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11、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11

11、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11(1/2)

    许尤在客厅借着摔东西发泄时,谢裴在玄关神游。

    不知是否是系统3587刻意为之,谢裴对《噩梦轮回》的游戏规则和限制知之甚少,须得他自己主动摸索。

    因而对谢裴来说,每一次死亡,都是他获取有用信息的途径之一。

    这一次,谢裴得到了两点有用信息。

    第一,游戏期间他必须保证自己的行踪在主角(受)的掌握之内。一旦对方失去他的行踪,极有可能触发世界重启。

    第二,许尤保有两次世界重启的记忆。

    前者,大概率可以适用于今后所有的游戏关卡。

    到了第二点,谢裴就迷惑了。他不太明白许尤两次都带有重启前记忆的意义。

    是为了增加游戏的难度,以减少玩家靠重启投机取巧的可能?

    还是所谓的系统bug?

    是往后每个游戏关卡的主角(受)都会保持重启前的记忆?

    还是单单只有这个世界如此?

    谢裴正思索间,一道阴影砸下来。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谢裴抬眼,就对上许尤略显阴鸷的双眼。

    “谢裴,你告诉我好不好?温行之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他让你跟他走你就跟他走?”

    许尤手指轻轻摩挲谢裴的眉眼。

    他指腹的力道温柔,像是对待最珍视的爱人。

    可他的眼里却燃烧着汹涌的怒火,愤怒的视线几乎要将谢裴灼穿。

    如果今天带走谢裴的是许家的人,许尤或许还不至于如此生气。

    偏偏那个人是温行之,那个被谢裴视作白月光放在心里珍藏的温行之。

    许尤无法不嫉妒。

    “一直找你麻烦的安在是我摆平的,学校里有关你的风言风语是我压下的,你的交换生名额是我给你要回来的,你业余时间的高薪兼职是我给你介绍的。”

    越想越恨,许尤近乎咬牙切齿道:“温行之不过帮了你一次,你就上赶着讨好他,我呢?我明里暗里帮了你无数次,为什么你只记得温行之的好,到我这里却是一副恨不得杀了我模样?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温行之?”

    谢裴垂下眸子,双唇紧抿,并不搭腔。

    从机场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回应许尤。

    许尤捏着谢裴下巴的手骤然收紧:“你不说话是吗?”

    谢裴仍是沉默,纤长睫毛盖住眼中万般思绪。

    许尤被他这幅模样气的胸腔剧烈起伏。

    他甩开谢裴的下巴,怒道:“谢裴!你他妈的真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是吗?”

    到这时,谢裴总算抬眼,冷淡淡道:“我说了,你该把我送进监狱。”

    谢裴说着,忽然对许尤浅浅的笑了一下。

    眉眼都舒展开来,好看的紧。

    这还是谢裴自从手术醒来后,主动对许尤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许尤不期然对上这笑,不由晃了下神,气势也跟着去了大半。

    谢裴似乎是真心为许尤做考虑,温和道:“我差点杀死了你,我有罪,送监是最好的选择。像现在这样留着我,只会显得你很愚蠢。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谢裴停顿稍许,笑容更深,“不清楚下次兴致起来,你还有没有活路。”

    谢裴说的当然是反话。

    世上有那么一群人尤爱犯贱。

    爱他的,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半点不上心。

    吊着他拒绝他的,他心甘情愿的叼住对方递给他的钩子,死活不肯松口。

    在谢裴看来,许尤就是其中之一。

    他生来富贵安康,得到了太多人的喜爱。

    或许就是因为受到的宠爱太多了,猛不丁遇到一个看不上他的,反倒当成了宝。

    谢裴无法理解这类人的心理,但这不妨碍他利用这点来吊着许尤。

    谢裴的话让许尤从刹那的愣神里清醒过来。

    满腔的怒火不再,许尤好似浸透在冰水里,浑身血管冷的彻骨。

    他忽然清醒的意识到,他没什么能够拿捏谢裴的手段。

    许尤大概永远也忘不了,谢裴笑着用削尖的牙刷刺穿心脏的那一幕。

    那么决绝,那么狠。

    这样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他还指望拿什么来控制他?又能用什么方法来让他对自己言听计从?

    何况谢裴不止是不怕死,他还不惧疼痛,而后者远比前者更难控制。

    不,不对。

    许尤想,手段还是有的。

    那就是谢裴那远在天边的父母。

    在学校里,谢裴最为诟病之处,除了被诬陷强||奸的那一次,就是他身为贫困生却花钱大手大脚这一点了。

    知道谢裴的学生们都瞧不起他,指责他不知感恩,兼职挣的钱竟然全用在了装饰自己的虚荣心上,却不肯拿出一分钱来回馈辛苦养他到如今的父母。

    可再坏的人,都有柔软之处。

    何况谢裴远没有那些人说的那么糟糕。

    或许是因为一张脸的缘故,谢裴总能找到轻松又挣钱的工作。

    有时拉下脸面,扮成公子哥们的狗腿为他们在ktv里挡一挡酒,轻轻松松就能拿千百块钱。

    谢裴得了钱后,一半用在穿着上,另一半则全部寄回了老家。

    偶尔几次,许尤无意间听到谢裴与父母的对话,发现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谢裴总是谎称自己过得很好,同学很友好,舍友很亲切。他总是笑着说他的零花钱很富余,生活很充实。

    但实际上,每到月末,谢裴身上都是分文不剩,半点富余也没有。

    由此可见,谢裴应当还是十分重视他的父母的。

    但许尤心里多少有些坚持。

    拿别人的家人做威胁,这种事他素来是十分看不上的。

    可是,如果他放弃这种坚持,用谢裴的父母来要挟他的话,或许,或许……

    或许他就可以……

    许尤深吸一口气。

    在做最后的决定前,许尤问道:“我想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

    问这话时,许尤站直了身体,表情平静,没了方才的怒气。

    仿佛忘了心里的不甘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感到好奇。

    谢裴闻言,表情收敛,道:“你问我为什么?”

    许尤平静道:“我不能问为什么吗?”

    谢裴无言。

    片刻后,谢裴又笑了,说出的话完全出乎了许尤的意料。

    “因为你和我同样都是底层人,可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