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9、逃课

9、逃课(1/2)

    鹿溪直直往下坠,风肆虐而过,刮在她脸上,几欲将她的脸冻成冰,脸、脚、手……全身上下,无处不冷。

    然而,她顾不得冷,重力作用下,她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光景疾速掠过,云雾、翠柏、青松、飞鸟……她的心脏简直要蹦出来。

    “啊啊啊——救命啊!”

    她不禁害怕地大声喊道,她收回之前的话,御剑飞行一点也不好玩,凡是要命的运动,就一点也不好玩!

    可她立即又意识哀嚎无用,不会有人来救她,她颤颤巍巍地向下望,云雾缭绕,无法判断高度。

    再这样下去,她就是死路一条,不能坐以待毙!

    她立即行动起来,运转灵气。

    所谓御剑飞行,剑只是一个工具,就像行驶汽车,剑是汽车,灵气是燃料,而自己是开车之人,方才鹿溪已经学会如何御剑飞行的每一步操作,需要连贯起来。

    但这并不简单。

    就跟学车相似,学过科目二、科目三等所需的内容,这不代表就一定可以通过考试,拿到驾照,甚至于更近一步,开车上路。

    而御剑飞行比开车更难,想象一下,不仅需要控制方向、速度,还要不断给剑运来灵气,相当于边开车还要边给汽车倒油。

    更艰难地是,想要上升需得阻力小于浮力加上剑给鹿溪的支持力,然后她下坠的速度需得减缓到零——要是在这过程中,她触悬崖底,那可就成肉泥了。

    得快!

    浮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全靠剑给她的支持力,鹿溪抿唇,她的手被冻僵硬,勉强捏诀将剑从剑鞘中拔出,灵气汇集于剑,光芒浮动——

    没□□!

    鹿溪再次捏诀,集中精神,终于剑声响动,剑颤颤巍巍地从剑鞘里拔出,却只挪出一点。

    鹿溪不泄气,她——

    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干嘛非得要用灵气把剑给□□?

    她直接伸手暴力地把剑给拔了出来,好了,下一步是什么?

    哦,捏诀将剑给横亘过来,鹿溪忽然觉得这步也可以省掉。

    省掉,省掉,全省掉!

    步骤被她简化到极致。

    然后,她把剑给竖放,松开手,剑的速度、加速度跟她一样的,不必担心剑跑掉,她再施展灵力,把剑身给变大,随后单手捏诀,另一只手把剑捉住,横亘过来,直接坐了上去。

    嗯,经过暴力拆解动作,她现在来到最后一步了——御剑飞行。

    她捏诀,艰难地让剑下坠的速度降下来。

    当然,恰如卖家秀与卖家秀,陈夫子的示范是身姿笔直,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而鹿溪是狼狈、仓惶——

    救命,这剑怎么不能保持平衡?

    你別晃啊,別晃啊,鹿溪在心里发出土拨鼠尖叫,再晃我就掉下去了!

    向上啊,求求你向上啊,至少减个速吧?

    诶,叫你向上,不是叫你短暂地向上啊,你他妈又向下俯冲是怎么回事!

    ……

    她跟在游乐园里坐大摆锤似的,不同的是坐大摆锤起码有个安全带,而她什么也没有。

    弱小而又无助。

    这剑居然都不怜惜一下她这朵娇花吗?

    很好,长剑你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就不信自己还治不了这玩意!

    鹿溪的斗志被激发,她的精神集中起来,星星点点而杂乱的灵气,此刻仿佛变得整齐,变得有迹可寻,她不放过机会,立即操纵灵气,将丝丝缕缕灵气赶到剑周围。

    灵气将剑身托举起来,剑下坠速度逐渐减缓,鹿溪加了把劲——

    终于停了!

    谢天谢地,她简直要高兴地哭了,得赶紧上去!

    她抬头望了望上面,悬崖高耸入天,隔着飘渺云雾,她也望不见顶端。

    也太远了吧!

    要不干脆控制速度下降,额,还是望不到底。

    进退两难。

    还是飞上去吧!

    鹿溪又捏诀,运转灵气,剑颤颤巍巍地往上,以龟速一点一点往上挪。

    鹿溪刚被陈夫子推下悬崖时,天正亮,待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苟回来时,太阳已然高高挂起。

    众人要么正努力练习着御剑飞行动作,要么在天上随意飞来飞去,没一人开小差。

    有眼尖地瞥见鹿溪,高声喊道:“鹿溪她终于回来了!”

    众人纷纷朝鹿溪望过去,鹿溪精疲力尽地从剑上跳下来,剑都不想收,任它掉落在地。

    陈夫子激动道:“来,让我们恭喜鹿溪成功学会御剑飞行,鼓掌!”

    内门弟子们瘪瘪嘴,神色轻蔑,掌声稀稀落落,原来第一名也不过如此嘛,瞧瞧,多狼狈,自己上去一定能比鹿溪做得好!

    嫡传弟子们则神色奇怪。

    陈夫子大声问道:“下一个。有自告奋勇的吗?”

    内门弟子们争先恐后地举手,他们自觉已经练熟动作,定能轻轻松松完成,便皆有意展示自己。

    真要轻轻松松完成了,那他们就比鹿溪强,四舍五入就是他们比第一名强。

    这或许是唯一一个能战胜第一的机会,多令人心潮澎湃!

    陈夫子见实在太多人,便决定还是按照原来顺序,内门弟子中排名第一的李元先来,那人兴冲冲地上前,高高兴兴地被陈夫子推下去。

    鹿溪觉得这个场景实在诡异得离谱,当即移开目光。

    歌乐犹自笨拙地练习动作,作为一个常年在海里生存的鲛人,连陆地都不适应,更别提高空了,小姑娘边哭边练,珍珠砰砰地砸在浅草里。

    鹿溪着实不忍心,开始手把手地教她。

    季嘉妍和季嘉恒方才御剑飞行飞远去了,飞回来便听见鹿溪竟然一次成功了,季嘉妍气冲冲地冲过来。

    “你——哎呀。”

    她没注意脚下有珍珠,摔了一跤,事情发生太快,季嘉妍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眨了眨长睫,卷翘的睫毛刮过草尖,草尖扎着她细腻的皮肤。

    她那没良心的哥哥站在不远处扑哧大笑。

    鹿溪将她扶起,随后季嘉妍立刻甩开鹿溪的手,别扭地眨眨眼,脸微微红了,只要鹿溪没在扶她,刚刚她摔倒的事就没发生!

    季嘉妍继续之前的话语:“你居然一次就学会御剑飞行了?”

    听罢,鹿溪摸不着头脑:“难道你不是吗?”

    她明明记得季嘉妍只花了一分钟就上来了,干嘛这么震惊?

    季嘉妍语气酸涩道:“因为我们学过啊。”

    鹿溪:!!!

    “所以一次就成功的几率其实并不是很高?”

    “那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