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26、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6

26、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6(1/2)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酒吧包厢里,安在灌了一杯酒,神情颇为烦躁。

    “就他妈为了一个谢裴,柚子还真的连兄弟都不要了。亏我们还一起长大,你说我什么时候害过他?哪回不是他受委屈了,我第一个冲上去?他倒好,为了那么一个垃圾货色,直接翻脸不认人!”

    安在一开始抱怨,就没完没了了。

    “那谢裴除了那一张脸,到底哪好了?没钱也就算了,关键人不是个好的。和柚子一起还不是为了他的钱?怎么柚子就非得吊死在这一棵歪脖子树上,不撞南墙不回头?”

    温行之给安在倒了一杯酒:“所以你最近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这个?”

    安在撇嘴:“还能为哪个?你等着,我迟早揭穿那家伙的真面目。和柚子一起,他也配?”

    温行之状似随意的问:“谢裴不配,谁配?你吗?”

    安在一直喜欢许尤。

    这件事他没在许尤面前提过,但一直不说心里也憋得慌,所以时不时会和老好人温行之大吐暗恋的苦水。

    温行之每每嘴上都是安慰,心里却不觉得安在值得同情。

    安在的确是喜欢许尤,喜欢到男女朋友轮番的换,也只痴心他一个这种程度。

    听着有点痴情的意思,但严格来说,这就是渣。

    因此,哪怕安在身份上算是自己的情敌,温行之也从来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过。

    安在这个对手又蠢又渣,温行之根本提不起和他争一争的兴趣。

    安在一进来,就喝了不少酒,此刻脑子都有些迷糊了。

    听到这问题,当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啦?我就不行吗?”

    温行之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对呦呦的心思。但你也知道,呦呦这回是真的栽在谢裴身上了,你再不满,能有什么用?”

    他看起来好像一个知心的朋友,劝慰道:“谢裴一双腿没了,呦呦眼下疼他疼得厉害,你现在凑上去找谢裴麻烦,只会让呦呦更讨厌你。何必呢?做不成恋人,朋友也是不错。”

    安在不说话,继续喝闷酒。

    几杯酒下肚,才郁闷道:“我就是气不过。柚子他哪哪都好,就是眼神有点毛病。少了谁,还能少了喜欢他的人?干什么作践自己去讨好谢裴那么一个人?”

    说着,安一把将酒杯用力放在桌上,杯子里的酒液溅出不少。

    “你都没看见,柚子他在谢裴面前卑微到了什么地步!小心翼翼的把人供着哄着,偏那家伙还给他甩脸色,一张脸臭的跟什么似的,给他能的!”

    温行之摇头,自顾自喝了许多酒,喝得脸色酡红。

    “呦呦他就是喜欢谢裴,你生气又有什么用?你连分开他们都做不到。至于让呦呦看清谢裴的真面目……呵!”

    温行之冷笑:“你当呦呦真不知道谢裴的面目?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呦呦就是撞了南墙,怕也不会回头。”

    温行之说着又叹了一声,一口气喝了半瓶酒。

    安在有些惊讶,侧目看了温行之一眼:“你怎么回事?头一回见你这么灌自己。不会喝就别喝,我还能逼你喝?”

    以往他们这些二代们聚会,温行之都很少喝酒甚至不喝的。

    所以每次有温行之在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不怕喝醉,因为醉了也有人把他们安安稳稳的送回去。

    温行之苦笑了一下:“都说一醉解千愁,我也想试试。”

    说罢,又喝了一杯,眼看着就醉了。

    人一旦醉了,嘴里就似乎把不住门了。

    “我从前想把谢裴送出国去的,他是颗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之前呦呦没那么喜欢他的时候,就差点被他杀死。现在呦呦把他当眼珠子似的护着,谢裴发起疯来,怕是下手更容易了。”

    安在原本有些迷瞪的的眼神忽的锐利起来。

    他上前,抓住温行之的领口。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一刻,安在眼中的酒气荡然无存,声音里仿佛掺着冰渣。

    “什么叫柚子差点被谢裴杀死?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温行之却似乎完全醉了。

    茫然的看了安在一眼之后,彻底睡了过去。

    *

    许尤,安在,温行之三人,自小一起长大,年龄却不同。

    温行之年最长,上大四。许尤小他一岁,上大三。安在最小,如今才不过大二。

    除了温行之外,许尤和安在每天的课业都很忙。

    许尤为此很是抱怨。

    他感觉自己进入了热恋期,正是怎么相处都不会腻的时候。

    课业越多,就代表他陪在谢裴身边的时间越少,许尤能高兴才是怪了。

    谢裴态度软了,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无视许尤。

    只偶尔被许尤缠得烦了,才会出言刺他两句。

    但也只是开玩笑的语气,和从前那种真正的讥讽态度并不一样。

    更多的时候,谢裴仍是话少,但却会认真听许尤说话。

    偶尔被许尤逗一逗,还会回他一笑。

    接吻这种亲密的事情,谢裴也不再像从前一样,只脸色淡淡的接受,却不予回应。

    现在的谢裴,在许尤吻他时,会主动搂住许尤的脖子凑上来。

    不再只是许尤单方面追逐谢裴的舌,谢裴也会回应许尤的挑逗。

    一双清凌凌的眼总会被许尤亲的湿漉漉的,瞧着可怜又可爱。

    许尤爱极了这样的谢裴。

    往往亲了一下,忍不住亲第二下。

    亲了第二下,忍不住亲第三下。

    亲了第三下,兴致起来,又忍不住把人压倒在书桌上沙发上地毯上床上……等各种地方,按着他又亲又摸。

    到这时候,许尤亲的可就不止是嘴了。

    每每到最后,许尤火气起来了就压不下去,不得不郁闷的跑去浴室冲冷水澡,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谢裴有理由认为许尤是在自找苦吃。

    一度在许尤亲了第一下后,拒绝他亲第二下。

    得到的就是一个眼泪汪汪的许尤。

    他当真不再亲第二下,只哭唧唧的问:“我就是太喜欢你了,想和你亲近一下。你是不是烦我了?你能不能不要烦我?”

    谢裴:“……”

    谢裴心说:我的确烦你了。

    但嘴上习惯性的妥协:“没有。”

    许尤哭起来就变得没脸没皮的,顺势就问:“你如果不烦我,就让我再亲一亲。”

    谢裴:“……”

    谢裴不说话,许尤也不主动亲上去,只是哭。

    越哭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