

    相处了几个月的同学毫无征兆地被杀死在他面前,几秒前他们还有说有笑地讨论任务结束后的安排,脸上是未褪去的笑意,下一秒却茫然地低下头捂住下腹部——直到这时身体才四分五裂得散开,鲜血溅射在他的脸上和眼睛里。

    他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只有他活了下来?

    为什么没能救下他们?

    噩梦中的同伴抬起头,眼眶和鼻腔涌出鲜血,一声声地质问他:为什么你还活着。

    果然还是——

    “啪!”五条凛伸出双手用力打在和也的脸上,让他正视自己。

    “不想笑就不要笑。”

    “不要勉强。”五条凛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一只手按住他的头顶往下压。

    五条和也没有拒绝,顺着他的动作低下头。

    五条凛默默看着和也的发旋和消瘦许多而愈发明显的锁骨,一遍又一遍轻柔地从额角抚摸到后颈,就像两年前安抚刚领养的小兔子那样安抚和也。

    微凉的指尖从发丝穿过,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直到天边出现红霞,五条和也紧绷的后背才慢慢放松下来,像绷直的弓松开绳弦,只剩下疲惫和空洞。他枕在五条凛的腿上,双手紧紧环抱住他的腰。

    “……好累啊。”

    “凛,我好累啊。”

    “好累。”

    五条凛把手搭在和也的头上,安抚地拍了两下。

    “那就睡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