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17、浣花山

17、浣花山(1/2)

    鹿溪觉得可以试试。

    所谓红宝石,不过是三氧化二铝掺杂了微量三氧化二铬,关键是要找到铝土矿和铬铁矿,再捣鼓捣鼓就好,不难。

    这种矿物消息,应该器修会比较了解。

    “青鸟,咱凌虚宗有器修吗?”

    “有的,就住在浣花山那。”

    又是浣花山。

    鹿溪决定待会买被子时,顺便就去问问。

    逍遥子又问:“对了,小三,你还没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修炼出问题啦?”

    鹿溪又没答,而是郑重道:“师尊,我仔细想了想,您要不叫我三徒弟?”

    小三,小三,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别扭啊!

    “也行,就叫三徒弟。”

    鹿溪满意了,这才开始吐槽道:“我修炼没出问题,就是人要被冻死了!宗门不做人,宿舍里的被子太薄!”

    “这简单!来,我叫你如何运气驱寒。”逍遥子迅速演示一遍,又自顾自地喝酒去了。

    鹿溪:……

    “不会!”

    逍遥子又演示了几遍,鹿溪终于学会,然而——

    好累啊!

    施展这个灵诀,就跟在举重一样,挡住一刻严寒,便举一次重,谁受得了啊?

    她师尊受得了!

    鹿溪看了看悠然自乐的逍遥子:“师尊,您要不想个法子,让施诀御寒这事就跟呼吸一样简单。”

    逍遥子:“对我来说,它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鹿溪:……

    这语气好欠揍!

    忍住,忍住,自己选的师尊,哭着也要尊重!

    “那师尊您愿不愿意探究一种方法,让我施诀御寒时也像呼吸一样简单?”

    “不要。”逍遥子干净利落拒绝,“太麻烦。”

    血压上来了。

    鹿溪后悔了,她单知道咸鱼师尊不会管她修炼,她不知道咸鱼师尊连改进法术也不愿意!

    毁灭吧!

    逍遥子毫无所觉,继续没心没肺地乐呵乐呵地喝酒。

    鹿溪盯着盯着,觉得不对劲,这逍遥子喝的好像不是纯酒,那淳淳的酒从酒壶里倾泻,混杂着白而软糯的东西好像是酒米?

    师尊其实喝的是醪糟?

    修仙界是不是还不会蒸馏技术啊!

    额——

    逍遥子约莫四五十左右,面容清瘦,身姿颀长,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恰如清风朗月,如其名般逍遥自在,颇为不食人间烟火。

    可一旦酒变成醪糟——

    那可太食人间烟火了。

    鹿溪微微思忖,想到个法子。

    她把食材、炊具从储物袋拿出来,鸡中翅、牛肉、土豆、五花肉、羊肉……

    凌虚宗着实太大,餐餐都去食堂吃,赶路实在太累,所以鹿溪打算自带食物,不想动时就自己煮。

    她一手施展灵气将两个鸡中翅抬起,另一手运气成刀,刷刷刷地在鸡翅上割出均匀的口子,再将厚厚的蜂蜜、油抹上去。

    随即,一个御火术扔过去,火焰腾腾升起,火焰之上,热气慢慢地将鸡翅烤得滋滋冒油,再撒些孜然、盐。

    第一次烤,动作还有些生涩,鹿溪怕控制没火候,只烤了俩,自己先尝了一个,觉得口感还行,想着小师弟之前慷慨解囊,便打算把剩下一个给小师弟卫玄。

    卫玄把灵石扔给鹿溪之后,便又继续练剑了,他面容冷峻,神情专注,俨然剑痴模样,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累,跟玩似的。

    “小师弟。”

    见卫玄练完一整套剑,鹿溪立刻远远喊道。

    “诺,给你。”

    鹿溪运灵气把鸡翅直接递到卫玄身旁:“好吃不?”

    卫玄顿了一下,垂眸,想拒绝,可香味扑鼻的,他咬了一口,当即决定不告诉鹿溪其实他也辟谷的消息。

    见卫玄很快把鸡翅吃得一干二净,鹿溪笑眯了眼:“还吃吗?要吃的话,帮我来先处理一下食物。”

    鸡翅可以直接烤,可牛肉、羊肉、五花肉可都是一大块的,得先处理。

    卫玄没说话,将剑收了,迅速上前。

    鹿溪简单交代他,须将肉切的大小、厚度,随即递给他一把菜刀。

    “懂了吗?”她问。

    卫玄点头。

    见状,鹿溪放心地转身自顾自再烤了些鸡翅。

    她却不知,这位说懂了的少年,此刻微微蹙眉,修长冷白的手,别扭地握着菜刀,不像是在握菜刀,倒像是在握剑,冷淡的俊脸看上去有些茫然。

    懂是懂了,可怎么用菜刀切?

    向来再难的剑法,对卫玄来说也是轻而易举,但他却对这小小的菜刀犯难了,他没用过。

    卫玄抿唇,食指与中指合拢,在锋利的菜刀刀刃上游走,以钻研剑的方法钻研这把菜刀。

    想必世间武器皆是相似。

    于是,鹿溪只听刷刷刷几声,她转头只见,刀光闪动,极快极凌厉,气势如虹,分明是之前的剑法。

    卫玄很好的将剑法改造成刀法。

    鹿溪:!!!

    卫玄切完抬头,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转头却见鹿溪神色惊讶,冷峻的脸顿时又紧张起来,他小心翼翼而又茫然道:“难道不对吗?”

    挺对倒是挺对,剑痴用剑法切菜,学以致用,就是咱实在没见过这般操作!

    鹿溪细细看过去,这些肉的厚度、大小适中且一致,与她所说,分毫不差,不愧是剑修大佬!

    于是,鹿溪把方才烤好的鸡翅又塞给卫玄,自己则将肉用佐料腌制好。

    逍遥子闻着香味过来。

    “好啊,三徒弟,你可真狠心啊!都不叫你师尊我!”

    鹿溪笑眯眯,毫不留情:“谁让我的好师尊不管徒儿死活,徒儿都要冻死了,师尊却嫌懒不愿意帮徒儿,既然这样,徒儿也只好一报还一报。”

    嗯,她是故意的。

    逍遥子:……

    “算了,你不愿给,那我去问问庖丁!”

    他没吃过,但隐约记得师兄师姐曾说过庖丁什么不会做?他才不要答应三徒弟呢,麻烦!

    说罢,逍遥子捏诀跑了,很快,他又回来了,神色奄奄:“庖丁说他不会做。”

    他居然不会!

    鹿溪淡定道:“对啊,是没有。”

    她之前都跟庖丁仔仔细细交流过一番,就是知道庖丁不会做,她才烤烧烤,她是故意来馋师尊的,要不然谁吃烧烤啊,多麻烦!

    “所以,师尊你要帮我吗?”

    逍遥子在麻烦与美味之间纠结,果断选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