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6、第一名

6、第一名(1/2)

    鹿溪,卒x

    鹿溪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之时,鹿溪闻到淡淡的药草香,周围是瓶瓶罐罐,旁边隐隐传来药罐咕咕冒气的声音以及啜泣声,鹿溪激动,她没死!

    谢天谢地。

    她在简易的木板床上,挣扎着起身,浑身像是零件被拆卸后又重新组装,说不上来的酸疼,可又没有伤疤。

    煎药的绿衣女子听到动静,转身:“哟,醒啦?我是杜若大夫。”

    “杜若大夫,我这是伤好了?我躺了多久?”

    “对,无碍,一刻钟。”

    才一刻钟?选拔还没结束,她该不会还要回去吧?鹿溪顿时惊恐。

    见杜若熟练地安抚道:“你别急着回去参加选拔。我说两件事,你先保证你不会哭鼻子哈。”杜若轻声道,表情有些凝重。

    鹿溪立即点点头。

    “第一件事,你是因为差点死亡,被阵法强制传送过来的,所以你不能再去了!”

    说罢,杜若的眼神有些怜悯。

    而鹿溪表示:那可太好了!

    杜若:这小姑娘的表情有点奇怪啊,好像跟其他弟子不大一样?

    以前哪个不是面如土色,放声大哭的?

    不对——

    鹿溪突然想到,早知道是这样,她干脆直接放弃抵抗,让恶灵攻击她得了,备什么符啊,把这时间拿去玩不香吗?

    鹿溪觉得自己亏大了,十分懊恼。

    杜若:这情绪对了!

    “那第二件事是什么呢?”

    “你差点把幽晦林给烧了。”

    鹿溪:???

    纵火犯竟是她自己!

    作为向来五讲四美的好青年,她的小心脏承受不来。

    “咱凌虚宗的选拔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你是第一个,若不是在幽晦林设置了阵法,估计现在幽晦林都被烧光了。”

    杜若不忍道:“所以作为惩罚,你现在的积分要被扣掉三分之二。”

    积分关系到排名,要知道光是不能继续参加选拔,就让一大批人哭得惨兮兮,要是积分还有缩减,那不得天崩地裂!

    杜若都能预想到鹿溪的伤心模样,却见鹿溪神色平静,甚至还有几分雀跃?

    “那没有其他的事了吧?”

    杜若愣了,下意识点点头,心想这女孩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也无所谓?她又不对劲了!

    鹿溪立刻欣喜地奔出去,烤鸡、糕点、逛风景、躺尸……我来了,咸鱼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丰富多彩。

    “我悟了。”杜若望着鹿溪的背影喃喃道,“原来是这孩子受得打击太大了,竟然发疯了。”

    其他嫡传弟子也有陆续强制被传送出——

    “完了!完了!都完了!我怎么就敢去贪心炼气十层的恶灵呢,我心里真是没点数!”

    “啊啊!这次的选拔怎会如此难?恶灵们就跟成了精似的,抓都抓不住,最后,还被反杀!”

    “就是就是!”

    “我都还没捕几只恶灵,就被它们给合伙杀了,该不会要成最后一名了吧,我可不想拜逍遥子为师尊!”

    ……

    众人一致认为,这届的恶灵都学聪明了,狡猾得很!

    所以,他们的积分就异常卑微。

    此外,还有数不尽的相互试探、询问——

    “你积分多少啊?你考得怎么样?”

    鹿溪估摸着自己应该是倒数第一。

    对此,正在玩乐的鹿溪笑眯眯表示:“一般一般。”

    大家自然是不信,等大家得知鹿溪被扣掉三分之二的积分,态度又变为:“啊,你可真不幸。”

    “没关系,我相信你不会太差的。”

    心里却想:稳了,稳了,倒数第一必定是她!

    可鹿溪看起来那样高兴——

    众人肯定道:她定是崩溃得发疯了。

    宋若君于第二日的晚上被强制送回。

    听到这个消息,鹿溪带着自己做的糕点去安慰她,却是宋若君先找到她。

    月光隐隐映出宋若君脸上的泪痕,微不可见,她提着剑,剑鞘都没拿,语气焦急:“我方才在练剑场,听人说,你有三分之二的积分都没了?”

    “是啊。”

    “太过分了!”宋若君显出气愤之色,“不行,我们去找找长老,看看能不能申诉!”

    不用了吧?

    但鹿溪没好意思说出来,而是面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我找过长老的,没有用。”

    宋若君蹙眉道:“那怎么办?你实力本就落于下风,现在又扣掉大半,岂不只能排在最后,被迫拜逍遥子为师?”

    “这还有什么讲究?”

    于是,宋若君给鹿溪细细讲了凌虚宗拜师制度:“嫡传弟子可以自己选择师尊,但说是自主选择,由于宗派长老只招固定数额的弟子,且嫡传弟子进行选择的顺序是按照排名来选,所以,排名最后的其实没有选择余地,只能去选择逍遥子,今年逍遥子要招两个弟子。”

    “那你的意思逍遥子是大家都避之不及的?”

    宋若君神色难言地点了点头。

    鹿溪的心颤了颤,这选师尊想必跟研究生选导师也没差。

    鹿溪想起某些臭名昭著的研究生导师压榨学生、天天逼学生当牛做马,甚至霸占学生学术成果的惨痛事例。

    一个周扒皮般的恶霸形象已在鹿溪脑中栩栩如生。

    鹿溪顿感凄凄惨惨戚戚,她颤抖着声音,握住宋若君的双手道:“这逍遥子到底干了什么恶事?”

    宋若君的手微僵,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她轻声道:“他辈分很高,凌虚宗的人都唤为师祖,可他具体是哪一辈的,谁也说不清,因为跟他同辈的,要么飞升了,要么陨落了。”

    懂了,这肯定是仗着辈分就压榨徒弟的恶棍!

    就那种自己天天不干活,却要让徒弟累死累活给他冲业绩那种,以此来彰显自己厉害!

    鹿溪愤怒了,为什么要对她这样的咸鱼如此残忍!

    咸鱼就不配有选择么?

    宋若君继续道:“他于修炼上颇为懈怠,整日喝酒下棋的,几乎从不闭关,他不以为耻,反以为乐,整日笑嘻嘻的。”

    真是堕落!

    等等——好像还行?

    宋若君神情凝重:“他从不管自己的徒弟修炼,而是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意思是,连徒弟睡到大中午这种也不管?”

    宋若君重重点头,唾弃道:“对!他任由徒弟堕落!简直不尽责!”

    修道之人,怎可懒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