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3、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3

3、渣了豪门少爷的贫困生3(1/2)

    谢裴掉下悬崖后还能被救活,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就算是奇迹,谢裴也是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了好久才被放出来的,根本架不住病人自己疯狂作死。

    所以谢裴如愿以偿的挂了。

    甚至都没能来及等到送进手术室,人就断了气。

    唯一令谢裴不爽的是,临死之前许尤不停的在他耳边叫嚷。

    那时谢裴意识昏沉,根本没听清许尤具体说的是什么。

    谢裴只感到聒噪的很。

    烦不胜烦,差点想再次捅死许尤。

    可谢裴最后只来及说一句“给我闭嘴”,人就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时,谢裴人在病房洗手间。

    水管哗啦啦的流着。

    划破了动脉的手腕搭在洗手池里,成股的血将整个池子染得通红。

    至于那最终夺走他性命的牙刷,还好好的躺在牙缸里。

    世界果真在他自杀之后,重启了。

    见到此情此景,谢裴微微弯起眼角,露出一个颇为愉悦的笑容来。

    若是他没死,而是被医生救活了,说明许尤的意识大于世界的合理性。

    这种情况下,只要许尤不愿意,哪怕他得到了对方的谅解,说不定也无法立刻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谢裴实验得到的结果却是,世界的合理性大于许尤的意识。

    那么只要想办法让他看似不合理的杀人行为变得合理,或许他就可以规避原剧情中的屈辱结局,通关这个世界。

    既然实验结束,再继续任由血液流失似乎就显得不必要了。

    反正他暂时也死不成。

    但谢裴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的放血行为。

    做戏做全套。

    等下许尤就会过来救他,流这点血死不了人。

    遂放松下来,闭上眼睛靠在轮椅上。

    渐渐地,意识竟有些昏沉了。

    就在谢裴即将失去意识时,听得外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多时,卫生间的门被人撞开。

    许尤比上次来的时间还要早些。

    他站在门口,额头布满冷汗,眼中是藏不住的惊慌。

    见到谢裴还活生生的坐在轮椅上,许尤先是松一口气,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走了洗手台上的牙缸,一把砸到谢裴够不到的地方。

    最后,许尤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将谢裴打横抱起来放在病床上。

    坐在病床前的座椅上,疯狂按动病房床头铃。

    面上的焦躁显而易见。

    谢裴全程都没有反抗,此刻正十分乖巧的坐在床上,敛眉沉思。

    许尤明显带着世界重启前的记忆。

    否则不会一进门就把害他失去性命的牙刷给扔的远远的。

    这可真是太好了。

    谢裴无不高兴的想。

    正因为许尤失去过一次,所以才会愈加重视他这条贱命。

    哪怕他曾经差点害死对方。

    但被重视,并不等于这许尤原谅了他。

    许尤或许仍是恨他他。

    但比起恨,更多的想必是不甘。

    不甘心自己一腔深情付之东流。

    所以在许尤这份不甘被消磨掉之前,他都将会是安然无恙的。

    这是谢裴为这个世界打出的攻略2,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

    医生很快过来,为谢裴紧急止血。

    看清谢裴手腕上掀翻的皮肉之后,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伤口太深了,需要进行局部麻醉后缝合伤口。”

    医生转头吩咐护士准备缝合手术,结果一旁的许尤忽然插了一嘴。

    他道:“不用麻醉。”

    声音很冷。

    医生和护士惊讶的望着许尤,似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许尤眼珠却死死盯着谢裴。

    “我说,不用麻醉。”

    许尤起身,略弯腰。

    捏住谢裴的下巴,迫使对方与他对视。

    谢裴面无表情的掀起眼皮与许尤对视,任由他看。

    浅灰色的瞳仁里是一潭平静无波的死水,仿佛世上任何人和事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许尤不知怎的,怒火更甚。

    咬牙切齿,说:“你自杀一次,我就救你一次。我倒要看看,是你杀的快,还是我救的及时。”

    谢裴并不开口理会。

    许尤不甘被他忽视,竟转手抓住谢裴受伤的手腕。

    指腹在撕裂的伤口周围轻轻打着旋儿。

    看似温柔,实则隐含着淡淡的威胁。

    谢裴却仍旧不去看许尤,好似对方根本不存在一般。

    许尤眼中厉色一闪而过,用力按住了伤口正中心的位置。

    鲜血浸透纱布,谢裴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

    换做旁人,此刻早就因为疼痛而惊呼出声了。

    偏偏谢裴却没有半点反应。

    甚至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他只是静静的望着许尤,不发一言。

    在许尤眼中,谢裴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在这种认知下,许尤满腔怒火不仅没有得到平息,反而烧的更旺了。

    遂怒道:“你不是不怕疼吗?既然不怕疼,那以后再给你处理伤口时,就不用给你打麻醉了,省得浪费医疗资源!”

    护士在一旁看的惊心:“这位先生!他是病人!你不能这样!”

    她想上前掰开许尤的手,却畏惧许尤的狠厉的眼神,踟蹰不前。

    医生摇了摇头,劝说道:“麻醉必须要打。否则缝合中途病人承受不住乱动的话,极有可能产生不可逆的二次伤害。最严重的的情况,他这只手可能会废了。”

    许尤闻言,抿唇不答。

    护士连连点头,压下心中恐惧,预备上前掰开许尤在谢裴伤口上作乱的手。

    却见一只手伸了出来,挡在了她的跟前。

    是谢裴伸手拦住了她。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谢裴全身的肌肤都白惨惨的。

    但这却不妨碍人欣赏这只手的美丽,像是中世纪城堡里常年不见光的吸血贵族。

    这是一双会令手控为之痴迷尖叫的手。

    手指纤瘦修长,骨节分明。

    指尖圆润漂亮,玉石般精致。

    护士小姐的视线不受控制的沿着谢裴的手上移,最终定格他的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