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奇书网
新顶点小说 > 心机美人又纯又媚 > 1、乐阳

1、乐阳(1/2)

    大庆万安二十四年的暮春,淅淅沥沥的雨连日下。这雨,给山河大地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悄无声息地滋润万物。等到转晴,草木抽出嫩芽,百花展露笑颜,让人眼花缭乱。

    在屋子里猫了一个冬天的人们,是不会错过这大好春光的。

    素来就有春赏花一俗,在大庆建朝两百多年间,牡丹因在花中最为美艳,尤为时人钟爱。是故第一场春雨过后,人们常成群结队,观赏牡丹。

    洛阳牡丹甲天下,在洛阳北郊有一座山寺,遍种各色牡丹,每年慕名而来的游人络绎不绝。离山寺脚下一里之处有家老张茶棚,专做来往山寺的游人生意,因现在是午后,人本易倦,再被三月桃花太阳一晒,更是疲乏,便有不少游人在老张茶棚歇脚。

    这个日子,白天的时间正是长着,闲来无事,老张茶棚的游人就吃着茶闲聊起来:

    “哎,朝廷已经答应让夏云川继任成德节度使了。”

    坐在茶铺口子上的一桌食客,是三个身穿白布衣的年轻文人,文人读书多为功名,科举又要考时务策,一帮文人聚在一起,免不得就当下时事高谈阔论。

    这人手拿一把折扇,摇着折扇道:“自‘孙成之乱’后,朝廷把孙成降将就地封为幽州、成德、魏博三镇节度使,他们表面归顺朝廷,实则自己署置将吏官员,各握强兵数万,租赋不上供,朝廷根本难以辖制。这河朔三镇节度使的继任,不是自传子侄,就是由部下悍将夺位,无一任是由朝廷派遣!”

    “数十年都这样过了,太子却偏要冒进改变!”

    “去年成德节度使陈光亮病逝,独子陈江求继,太子断然拒绝,导致陈江率兵抗命。此已是错棋,结果太子又派人暗杀陈江,还被抓了现行,遂让幽州夏家钻了空子,扯了为陈江报仇的幌子,与陈家麾下悍将勾结,乱事进一步扩大。圣人只好下诏罪己,加之陈江无子,亦无兄弟子侄,最亲的血脉只有外甥夏云川,不得已让夏云川继任。”

    说到这里,就是摇头晃脑,一派激愤,唾沫星子都四溅起了。

    “可这夏云川虽是陈家外孙,却更是幽州节度使夏宗的嫡长子,由他继任成德节度使,等于河朔三镇已有二镇归夏家!太子这次行事,委实祸国啊!”

    太子到底是一国储君,即便经此一事,已然地位不稳,却也不是寻常百姓可以肆意议论。

    一桌同伴闻这等大胆言论,吓得赶紧放下手中茶杯,慌张道:

    “曹二,夏家虽因此势力大增,可夏家投诚朝廷之心也颇诚,听说夏云川已经南下,要上长安面圣。所以,太子此次行事可够不上那二字评断,要知河朔三镇的嫡系已有十年未上京,这夏云川在河北的地位举足轻重,他甘冒沦为人质的危险上京,也是全了朝廷的脸面,能让其他诸州节度使对朝廷多些顾忌。”

    曹二冷笑:“王大郎,太子惹下如此大祸,便是正统,这储君之位也是坐不稳了,区区祸国二字,你何必惧怕如鼠!”

    自己一番好心,反被讥讽,王大郎怒道:“不识好人心!”

    桌上第三人见曹、王二人要起争执,忙转移话题道:“听你们提及太子,在下倒想起一人。”

    “姚大朗,你想起谁了。”此地人多口杂,王大郎也不愿继续和曹二讨论当朝太子,就顺姚大郎的话问下去,只在心里另作打算,今日相约赏牡丹不提,日后定是要远了曹二。

    姚大郎暗松口气,赶紧道:“不是别人,正是太子的姨母表妹,乐阳县主。”

    他望向不远处的山寺,道:“听说乐阳县主的母亲,就葬于此山寺之中,是以每逢牡丹花开,乐阳县主就会自长安来此。”

    话音未落,后面一桌,就有一个三十上下,穿着体面的男子,操着一口长安口音赞道:“乐阳县主不愧为长安第一美人,端是人美心善。”

    男子身边坐了一位着绯色纱衣的妙龄女郎,发髻上簪着一朵碗口大小的红牡丹,也有几分丽色,只是举止轻浮,涂着红丹蔻的柔荑搭上男子臂间,就吃味道:“三郎又没见过那乐阳县主,怎知长安第一美人不是言过其实?”

    大庆在百年前出过一位女皇,使得女子地位比之前历朝历代拔高许多,相应社会风气也更为开放,无甚男女大防,茶棚的食客遂对绯衣女郎的言行也就不甚在意。

    被唤“三郎”的男子,见茶棚里的游人都看着自己,自矜长安人士,便有心卖弄,道:“乐阳县主名门淑媛,祖父乃帝师,父亲为当朝祭酒,满门清贵,长安谁人不知乐阳县主有佳色!听说太子已过弱冠还未迎娶太子妃,就是为等乐阳县主。”

    美人历来就是谈资,见男子被绯衣女郎捻酸了,仍不改口乐阳县主美貌,就有一旁的少年郎好奇道:“能让太子如此倾慕,也不知是何等美貌。”

    一番话引得茶棚众人都不禁生了好奇。

    茶铺东家是一个能言善道的中年人,见客人们好奇,就从煮茶的火炉旁走过来,道:“洛阳近年有句话是,洛阳三月有两绝,牡丹开,美人来。甚至还有人说,洛阳牡丹甲天下,不及县主真国色!”

    “洛阳牡丹,天香国色。这乐阳县主未必还能胜过牡丹?”茶棚里有其他人疑道。

    茶铺东家见大家听得生奇,也不吝说道:“听说山寺后那座私人庄园,就是太子修建,以便乐阳县主来时暂居。大家若想知道乐阳县主有多美,可往山寺多逛几日,不定就能遇见。”

    最后一句显然说笑,刚才那少年郎却亮了一双眼睛,喜道:“那我就再上一趟山寺,看能否见到乐阳县主!”

    说毕,少年郎几口吃了手中的茶点,兴冲冲地就往山寺奔去。

    茶棚东家摇了摇头。

    每年来一睹乐阳县主芳容之人不知凡几,可县主乃名门贵女,传闻连太子都一心求娶,岂是一般凡夫俗子能见到?

    少年慕少艾,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哪里还顾得其它,当下摸到山寺后的庄园,却见庄园外重兵把守,一眼望去,禁卫森严都难以描述,只觉守兵面容刚毅,气势彪悍凛冽,分明正藏身在山径丛林之中,竟有种已被发现的骇然,不禁两股战战,再不敢上前半步。

    退意正生,忽闻侧后方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少年郎下意识回头,透过繁盛的枝桠缝隙,见三尺宽的山径小路上,是数名健仆拥着一位年轻郎君骑马而来。

    这郎君人才风流,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束发羊脂白玉冠,一身月白锦袍,勒缰缓行,白袍在风中微微摆动,更衬得脸如冠玉,丰神俊朗,端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只是神情冷峻,自有一股威严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这人是谁?

    少年郎脑中闪过第一个念头。

    不待第二个念头冒出,白袍男子猛地看来,双目漆黑锐利,少年郎心中一骇,差点惊出声来。

    “郎君。”一旁健仆望向马上主人。

    见不过一小子,白袍男子收回目光,勒马续行。

    健仆会意,不再理会暗中之人,随行跟上。

    少年郎顿时大松口气。

    也在这时,大门敞开的庄园,迎出了一个身穿褐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