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21、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1

21、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21(1/2)

    卧室的窗帘很是厚重,几乎完全隔绝了窗外刺目的阳光。

    卧室内,只床头燃着一盏小夜灯,散发着橙黄的暖光。

    许尤靠坐在床头,光裸着上身。

    低头看着沉沉睡着的谢裴,眼神晦暗。

    昨天晚上,许尤借着不被信任的名头,狠狠的折腾了谢裴一整晚。

    他想听到谢裴的哭声,想看到谢裴对他完全展露自己。

    他希望谢裴完全接受他的占有,而不是仅仅将这种事当做对他的补偿或者妥协,以公事公办的态度来配合他。

    可如果……

    如果谢裴终有一日接受了他,他应该如何对待谢裴呢??

    许尤这样设想着,却发觉他竟没有答案。

    不知道在真正得到谢裴之后,他应该是继续拥抱他,还是……

    许尤闭上眼,回忆起了谢裴的那个问题。

    「你呢?你是否打算在不计一切手段得到我之后再毁掉?」

    当时许尤没有回答。

    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

    得到了谢裴之后该如何……

    得到了谢裴之后……

    得到了谢裴……

    忽的,许尤睁眼。

    身侧,谢裴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这是他即将要苏醒的前兆。

    听到这声闷哼的一瞬间,许尤立马将先前的问题全都抛到了脑后。

    矮下身,压在半迷糊的谢裴身上,对着他略红肿的唇又亲又咬。

    迷糊时刻的谢裴最是听话。

    自觉的搂住了许尤的脖子,张开唇,主动迎合他的亲吻。

    唇舌交缠间,室内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分。

    许尤火气又上来了,差点又要把持不住。

    艰难的压下火气,许尤恋恋不舍的在谢裴嘴上又亲了两下,才跑去浴室冲凉。

    冰凉的水浇灌在身上,稍稍冷却了体内的火气。

    许尤重拾冷静,又开始思考起谢裴苏醒之前,困扰着他的问题。

    不过这一次,许尤给出了一个破罐破摔的答案。

    人都没到手呢!

    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

    有那功夫想到手后怎么对待谢裴,不如先想办法把人彻底搞到手再说!

    于是,等许尤冲完凉出来后,等待谢裴的,又是一个死皮赖脸贴上来的黏皮糖。

    体内的疲乏感还在,谢裴精神有些不济,没空思考许尤的心路历程。

    任由许尤给他穿戴好,推着他去学校上课。

    也幸好上午头两节没有课,否则谢裴怕是要翘课。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日。

    期间,许尤把谢裴要他查的事情查出来了。

    谢裴的猜测果然没错。

    管事借摔碎名酒一事发难当晚,周恬也在场。

    她人就在隔壁包厢里,和同龄的二代们一起小聚。

    至于那位发难的管事和富商,二人与周家都没有直接关联。

    但那位管事在事发半月前,账户里有一笔20万的转账。

    那位富商也不是个干净的,背地里喜欢玩男孩,尤其喜欢还未走出校园的清纯大男孩。

    那时他正好和周家有些生意往来,时不时会去周家攀附关系。

    谈起调查结果,许尤脸色很不好:“我找人和这个姓李的聊了一聊。”

    “姓李的”,便是那位富商。

    许尤说的虽然客气,但他嘴里的“聊了一聊”,差点聊掉了那家伙的半条命。

    “他说他去周家拜访时,无意间从周恬那里看到了你的照片,知道你最近缺钱,正在会所里做兼职,就起了歪心思。后来一次去会所专程看你,和管事的聊了两句,就定下了那个计划。”

    许尤和谢裴说这些时,两眼冒火,像个生气的河豚。

    谢裴却没什么表情道:“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证明是周恬安排的这一切。”

    许尤抿唇,颇不情愿的点了下头:“暂时没有。”

    给管事打钱的,是国外的账户。

    而富商有关谢裴的消息,也只是“无意间”从周恬那里听到的。

    谢裴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听到这结果时,还是不由冷了下脸。

    如果谢裴是局外人,不得不夸一句,这游戏制作的真是良心,连个白莲花的段位都这么高。

    让渣男一直活在憋屈里,轻易翻不得身。

    可谢裴偏偏是被无辜牵连的局内人。

    这叫人如何能够轻易接受?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逐渐涌起的怒火,谢裴同许尤道:“谢谢。”

    许尤不应谢。

    他跪在谢裴的轮椅面前,膝盖下是柔软的羊毛地毯。

    这个角度,许尤的视线刚好和与谢裴视线持平。

    他轻轻的捧着他的脸,叹道:“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伪装,更没有必要忍耐。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感受得到你的愤怒,所以你给我一点情绪好不好?不要一直憋着,生气的话表现出来好不好?哪怕是迁怒我也好,不要憋在心里。”

    谢裴垂着眼睛,不说话。

    许尤看着无声拒绝的谢裴,眼泪就那么突然的流了下来。

    “你以前在医院的时候,还会嘲讽我,还会骂我。可自从你和温狗走了一趟后,你对我的表情几乎永远是没有表情,只偶尔和我笑一笑或嘲讽几句。我想不通,我真的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为什么不肯给我回应?为什么?”

    谢裴终于抬眼看他。

    他的眼神很平静,衬的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许尤像个傻子。

    许尤在这样的眼神下,眼泪流的越加凶了。

    就在他觉得谢裴不会再给他反应时,便看到对方当着他的面翻了个白眼,张嘴就是骂。

    “没见过你这种上赶着想被迁怒的。奉劝你一句,脑子有病就去治,不要一直在我面前哭,丑的要死。”

    许尤哭唧唧的看着谢裴,像个在丈夫训斥下委屈巴巴的小媳妇。

    可是,下一秒,小媳妇伸手一勾,把谢裴从轮椅上勾下来,压到地毯上。一面哭,一面发了狠的动作。

    “再给我些回应,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再给我点回应吧,我的好阿谢……”

    阿谢……

    这是谢裴第一次从许尤嘴里听到这个称呼。

    谢裴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称呼难听。

    很难听。

    非常难听。

    饶是如此,谢裴仍是在许尤断断续续的“阿谢”里,微微松开了紧抿的唇,溢出一声低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