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咸鱼总被误会为内卷之王 > 3、唯一的机会

3、唯一的机会(1/2)

    比一比——

    南阳子摸摸胡须,赞许地看了一眼这些“勤奋”的少年少女们,随即捏诀走了。

    鹿溪顺着说话的声音望过去,见到一对少年少女,两人年龄与鹿溪相仿,长得极好看,似雪雕玉琢出的。

    他俩长相相似,略有不同,一眼望过去的不同是眉毛,少女的眉毛细而弯,与精致的五官相称,明媚艳丽,而少年浓眉大眼,显得利落而英气。

    真正使两人“泾渭分明”的则是各自的气质,说话的少女提着剑,背脊挺直,一双桃花眼上挑,雪白的下巴微抬,趾高气扬的。

    而旁边的少年却是笑呵呵的,抱着剑,懒懒散散地站着,一双圆溜溜的眼,转转悠悠地打量鹿溪等人——跟个局外人似的,看热闹呢。

    片片雪花直往下坠,落在他俩发梢、肩头,却温柔地拐了个弯,又极快飘荡回空中,他俩周遭隐隐有灵气浮动,光芒折射出绚丽之感,宛若仙人。

    鹿溪环顾四周,其他人皆是如此,只她一人狼狈。

    只她一个菜鸡,太悲伤了。

    对了,她忽然想到,只她一个菜鸡!!!这意味着啥?

    意味着她旁边可是有两个优等生!

    两人一定很刻苦努力吧——所以应该会迫不及待地与季嘉妍切磋,是不?

    哪轮得到她上?

    是了。

    简直太好了!

    鹿溪顿时冷静下来,然后她便看见那位似剑般冷冽的少年理也未理季嘉妍,径直走了。

    鹿溪:!!!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鹿溪眼睛都直了,死死望着少年的背影。

    大兄弟,你别走啊!

    少年当然听不见她的声音,他的身影渐渐隐没在飞雪之中。

    雪花片片砸向鹿溪,她抖落身上的雪,安慰自己,少年径直走了,分明是挑衅,分明是没把季嘉妍放在眼里。

    所以——

    “季嘉妍,你还不快点拔剑,跟他打一架?”

    鹿溪(惊恐):她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闭嘴,季嘉恒!”季嘉妍怒气冲冲地转向身边看热闹的少年,并狠狠踹了一脚,“要你多管闲事!”

    哦,原来不是她说的。

    随即,季嘉妍转身恶狠狠地盯向少年冷酷的背影,按剑欲动。

    鹿溪眼神顿时又亮了:打起来!打起来!

    然而,季嘉妍却又将剑放回剑鞘。

    竟没打起来!

    鹿溪简直要一口老血喷出来,雪花落在她的眼睫毛上,视线白惨惨地一片,她抹去雪花,勉强安慰自己,不慌,还有周沐霜呢!

    周沐霜一看就是勤奋好强的姑娘,怎么可能不打一架——

    她刚刚还对鹿溪发出邀请呢,肯定不会走人!

    季嘉妍转身,对着鹿溪和周沐霜又道:“喂,你俩修为多少?”

    周沐霜冷冷道:“修为炼气十二层,打么?”

    季嘉妍诡异地沉默了。

    见状,一旁的季嘉恒嘲笑道:“季嘉妍你只有炼气十一层,你打不过啊。”

    “闭嘴!”

    季嘉妍白皙的脸蛋再一次气得绯红,又狠狠踢向季嘉恒,这次却被他躲开,季嘉妍不甘,再踢了一脚。

    周沐霜冷哼一声,提剑走了。

    转瞬之间,只剩鹿溪一人独自面对,凄凄惨惨戚戚。

    鹿溪她——

    她决定浑水摸鱼,趁着季嘉妍和季嘉恒还在打闹,她悄悄跟在周沐霜身后。

    却被季嘉妍眼疾手快地扯住袖子:“你不许走!”

    季嘉妍细细打量鹿溪,很快笃定,这人一副废柴样,修为肯定没我高!就她了!

    鹿溪:呸,欺软怕硬,无耻!

    等等,这跟众人对季嘉妍的评价相似度是不是有点高?

    人间真实啊!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她慌得一批,救命,她当真要被打得鼻破血流了吗?

    季嘉妍蛮横道:“你呢?你修为多少?”

    鹿溪的心简直要蹦到嗓子眼,她咽了咽口水,道:“我——”

    “我天赋可是上上等,你觉得我的修为是多少?”

    话到嘴边,却拐了个弯,季嘉妍是人间真实,但她可以装腔作势啊!

    季嘉妍不是喜欢恃强凌弱么,她不是欺软怕硬么?

    她完全可以依靠这点糊弄过去,谁能想到一个天赋上上等的人,修为只有炼气五层呢?

    果不其然,听罢,季嘉妍迟疑起来,望着鹿溪,眼神是不可置信,你居然能是天赋上上等?

    鹿溪强装一副大佬模样,坦然朝她看过去。

    季嘉恒却好似并不惊讶,反而噗嗤笑出声,季嘉妍觉得不对劲:“你知道她是上上等天赋?”

    “对呀。”

    季嘉妍赶紧放开鹿溪衣袖,见她退缩,季嘉恒笑得更大声,季嘉妍恼了:“好啊,你居然不告诉我,害我出丑!”

    她这次真的拔剑了,寒光闪动,却是砍朝季嘉恒:“看我不打死你!”

    两人竟然打起来了!那可太好了!

    鹿溪果断选择跑路,而这次,季嘉妍并没有阻止,季嘉妍不知道的是,后来,她曾无数次懊恼。

    这个被誉为春花秋月派小说奠基人在自传里这样写道——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鹿溪,那时,我还不知道她将要成为我一生的死敌,那时,我还太年少,单纯,又天真,我单知道天赋上上等的人很厉害,我不知道原来那时的鹿溪竟然是例外!她狡猾、奸诈……(此处省略一百字)……她居然糊弄我,简直就是说谎精!……(此处再省略一千字)……我竟活生生地错过唯一一次可以战胜她的机会,唯一一次可以将我那一生的死敌打得落花流水的机会,这是我终生之憾。”

    彼时,“死敌”鹿溪在旁边看着这位奋笔疾书的超龄中二病矫情症狂热患者,忍无可忍,遂贴心附赠她弹脑门服务。

    几百步之外,是殿堂楼阁,跨过门坎,“菜鸡”鹿溪松了口气,把宋若君给她的纸团摊开,刚匆匆扫了一眼,忽听到一道清脆而激动的声音。

    “主人,我可算等到你了!”

    鹿溪震惊而疑惑地抬头,雪花簌簌落在黛瓦白墙,幽静的曲院回廊空无一人,她只见到一个约莫麻雀大小的鸟儿,毛绒绒的,浑身青色的羽毛,唯独头顶是赤红,眸子黑黢黢。

    鸟儿飞快地挥动翅膀,仿佛十分欢乐,同时喙上下张合。

    “我太激动了,容我先介绍自己,我是青鸟,是凌虚宗给主人的灵宠,我熟知凌虚宗各处地方,可向主人引路——这是我们青鸟最大优点。”

    说罢,青鸟骄傲地抬了抬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