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25、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5

25、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5(1/2)

    许尤猝不及防被谢裴亲了嘴,整个人都好像傻了一样。

    瞳孔微微收缩,呆愣愣的蹲在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至少目前为止,许尤敢笃定,谢裴心里肯定还有疑虑。

    ——他之所以对他如此之好,是否有得到之后再报复的可能。

    谢裴有此顾忌实在不令人惊讶。

    无论如何,谢裴曾想要杀死许尤,并且差点杀死了他。

    换做许尤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也会对他的示爱有所怀疑。

    何况谢裴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戒心尤其严重。

    而许尤确实也无法就那么忘记那件事。

    哪怕许尤表现的贱兮兮的,不代表他真的对那件事毫无芥蒂。

    那是扎在他心头的一根刺,稍一回想,便被刺得心血淋淋的疼。

    可许尤也不知道,真正把谢裴弄到手之后应该怎么处置他。

    只好装成鸵鸟,不去想之后的事,只一门心思对谢裴好。

    这么长时间的示好显然是有些成效的。

    许尤能感受到谢裴对他的软化,知道他在一点点的尝试去相信他,去接受现状。

    许尤还知道,仅有这些还不够,想要谢裴真正信任他,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因此,在谢裴避开了他的脸,亲在他的唇上那一刻,许尤震惊的无以复加。

    亲嘴和亲脸蛋,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亲人之间,密友之间,偶尔也会有亲脸蛋的行为。

    许尤不想逼谢裴太狠,所以才选择了亲脸蛋这个相对没有那么亲密的行为。

    但谢裴亲了他的嘴。

    许尤一颗少男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呆愣过后,一双眼晶亮晶亮的,仰头望着谢裴。

    谢裴亲了那一下后,重又挺直了腰板。

    他面上仍是那一副冷静自持的表情,黑发掩映下的耳却微微的红了。

    粉嫩嫩的耳垂若隐若现,毫无防备的进入了许尤的视野里。

    眼神暗了一下,许尤突然勾住了谢裴的脖颈,逼他近身上前。

    张口,虎牙尖尖,在谢裴粉嫩的耳垂上咬了一下。

    谢裴吃痛,微微偏了下头,却被许尤按住了后脑勺。

    许尤的唇贴了过来,滚烫的舌钻进谢裴口腔,送来一个粘腻又激烈的吻。

    待双唇分开,许尤的嗓音都有些哑了,话里话外全是对这段时间以来欲|求不满的控诉。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非勾引我。”

    许尤忿忿道,“这下好了,我火气又上来了!我能申请破戒一回吗?”

    距离上次欢爱,才过去一天。

    按照许尤自己定下的隔三天来一两发的规矩,他这会儿再难受,也得憋着。

    谢裴面上虽仍是冷淡的的,但嘴角微微挑起,显出了他此刻些许的幸灾乐祸。

    他无不认真的讨价还价说:“如果你申请破戒,那我也想申请吃川味火锅。”

    近日来一直吃着许尤搞得花式营养餐,好吃是好吃,但味道太寡淡。

    闹的谢裴很是怀念川味火锅的味道,可惜……

    “不准!”

    哪怕许尤心里想要的不行,嘴上却还是义正严辞的教训。

    每天夜里,许尤躺在谢裴身边,与谢裴肤贴着肌肤时,混身血液都灼的他想立刻将人就地正法。

    可许尤的坚持没那么容易打破。

    这么多天都忍过来了,若是现在放弃,谢裴以此为由拒绝配合他调理身体,往后他怕再也管不住他了。

    “你得先养好身体,医生说你太虚了,得慢慢的补回来。这阵子先忍着,口腹之欲不在这一时。”

    许尤说着,眼里有了光,那是对未来的期待。

    谢裴避开了许尤的眼,不着痕迹的在他那处瞄了一眼。

    一座小山丘岿然伫立。

    谢裴:“……”

    未来如何暂且不提,就目前的状态,长此以往,许尤怕不是要修炼成忍者神龟。

    想到这里,谢裴嘴角不由的翘起一个极其微小的弧度,很快又敛去。

    谢裴表情变化之快,许尤都未能察觉他的情绪变化,正耐心和他说着往后的计划。

    “我刚联系上一个老中医,祖上出过御医,调养身体的功夫一绝。听说他手头有很多滋补养身的药膳方子,是真正的宫廷药膳。到时候我带你去见见他,让他给你看看,然后我们一起长命百岁。”

    谢裴忽的说不出话来了。

    想到自己不到四年的寿命,他很想告诉许尤说不用做这些无用功了。

    但话在嘴里酝酿半晌,最终也只变成一个字。

    “好。”

    *

    「橘猫生了,小猫快一个月了,什么时候给你送去?」

    这条未能发送出去的消息旁边,是一个大大的红色叹号。

    消息上面,是谢裴简短的回复:「你猜?」

    隔着屏幕,都能看得出谢裴打字时的敷衍态度。

    温行之不想话题就这么结束,转而提及其他,没料到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对面就把他拉黑了。

    温行之盯着那个发送失败的叹号,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桌面。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能够肯定,录音对于谢裴而言,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作用。

    知道这个信息后,温行之倒也不感到惊讶。

    若是谢裴在意这个录音,他一定会要求试听,以确认录音是否真的存在。

    可一连几周过去,谢裴一句话没问。

    温行之后知后觉的发现,那天晚上谢裴之所以赴约来到酒吧包厢,想来也只是想要确认他准备利用周恬达到什么目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谢裴发现温行之只是想看他智斗周恬,进而看出温行之对他感兴趣之后,就完全没有再理会对方的心思了。

    至少在温行之失去对他的兴趣前,他都不会对他出手,所以谢裴理所当然的把人给忘了。

    对此,温行之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自从酒吧那晚之后,温行时刻关注着谢裴和周恬的动向。

    观察来观察去,只观察到周恬暗地里又开始关注谢裴了。

    温行之猜得到周恬的动机。

    本以为彻底毁了的人,突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

    过往时刻缠绕在谢裴眼神里的自卑阴郁不见了,整个人好似在圣光里洗礼过一般。

    那遭受过诋毁与陷害之后的冷静与沉淀,让他看起来多了一份故事感。

    加之他身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