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论在咒术世界赚钱的必要性 > 9、第 9 章

9、第 9 章(1/2)

    琥珀先是带五条凛去了家旅馆,两人清理一番准备休息。

    五条凛洗完澡仰着头出来,过长的浴衣卷了又卷还是拖到地上。他用手捂住鼻子说:“又流鼻血了。”

    琥珀坐在窗框上放出一只白色的纸鹤,看了小孩滑稽的姿势,抽了两张纸粗暴地把血迹擦干净,嘲笑道:“好丑。”

    五条凛只感觉脸上火辣辣得疼,像被擦掉一层皮。他闭上眼忍不住抱怨地哼了两下。

    “娇气。”琥珀完全无视了被擦红的地方,“咒力不够就不要施展咒术,流鼻血还是轻的,严重的会变成废人甚至失去性命。”

    “我没有。”五条凛反驳道。

    “那就是在你无意识的情况下,术式自发运转,你的咒力无法满足咒术的需求,优先用生命力补足了。如果你无法掌控这份力量,可能随时会死掉。”琥珀关掉灯,“好了,睡觉。”

    五条凛把被子拉到胸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耳边时不时能听到汽车由远及近又开走的,还有小巷中醉汉踢到易拉罐摔倒在地骂骂咧咧的声音。

    .

    第二天中午,琥珀拎着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五条凛坐上高铁。

    “……好困。”五条凛睁不开眼睛。

    琥珀毫不留情地说:“谁让你昨天晚上不睡。”

    “睡不着……”五条凛坐到位置上,头靠在琥珀的手上,歪了两下滑到他腿上,睡了过去。

    带小孩就是麻烦。琥珀一手抵在扶手上托住下巴,偏过头看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象。

    .

    又是在做梦。

    五条凛很快从陌生的环境中反应过来。他现在处于一座带花园的别墅里,一楼客厅的茶几上,骨瓷杯中剩下大半的红茶还散发热气。

    是没来过的地方,但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五条凛向二楼走去。

    二楼有间房开了条门缝,五条凛遵从内心的感觉推开门,他看到一个酣睡的婴儿躺在床上。

    是五条悟。

    五条凛走近床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弟弟的白发。

    凉凉的,软软的。

    他觉得有点困了,正想爬到床上和悟一起睡一会儿的时候,三个诡异又巨大的黑影从门外簌得闯进屋内,每一个足有两米多高,从身体里伸出细长的触手往五条悟所在的方向探去。

    “!”五条凛立刻把弟弟从床上抱起,警惕地盯着向他蠕动靠近的三个黑影,把五条悟悟紧紧地搂在胸前。

    “……”

    “……”

    “……”

    三个黑影触手相互触碰交缠,像是在互相交流。

    五条凛抱着悟慢慢向后退,他浑身汗毛竖起,快速打量房间内能躲藏逃生的地方:窗户被锁上了,而且这里是二楼,不能跳;房门被黑影堵得严严实实,不能冲过去。如果它们冲过来的话,他只能往床下躲。

    “嗯……”怀中有了动静,五条凛低头看,正好和一双蓝色的眼睛对上。五条悟伸出手,咂咂嘴,略感兴趣地拉住了他的衣襟。

    就在这分神的一瞬间,靠窗边的黑影突然暴起,一半的触手缠住另外两个黑影,另一半触手直冲五条凛的面门而来!

    五条凛下意识低头,却还是没能躲过,触手重重地抽打在他脸上。他的头往旁边一偏,眼前发黑,双耳嗡嗡作响,鼻腔里涌出一股热流。

    啊,好像又流鼻血了。五条凛心想,为什么在梦里也会痛?难道不是在做梦?

    “……给我醒过来!”一道掌风带着暴喝由远及近,五条凛猛地睁开双眼,一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停在他面前,他感觉自己的刘海被风吹得往上扬。

    琥珀收回手,遗憾地说:“你醒了啊。”

    五条凛用手背抹去鼻血,发现周围的乘客都在看他们,有几个人还在指指点点。

    不远处还有一位乘务员手中握着对讲机朝他们走来。

    “你做了什么?”五条凛吸了吸鼻子,一手捂住右脸,梦里的疼痛带到现实来了。

    广播在播报到站信息。

    琥珀把人往胳膊下一夹,在门开启的同时侧身蹿出车厢,他快速地在人群中穿梭,抽空回了一句:“啊这个,我看你又流鼻血还一直叫不醒——”

    他避开旁边一位踩到脚跟朝自己摔来的白领,在人群缝隙中灵巧闪过,很快出了站台。

    “——就给了你一巴掌。”

    “……”难怪这么疼。

    五条凛捂住脸缓慢地朝琥珀翻了个白眼,然后双眼挨了一记戳。

    “嗷!”手换了个地方捂。

    “刚才梦见什么了?”琥珀到了偏僻的地方单手结印,确保不会有普通人注意到他们后几乎是带着五条凛在飞,速度远比昨晚快上几倍,周围的景象倒退成残影。

    实际上刚才的情况远比琥珀说的更危险,如果不是他强行打断术式把人叫醒,五条凛绝对会被抽干咒力,死在梦中。

    五条凛揉着酸痛的双眼,生理盐水从眼角滑落。托琥珀的福,他完全从梦境中脱离出来,再慢一步就不止流鼻血这么简单了。

    “我到了一座别墅——”

    琥珀一脚踩在柏树冠顶,这棵柏树目测约有二十多米高,两人的着力点只有琥珀足尖那一小块地方。他单脚站立,低头用没被遮住的眼睛第一次认真审视夹在胳膊下的小孩。

    琥珀收起一贯的嬉皮笑脸,用毫无情感甚至是瘆人的眼神仔细看五条凛的脸,一丝细节都没有放过。

    五条凛抬头疑惑地看琥珀,脸上只有细微的神情变化,虽然和之前差不多但琥珀表示自己确实看懂了他的意思:停下干嘛,为什么不走了?

    “你当我是出租车司机?”琥珀伸手弹了下他的脑门后重新赶路,“继续说。”

    五条凛的话断断续续消散在风中,每次一张口都会吞进大股空气,说完梦里发生的事情后他默默地捂住嘴小声打嗝。

    “三个黑影?”琥珀在一条公路边改道,跳到田间小路上疾走。

    五条凛点点头,想起琥珀在看路没注意他,开口说:“是。”

    小路两边是打理干净的田垄,等待新一季的秧苗栽种。田边有一条四五米宽的小河,离他们几米开外有一座用几块木板简单搭成的小桥,再远点就是几户人家和青山。

    翻过山再走三十公里就到目的地了。

    “最后是谁对你们下手?”

    “最外面,”五条凛仔细回忆后确定道,“靠窗户边上的那个。”

    琥珀把人一提掠过河流,几个呼吸间身影就消失在了森林里。

    ·

    同五条凛梦中完全一致的别墅内,三个身穿深色和服的人承对立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温度适宜的红茶。

    “他还没到吗?”坐在上首的短发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