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21、计中计2.0

21、计中计2.0(1/2)

    “鹿溪晋级!”

    裁判站上比试台,高声宣布结果。

    鹿溪站在比试台上,望着四周成百上千的人群,一双双神色酸涩而震惊的眸子,她抹掉溅到脸上的血。

    季嘉妍跺了跺脚,恨恨地看了鹿溪一眼,御剑走了。

    周沐霜的青鸟抖擞翅膀,飞到众人拥簇的鹿溪身旁,冷声向她传话:“决赛见。”

    鹿溪望过去,见周沐霜长身而立,身形瘦削而挺拔,她神色冰冷,黑曜石般的眼睛直直地望向鹿溪,红袍角在风里飘扬,无端的肃杀之感,像是秋夜霜降飒飒——

    这一切本该是季嘉恒经历的。

    鹿溪一向聪明的大脑卡了壳,她怎么就赢了呢,季嘉恒怎么就会坑她呢?

    他难道不想赢吗?怎么还会有人不想赢?

    她决定去找他算账!

    鹿溪的青鸟却是扬眉吐气,它兴冲冲地扇动翅膀:“主人,他们之前都在唱衰你呢!”

    它望向底下众人震惊而羡慕的神色,不禁感到满足,自己主人就是厉害,没怎么练剑,也比别人厉害一万倍!

    经过之前一系列跌宕起伏,青鸟现在已经无脑吹捧鹿溪了。

    正打算继续当个彩虹屁机器,却发现鹿溪已然御剑走了,青鸟急急喊道:“主人,等等我。”

    众人眼里,鹿溪身影颇为潇洒,仿佛方才的胜利不值一提,裁判在台上赞叹:“不骄不躁,将来必成大器!”

    台下的众人,望着越飞越远的鹿溪,神情羡艳,路程的距离仿佛也变成了鹿溪的修为与他们修为的距离。

    他们只能看着鹿溪修为越来越高,而他们则被远远地落在后面,众人心里升起一股渺小之感。

    有人不服,小声嘟囔道:“哼,才赢一次就真当自己了不得了!”

    杜若大夫住在神农峰。

    鹿溪轻车驾熟地找到医馆。

    进门,先听见的是季嘉妍数落的声音:“季嘉恒你太没有用了,叫你别看话本,你不听,现在好了吧,你居然输给了鹿溪!”

    “连初赛都没过,如此惨淡的成绩,当心被爹给骂死!”

    季嘉恒躺在床上,神色懒洋洋:“怕啥呢,不怕!”

    却在瞥见鹿溪那刻顿时变成了郁郁寡欢:“这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太厉害了。”

    鹿溪:???

    她以为自己找到一个绝佳盟友,结果是找到一个戏精!

    “无耻!”鹿溪骂道,“明明说好……”

    理智还在,没把他俩约好打假赛的消息透底。

    打假赛是要被赶出宗门的,鹿溪就一孤儿,季嘉恒的父亲是玄威长老,凌虚宗就是他的家,只有她一个人走。

    这医馆住的可不止季嘉恒一人,还有别的弟子躺着呢,听到季嘉恒竟然输了,皆神色惊讶。

    鹿溪神色平复了些,道:“季嘉恒同志,我认为方才你并没有发挥你的全部实力,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比一次,是吧,季嘉妍,你觉得呢?”

    这话深得季嘉妍的心,明明鹿溪一直都在玩,怎么可能赢了她哥呢?

    她连忙点头:“就是,季嘉恒怎么可能输了呢?”

    众人震惊,意思就是季嘉恒放水了吗?

    众人齐刷刷地盯着季嘉恒。

    季嘉恒丝毫不慌,全然没有方才慵懒模样,而是心肝俱裂,仿佛忧伤到极致:“我都已经输了,你还要来取笑我么?”

    妥妥一股脆弱小白莲模样!

    竟让鹿溪遇到了男白莲,鹿溪也要心肝俱裂了,被气的!

    她勉强冷静下来,觉得自己蠢,既然季嘉恒摆明是要坑她,那么绝不会认的,找他算账没有意义,就当吃亏买个教训。

    只是——

    季嘉恒为什么想输,按理说,玄威长老一向对他有高要求,初赛都没过,那不得把季嘉恒给骂死?

    她想不明白,便直接领起季嘉恒领口,把他领到僻静处,问他。

    季嘉恒依旧摇摇头,死活不说。

    鹿溪无法,只得狠狠踢了他一脚,走了。

    季嘉妍的眉头皱紧。

    奇怪,着实奇怪,季嘉恒和鹿溪之前的反应奇怪,两人好像一直在秘密策划些什么,现在的反应更是奇怪,像是谈崩了。

    她觉得有问题。

    “不行,我要去找爹,让他申诉。”

    季嘉恒正龇牙咧嘴,揉着被鹿溪踢疼的腿,听到季嘉恒的自言自语,赶紧拉住她,赶紧道:“咱爹都没有来看比赛,他怎么申诉?是我技不如人,咱就认了吧。”

    认什么认!

    季嘉妍向来熟悉季嘉恒的一切神色,现下季嘉恒摆明是在敷衍她,她决定发动众人和她一起申诉。

    然而,接下来鹿溪的比赛,每一场都让人丝毫无法指摘。

    “你瞧,鹿溪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作假呢?我知道你作为季嘉恒的妹妹,见不得他复赛都没进,可是咱还是要讲究事实啊。”

    “承认吧,你哥就是实力不行。”

    众人对季嘉妍如是说道,他们态度发生了大转弯。

    季嘉妍都要气疯了。

    “果然天赋还是最厉害的,鹿溪不用怎么学,还能打得过季嘉恒,咱要不要押她为冠军?”

    “押啥押啊。”

    之前对季嘉妍说着鹿溪厉害的人,此时却是不屑一顾。

    “她那是投机取巧才赢的,都怪比赛时季嘉恒中了她的计!”

    “论剑法,她和季嘉恒那是平分秋色,之前季嘉恒和周沐霜打过一次,那次可没有什么虚招,全靠实实在在的打斗,所以啊,我还是押周沐霜为冠军!”

    众人纷纷同意。

    这厢鹿溪也要疯了,累疯的。

    早上打了架,下午继续打,身体、大脑高负荷运转,为了不受伤,她每一招都要快速计算好,争取最短时间里致命。

    有时她也想摆烂,任对方将她刺死,可偏偏她运气贼好,接下来一路碰到的都是修为比她低很多的人,摆烂都没法摆烂,要被说是放水,重新比的!

    到半决赛时,鹿溪简直喜出望外,她抽到了宋若君,便想着和宋若君商讨。

    却被宋若君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并且她郑重道:“鹿溪,我希望你能真正把我当个对手,好好地打一架。”

    鹿溪叹口气,宋若君为人和她剑法一样正直,每一招都是教科书似的,一点也没有差池,基础极为扎实,也没什么偏招,怪招。

    好处是可以将剑法的精髓学得十成,不好的是,鹿溪也学过这些剑法,她完全可以预料宋若君的出招,直接攻向薄弱处。

    她挑准时机,轻轻松松赢了。

    于是,她便晋级决赛,和周沐霜成为对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