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27、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7

27、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7(1/2)

    第四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谢裴被人用一条短信叫了出去。

    发信人一栏是一长串数字,非电话号码,应当是通过哪里的服务器或电脑发送的。

    短信开头的内容,是对一位名叫‘谢富国’的人的一长串人物介绍。

    介绍中,有关这人何时辍学、何时工作、何时娶妻、何时生子、何时因工伤残疾在家……等等生平所经历重大事件,桩桩件件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无一错漏。

    在人物介绍的后面,是一串地址信息,要求谢裴十分钟内到场。

    那地方距离谢裴上课的教学楼不远,正是校的一处食堂,走路五分钟即可到达。

    而在这地址的下方,是一句带有警告意味的话。

    「如果你想你父母知道你是个杀人犯的话,就告诉许尤。」

    谢裴盯着这信息看了许久,面上倒没什么惊讶的成分。

    他早就猜到了,作为一个专门为了虐渣而诞生的游戏世界,所谓幸福不过是场虚幻的梦。

    既然是梦,迟早有醒的一天。

    于是谢裴以身体不舒服为由和授课老师告了假,推着轮椅去了对方指定的地点。

    到了食堂门口,还没等谢裴进去,一旁停着的一辆车便不停的响起了喇叭声。

    驾驶座旁的车窗摇下来,露出了安在那张满是不耐烦的脸。

    *

    谢裴被安在带到了郊外的一处精神病院。

    谢裴进去后,甚至连解释也没收到,就直接护士被带到了病房。

    有许多医生围守着他,还许多护士按压着他,将不知名的药剂注射到他体内。

    谢裴忽然有些怀念许家私人医院里的那个小护士了,人美心善,愿意为了他这么一个陌生人和许尤对上。

    至于这里的护士……

    或许是因为谢裴对她们带着天然的恶劣感官的缘故,这些将他压制在床上的护士,在他看来各个面目狰狞,和最初遇见的那个可爱的小护士简直差的远了。

    而在医护人员的最外围,安在和温行之并排站着。

    安在的神情是惯常的一脸烦躁兼厌恶。

    谢裴没有在意,因为安在对他从来就没有好脸色过。

    至于温行之则仍是那副正值的好人样,一脸担忧的望着病床上的谢裴。

    谢裴也不知被医生注射了什么药剂,此刻意识昏沉,眼神涣散,连带着听力也受到了不少影响。

    他分明看到安在和温行之就站在不远处说话,却一个字也听不清。

    终于,他的大脑扛不住接连袭来的困顿感,彻底昏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深夜。

    屋子里很暗,没有开灯。

    围着铁栏杆的窗外高悬着一轮明月,那是室内唯一的光线来源。

    温行之站在窗前明月下,摆弄着一盆开得正艳的月季。

    “听说你喜欢月季。”

    温行之感受到谢裴的视线,转过身来,一双眼透着里温和。

    行至门前开关处,按下顶灯的开关。

    乍亮的灯光刺的谢裴下意识眯了眯眼,好一会儿才适应光线。

    温行之来到窗前,给谢裴展示着他手里的那盆月季花。

    “病房太单调,这是我特意从我家别墅的花园里挖的,你觉得好看吗?”

    谢裴看了一眼月季花。

    红色的月季花瓣上还滴着水珠,鲜艳欲滴,的确很好看。

    就是端着花盆的人叫人感到恶心,谢裴一点都不想和这人共处一室。

    他宁愿站在屋子里的,是那个脸色黑沉的安在。

    人看着凶,但脑筋简单,没那么多害人的招数。

    躺着看人,难免气弱。

    谢裴用胳臂撑起上身,想要坐起来。

    温行之见状,将花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扶着谢裴坐了起来。

    谢裴在温行之扶他起来时没有拒绝,却在坐好的那一刻,一把甩开了温行之的手。

    温行之笑了笑,问:“你这算不算翻脸不认人?

    “你告诉安在的?”

    谢裴不想和温行之废话,直言:“打算让安在拦在许尤面前当炮灰?”

    温行之不置可否,只是笑:“你猜?”

    这哪里还用猜?

    用脚趾头想,谢裴都知道一定是温行之搞的鬼。

    许尤险些被他刺死一事,只许尤的父母兄长和温行之知晓。

    除他们之外,就连许家那一位不出山的老爷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许家人眼里,许尤实在是不着调,为了保下一个险些杀死自己的人,竟是以命相逼。

    许家老爷子年岁大了,许家怕老爷子知道后气不顺,就没敢大肆宣扬。

    在此背景下,温行之绝不会主动外传,除非他是在‘不清醒’的时候‘无意间’向安在透露了这件事。

    安在行事素来无所顾忌,尤其这件事还关系到许尤的安危,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想通原委后,谢裴觉得温行之当真很有意思。

    ‘良善’人设似乎成了温行之行事的一个包袱。

    分明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背后操纵这一切,却偏偏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什么脏活都让安在这个蠢小子干。

    至于他温行之,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而已。

    眼下,温行之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怕也是打着‘防止安在行为过激’的名头。

    谢裴怎么看,都觉得温行之虚伪的要命。

    谢裴表情里的嫌恶一点也不加隐藏,温行之看在眼里,眼中笑意更加深了。

    “安在说他准备用你父母钓你出来时,我还觉得不可行,没想到你当真上钩了。”

    温行之坐在谢裴床边,温和的问:“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说着,温行之点开手机,放了一条录音。

    正是谢裴险些杀死许尤时的那段录音。

    “我实在想不通,能把你送进监狱的录音都没让你害怕,怎么安在一个没头没脑的吓唬,你就过来了?”

    温行事似乎是真的好奇,疑问都写在了脸上。

    “安在人看着是个混不吝的,其实也有些原则。老人和孩子这类弱者,在他眼里都是应该被保护的人,绝不会对他们出手。何况你父母非但年长,还是无辜之人,他不至于因为你迁怒他们两个老人家。所以——”

    温行之又一次问:“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谢裴同样在心里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随即,他脑中浮现出许尤微笑的模样。

    为什么?

    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