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20、计中计

20、计中计(1/2)

    月试期间停课。

    凌虚宗共有四百八十名弟子,两两对抗,赢者进入下一轮,输者终止,初赛共有两百四十场比赛,复赛一百二十场,依次类推。

    由于场地问题,初赛持续三天,复赛持续一天半,其他赛事则额定半天时间,也就是说复赛以后会出现早上刚打赢一个人,下午继续和另外的人打架的情况。

    每场赛事皆对外开放,凌虚宗的弟子可自由前往观看,并可对比赛结果进行质疑。

    每场比赛的对手由提前抽签决定。

    鹿溪第一个对手抽到了季嘉恒,比赛在第三天进行。

    众人一下沸腾起来,开场就地狱局,有好戏看了!

    虽然他们一致认为鹿溪天天都没怎么练,必输无疑,可她毕竟是同届中第一个达到筑基期的,同届中,只有周沐霜一人前几天刚升到了筑基期,而季嘉恒尚且是炼气十二层。

    夫子们常说到了筑基期,才真正是踏入了修炼,筑基期与炼气期天差地别。

    便由于“筑基期”这目前触不可及的修为的神秘性,因而,这“必输无疑”仿佛也变得飘渺了些,没那般确定。

    众新生皆想去见识那炼气十二层与筑基期是否真的天差地别。

    那厢是万众期待,鹿溪却已在想如何投机倒把,她不想打架,对打架根本没兴趣,除非是看别人打,她更不想受伤。

    因而,一个月来,她练的全是保命招与一剑致命的招式,以及怎样让自己一剑被刺死的招式。

    她想得很好,遇到比她弱很多的,她就速速结束战局,一剑致对方于死地,遇到比她强的,她就故意往前凑,一剑把自己搞死,随后就可以被传送去杜若大夫那救治。

    总而言之,她绝对不要受伤!

    可她估摸着自己跟季嘉恒的实力应该差不多,上面两种方法估计都不好搞,于是,鹿溪跑去找季嘉恒。

    她一路找季嘉恒,然后便见着众人眼中正在积极备战的季嘉恒躲在一座山的角落偷偷摸摸地看话本,笑得正开心。

    见鹿溪居然来了,他将话本赶紧收起来,讪讪解释道:“我最近压力有些大,需要排解排解。”

    鹿溪表示——

    还好押注没有押季嘉恒。

    鹿溪庆幸自己的机智,之前季嘉恒和周沐霜打了一架,季嘉恒便已然落于下风。

    据鹿溪观察,季嘉恒也不是一个多爱练剑的主,远没有周沐霜努力,所以季嘉恒必定赢不了周沐霜。

    看来她果然没有猜错。

    季家两兄妹待在一起的,季嘉妍解开发髻在捣鼓自己的乌黑长发,鹿溪把季嘉恒拉到一边。

    没用,季嘉妍披着及腰的长发,幽幽望着他俩。

    “什么事居然不能跟我说?”

    她从小跟季嘉恒一起长大的,对彼此的事一清二楚,怎么能有她不知道的小秘密呢?

    但真不能让她知道。

    于是,鹿溪带着季嘉恒御剑飞行,远远把季嘉妍甩在身后。

    季嘉恒好奇到极点:“什么事如此神秘啊?”

    随即他便瞠目结舌,结结巴巴:“打打——打假赛?”

    对,打假赛。

    这确实是季嘉恒想也不敢想的事。

    这便是鹿溪投机倒把想出的法子,她和季嘉恒旗鼓相当。

    她要是故意漏个破绽,让季嘉恒一剑将她刺死的,万一被观众看出来,质疑她作假,那不得再打一遍?

    风险实在太大,所以,鹿溪决定找季嘉恒串通。

    季嘉恒按耐住心下的激动,道:“我考虑考虑。”

    说是考虑考虑,但鹿溪知道自己找对了人,季嘉恒分明眼睛都亮了,鹿溪笑吟吟。

    果不其然,季嘉恒很快道:“我考虑好了,我同意。不过,这事须得保密,尤其是不能让嘉妍知道!她一定会把这事往外传的!”

    论找对盟友的好处!

    两人兴冲冲地商议起来,事情进展顺利得过头。

    对此,鹿溪表示相当满意。

    鹿溪:“我觉得咱俩打架一定会有很多人看热闹,所以虽是打假赛,为了不被众人看出来,得要打得像模像样。”

    季嘉恒赞同而又激动地点头:“要看起来精彩万分!”

    鹿溪直点头:“我都想好了,咱们可以这样……”

    她之前研究过季嘉恒的剑招,发现他出招天马行空的,大开大合,随意驰聘,往往出人所料。

    季嘉恒震惊:“你居然这么了解?”

    “害,你们所有人的剑招我都研究过了。”

    自然是为了押注。

    为了灵石,她也是够努力了!

    季嘉恒小声叹道:“那我就放心了。”

    鹿溪:“嗯?”

    季嘉恒笑得灿烂:“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如此有准备,我觉得咱们的计划一定会相当成功。”

    鹿溪也开心地笑了。

    “咱一开始就真打,短暂地打一下,只是别太狠,伤到对方,然后你可以虚晃一招,我假装中计……”

    “等一下——”

    季嘉恒觉得要保险起见:“我们真打,你接得吗?”

    “试试?”

    两人演练了一番,季嘉恒发现鹿溪的确可以接住,他更放心了。

    鹿溪还想跟季嘉恒解释她其实能打的,只是不想受伤,却不想他压根没问,他继续道:“你假装中计之后呢?”

    “我假装中计之后,你一剑朝我心脏这里刺过来。”

    鹿溪朝季嘉恒演示了一下如何操作,季嘉恒惊讶地发现鹿溪使的招数竟然出人意料地和他剑招的风格相似。

    他道:“既然如此,我觉得你说的方法还是过于简单,怕是会被人看出来,我们可以将这场假赛设计得更加精妙一些。”

    鹿溪:“哦?”

    “我们可以先你假意露一个破绽,然后我一剑刺来,你假意不敌,我假装以为胜券在握,实则你刚刚只是虚晃一招,你不仅没有被我刺伤,反而将我刺伤了。”

    鹿溪:???

    这样好像她赢了?

    季嘉恒不慌不忙:“当然,我没说完,就在众人以为我将要落败之时,我却一剑又朝你刺过来,这时大家才知,原来方才我识破了你的计谋,于是我将计就计,故意受伤,引你上钩,最终成功将你反杀,如何?”

    计中计啊!

    “精彩,精彩!”鹿溪笑眯了眼。

    “合作愉快!”

    三天后,万众期待。

    几乎凌虚宗所有的新弟子都来观战了,甚至连一些往届的弟子也来观战,比试台下简直挤不下,乌泱泱的人群,甚至有人御剑飞行,停在周围,伸长脖子,神色好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