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8、入学

8、入学(1/2)

    “主人,主人,快起床!”青鸟在床头叫唤。

    本打算睡到大中午的鹿溪,看了看外面蒙蒙亮的天,迷迷糊糊地嘟囔:“别打扰我,我要继续睡。”

    青鸟焦急道:“可这是第一天入学,您得要上学啊!”

    上学?这是什么惊悚故事???

    鹿溪一下子就清醒了,急忙忙地下床穿棉袄,实验室要求早上八点打卡,去晚了要被骂的。

    等等——

    她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自己都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哪里还需要做实验?

    “上什么学啊?”

    “凌虚宗规定,新入宗门的弟子需要集中入学,为期十年,等毕业后才能到各自师尊那修炼。”

    鹿溪:啊哈?

    于是,鹿溪被打开了新天地。

    据青鸟言,上学、毕业、图书馆等一系列新奇的名词是由以前的某位掌门提出的,那位掌门成长于凌虚宗衰落之时,他目睹凌虚宗种种之乱象,深感腐朽、堕落,致力于进行改革。

    首当其冲的便是传统的师徒制度,宗门弟子拜入师门,修行全由师父负责,一个师父只能带几个徒弟,徒弟成长后,各自带几个徒弟,徒子徒孙,由此重复。

    那位掌门深感此法效率低且受师父能力影响较大,容易埋没人才,于是,他颇具创新性地引入一种对修仙界影响深远,彪炳修仙界史册的基础教育体系。

    新拜入宗门的弟子们,虽仍旧按照以前那样划为嫡传弟子、内门弟子等级别,但这只是作为划分班级的依据。

    这些划分也不是一成不变,只要在后面的考试里发挥出色,就有机会升高级别。

    鹿溪:这诡异的熟悉感!这难道不就是现代的教育制度吗?

    哦,原来那位掌门竟也是一位穿越人!

    听到同类人的消息,鹿溪立即激动起来,却被青鸟破了一盆冷水,那位长老早已飞升。

    见不到了!

    班级设置、运行也皆仿照现代教育系统,由各个夫子分别教导一个班或几个班的某门课程。

    若说有不一样的,则是在这无需埋头浮沉于题海战术,凌虚宗是剑宗,鹿溪归纳起来,就三个内容——练剑,练剑,还是练剑。

    初级凌虚剑法、初级御剑术、初级御剑飞行术……

    辰时到(早上七点),戌时课毕(晚上七点),给半个时辰吃饭,然后戌时四刻回来上自习(说是依照自愿,可来可不来)——当然是练剑,一直要练到子时!

    也就是是说一天至少得学,哦,不,练十二个小时的剑,生产队的驴都没这么忙啊!

    此外,宗门里半月一小考,月月大考,每年宗门之间还要举行比拼。

    听到这,鹿溪一点也不想见到那位穿越前辈了,就算见到,她也要悲愤地质问:“穿越人何必难为穿越人呢?”

    为什么不能给咸鱼留条活路呢?

    穿越前辈跟鹿溪是两类人,他流传于世最广的句子便是:“努力可使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

    无数后辈受他的话振奋,凌虚宗风气为之大变,人人艰苦奋斗,奋发向上,弟子们互相督促,整日比拼着谁更努力,而非贪玩享乐。

    自此之后,凌虚宗门派下弟子实力一跃而上,其他宗门纷纷效仿,修仙界进入修仙黄金时代。

    青鸟激动地说完。

    鹿溪面无神色。

    修仙黄金时代x

    修仙内卷时代√

    呵。

    鹿溪以为宗门的最终选拔自己是经历九九百十一难,终得成佛,自由自在,哪晓得是才踏入长征之路的第一步!

    血压上来了。

    鹿溪有种错觉,仿佛她还在高三那个燥热的夏天,亦或是考研时那些个寒冬深夜,要学到吐的。

    这是什么鬼日子啊!她要退学!

    青鸟播报课程:“今天的课是御剑飞行课。”

    等等,御剑飞行——

    好像还很不错?

    鹿溪其实蛮向往御剑飞行的,这种向往始于小时候看的仙侠剧、始入那些多姿多彩的纪录片。

    以及当乘坐飞机时,隔着小小的有机玻璃窗,看晴丽高阔而湛蓝的天,看天边绵软白皙的云朵,或是俯瞰辽阔的土地,偶尔平整,偶尔山脉起伏,或险峻、或高耸,偶尔到达城市,往日高楼大厦也显得渺小,繁华城市,灯光绚丽,车辆川流不行。

    科技的发展不断满足人们想象,古时人们只能望着天空、月亮发呆,想象着天空、月亮上是何种光景,到后来飞机翱翔于天际,冲破云霄,登陆月球……

    可这一切始终人们始终要隔着玻璃窗,亦或者只能用摄像机代替自己眼睛去看那些绚丽光景,恰如隔雾看花,人类实在渺小。

    而异世界的这里,科技还在蛮荒期,亦或者根本不适用,一切怪诞而又绮丽,御剑飞行、填海移山……人类几千年的壮举,被修仙者们轻轻松松地实现。

    鹿溪心潮澎湃,既然来这修仙界一遭,当然得把好玩的都尝试一番。

    上课就上课,谁怕谁?

    当然,卷是不可能卷的。

    白鹤已在屋外候着,鹿溪骑鹤前往上课地点。

    “咚咚——”

    她踩着钟声到,游走在迟到边缘,班上的其他人早已到了,大家都穿着薄薄的灰袍,衣袂飘飘,看起来仙风道骨,鹿溪低头瞧了瞧自己臃肿的直裰棉袄,还被冷得瑟瑟发抖,不禁卑微地想:“大家都不冷吗?”

    上课的夫子约莫四十左右,她神色严肃,贼有高中班主任那味。

    见鹿溪迟迟到来,陈夫子皱眉道:“你怎么回事,来这么晚,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报出你的名字来。”

    季嘉妍阴阳怪气:“陈夫子,人家是第一名呢。”

    然后,季嘉妍就被她哥给敲了头:“好好说话!”

    陈夫子眉头皱得更深,对着鹿溪道:“你就是那个很狂妄的第一名——鹿溪?”

    鹿溪:我?狂妄???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可陈夫子只是又很不赞同地看了她几眼,摇头,然后略过这个话题,道:“大家先观看我怎么运气御剑的,再两两一组,互相教学。”

    说罢,她背后的剑声响动,剑“咻”地一声拔出剑鞘,剑光闪动,陈夫子手掌转动,周围灵气浮动,灵气聚集到剑上,剑渐渐横亘,陈夫子伸直右手食指、中指,合在一起,其他手指则紧握,左手搭在右手手腕处。

    陈夫子右手食指、中指上灵气浮动,她将两指直直地向下指,横亘的剑便随之向下,在剑将触地之时,陈夫子跳上剑去,稳稳当当站在上面。

    “看明白了吗?”

    鹿溪如实摇头,却见大家齐齐点头。

    救命,怎么又只她一个菜鸡!

    鹿溪朝四周望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