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4、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4

4、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4(1/2)

    缝合手术进行期间,许尤一直在外面等着。

    面色略显阴沉的坐在走廊边的公共座椅上,低头望着自己的裤||裆,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许尤拿出手机。

    来电显示一栏的名字,正是温行之。

    许尤看到这个名字,就想起山崖上,谢裴那听来歇斯底里的话。

    「为什么温行之喜欢的是你?」

    「你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家境比我还要糟糕,可为什么温行之却那么喜欢你?为什么?我哪点比你差?!」

    「该死的垃圾!去死吧!」

    那日的场景几乎刻印在了许尤的脑海里。

    谢裴说他喜欢温行之。

    谢裴还说温行之喜欢他。

    而他自己则喜欢谢裴。

    ……

    这一圈乱七八糟的三角恋爱关系让许尤感到焦躁无比。

    眼下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心中下意识感到抗拒,直接挂断了电话。

    没多久,缝合手术结束。

    护士小姐轻手轻脚的将谢裴推出来。

    许尤当即站了起来。

    低头一看,发现谢裴竟是睡着了。

    谢裴睡觉的时候尤其乖巧,没有半点清醒时的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

    对,咄咄逼人。

    许尤将这个词在口中念了两遍后,忽然发现,他有些记不清从前的谢裴是什么性格了。

    或是说,许尤记得,却不敢相信。

    记忆里的谢裴美则美矣,却少了一份生气。

    人们或许会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惊艳于他的相貌,但转眼却又会因为他身上过分寡淡的味道将他忘在脑后。

    因此,即便谢裴生了一张明艳到几乎让所有人都黯然失色的脸,喜欢上他的人却不多。

    但现在的谢裴不一样。

    若非亲眼所见,许尤永远也想不到,那个软弱里带着三份怯懦的谢裴,发起狠来竟会是这样的无所畏惧。

    好像他体内的痛觉神经失了灵一样,再严重的伤也无法令他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好像展示柜里蒙尘的精致洋娃娃睁开了眼,又好比是木讷的木偶突然间有了自己的个性。

    与谢裴那过分漂亮的眼睛相比,他身上蒙着的那层阻挡他发光的灰尘,就失去了它的作用了。

    这一刻,许尤忽然想不起来,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谢裴了。

    许尤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样的谢裴令他更加着迷。

    从护士小姐手里夺过谢裴轮椅的扶手,许尤脚步轻巧的推着他往病房走。

    将人推至病床床前,许尤弯下腰,准备把人抱上床时,却犯难了。

    谢裴看起来睡得很香的样子,他如果把对方抱起来放在床上,一定会吵醒他。

    可如果不抱他上床,他在轮椅上定然不会睡得舒服。

    但下一秒,许尤又开始唾弃自己。

    他到底为什么要为这个差点害他去见阎王的家伙着想?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难道就因为对方长了一张处处都在他审美上的脸?

    怎么可能?

    脑子里天人交战之际,耳边听得一声轻哼。

    许尤转头,正对上谢裴刚睡醒之后,雾蒙蒙的眼。

    曾经一潭死水一般浅灰色的眼,仅仅因为蒙上了一层雾气,就似乎盛了盛夏里的银河,漂亮到让人根本无法移开双眼。

    许尤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

    却没料到,谢裴那双迷蒙的眼在映了他的身影之后,更亮了。

    漫天星星在他眼底铺展开来。

    下一秒,谢裴勾住了许尤的脖子,主动索吻。

    许尤的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如擂鼓的心跳声里,他一把扣住了谢裴的后脑,撬开了对方的唇舌。

    如同饥渴的旅人偶遇甘霖。

    许尤此刻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吃了谢裴!吃的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一直在装睡,只打算做戏亲上一口就被对方推开谢裴颇感无语。

    这个主角受怕不是脑子有坑。

    这才多久,就忘记他差点害死他的事情了?

    这么迫不及待的回吻,到底是想干什么?

    于是谢裴不得不假装从梦里清醒过来,眼神也从迷蒙变作冷淡,欲要推开许尤,却推不动。

    谢裴必然是推不开的。

    割腕自杀,失血过多。

    虽然医生在手术时给谢裴输了血,但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来,眼下正是虚的时候。

    而许尤术后经过半个多月的调养,元气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两相比较之下,谢裴那点力气根本不够看的。

    谢裴哪里知道,许尤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黄色废料。

    在许尤的记忆里,这是谢裴第三次主动吻他。

    前两次,是在那座几乎要了他的命的山上。

    那时谢裴两次吻他,许尤却只感到厌恶。

    但是到了这第三次,许尤忽然间就后悔了。

    他当时为什么要躲?

    明明谢裴的唇是这样的甜美可口,为什么当时的他却没有发现?

    许尤越是这样想,越是舍不得松开谢裴。

    期间,谢裴几次忍无可忍,准备咬掉许尤的舌头。

    却每次都被许尤躲开了。

    而每每躲开之后,等待谢裴的,都是更加激烈的吻。

    谢裴几乎要被许尤亲到无法呼吸了。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想,现在的主角受肺活量都这么大的吗?

    幸而一声惊呼拯救了谢裴。

    是这几天来一直照顾谢裴的护士小姐发出来的声音。

    她本打算过来给谢裴输液,不料推开门,竟看到那个之前一直在凶谢裴的人在和谢裴接吻。

    不。

    不是接吻。

    看谢裴推拒的模样和眼中厌恶的表情,他分明是被迫的。

    在这里工作许久,她见了许多有钱人家的龌龊事。

    当下不由脑补出一部有钱人家少爷对穷苦大学生巧取豪夺的狗血史。

    这是一家私立医院,来往看病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大佬。

    放在平常,护士小姐都会默默的退出去,过一会儿再来。

    但不知怎么回事,想起谢裴接受腕部缝合手术时苍白如纸的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