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新顶点小说 >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 > 22、女丑曝尸二十一

22、女丑曝尸二十一(1/2)

    沈睿愣住,在他旁边的周元也把电话给听个七八成,明白了什么事情,也不觉得是意外,反而觉得情理之中,他跟沈睿要了电话过来,对魏茸说:“魏茸,现场是不是布置成女丑死亡案的模样?”

    得到魏茸的确定后,周元让他们找找看死者有没有什么记录私密情况的日记本或者手机录像就挂上电话,他把电话还回给沈睿,“案子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不过我需要你们现在立刻派警察在汽车站火车站这些地方候命。让许笑歌快点把环卫工的数据列举出来给我看看,只要我看了,就能知道是谁。”

    沈睿目光灼灼地看着周元,蓦地拉开车门就出去,“你开车,其他事情我来处理。”

    角色互换,周元开车,沈睿坐在他旁边对他的手下进行任务安排。不过十来分钟他手机响起,许笑歌已经把数据给整理好了,一张张照片发到沈睿的手机上。

    周元把车停在路边,让沈睿和许笑歌开视频。视频刚接通,许笑歌看到视频对面那人是周元,紧张地说道:“周队,整个青州市筛选出来符合你提供的人物形象的女环卫工就这些。”

    他顿了顿,看到沈睿在周元旁边入境,即使办公室没能监督他的人,他立刻也把腰杆子挺得直挺挺,声音不由得拔高如军训那般说道:“老大之前让我查每一起案子发生前后两天,每一个案发地的环卫工出勤人员,我,我有了发现……”

    许笑歌先是给所处的环卫局人员下了协助调查令,调出来每个区的本区环卫工人员。因为每区的环卫工人员一般情况下在一段时间里都是固定人员的,可以直接排查。第一起虐狗案是在老城中心区发生的,那个区的环卫工是一个叫做谢玲玉的中年妇女。

    而第一起女丑案,也是在老城中心区里。接下来的虐狗案和女丑案都开始往周边去蔓延,由于地点不在一个区域,所以给刑警们制造了凶手随意杀人的错觉。

    但许笑歌查了下,第二起女丑案发生时是在晚上,当天早上谢玲玉已经值班了,所以老城中心区晚上就不是她班,但奇怪的是,南区的值班人有事情,就让人顶替了,而顶替人,恰好就是谢玲玉……巧合的是,其他几起案子也是类似的情况。

    听完许笑歌的话,周元才开始翻看他发过来的照片。无意中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他想起那天和她遇见时的情况,把图片给点开,将手机重新放到沈睿手上:“是她,让人在火车站和汽车站蹲点。我们去她家看看。”

    沈睿立刻电话距离谢玲玉家最近的那小区的片警先在旁边守着,等他们一到,一行人立刻朝着那栋老旧的公寓楼四楼最里边的那间房围过去。

    “你往后站,跟在我身后。”沈睿把周元往自己身后一带,拔出枪对着紧闭的门。朝片警打手势,示意大伙儿如何行动。

    得到指令后,一片警动用□□,锁头一开。沈睿一脚就把,门给踹开,率先闪身进去屋里。现在是白天,可屋里漆黑一片,窗帘都是不透光的黑色,房里却弥漫着一股檀香味。

    有片警找到了门边的电灯开关,“啪”一声打开电灯,映目就是一张巨大的遗照,而和遗照并列排放的是一个放大版的女丑娃娃,面前正恭恭敬敬地摆放了一个香炉,被供奉着。

    入屋的片警立刻查看房子,空无一人。

    周元走到女丑娃娃前,将女丑给拿起来。这女丑娃娃是木制的,拿着有些沉。它身后贴了一张纸,那张纸上写了字,沈睿凑过去看了下,说道:“不是你让我找的女丑故事吗?看来也是只有上半部分。”

    “大概是吧。”周元点点头,把女丑放下扭头看向和女丑并排而放的那个遗相,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甚至说有点丑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照片上的笑容有些憨厚。

    整个屋子很干净,除了眼前女丑娃娃和遗像比较突兀外,其他物件看起来就是一个中年独居的女人应该生活的地方,除此之外,竟也再找不到任何和凶杀案有关的凶器和记录。

    派人守在这屋里,沈睿和周元将女丑娃娃带回局里,调取来了有关和谢玲玉有关的资料。

    看着资料,沈睿觉得从这一刻里,案子里的所有细节都给对应上了,老杨说过,凶手是一个专业人员。谢玲玉二十多年前是护士,嫁人后才慢慢变成了全职主妇。可他有些疑惑,为什么谢玲玉都这个年纪了,还要做出这些疯狂的事情。

    周元把压在遗像下,有关张超伟的资料给抽出来看了会递给沈睿,“因为他儿子吧。三年前,他儿子一场意外死了。”

    “医患关系,被患者捅死了?”沈睿看完资料,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她儿子让患者捅死,捅他的人也受到法律的惩戒关起来了,她为什么对那些人动手?动机是什么?”

    “找到她就能知道了。”周元懒得和他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眼神放空看着从谢玲玉家里带回来的那个女丑像,大脑似乎陷入了另一种风暴里。

    办公室电话响起,许笑歌接起电话后如咸鱼那般弹起来跑到沈睿面前:“老大,找到她了,前线来话说谢玲玉在垃圾房里洒了很多汽油。不过,她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说着许笑歌紧张地快速看了一眼还在放空状态的周元,咽口水说道:“希望周队单独和她见面。”

    许笑歌的话音落下,沈睿一伙人拧着眉头有些惊诧地看着周元。一个个眼里都带着千头万绪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谢玲玉真是女丑案子的凶手,她为什么知道周元?周元对于谢玲玉的侧写是根据案子做出的判断,还是和谢玲玉认识?

    “你认识谢玲玉?”沈睿问出了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问题。

    周元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神色漠然地回应:“不认识,不过,很快就会认识了。”

    在警方的充分布局下,沈睿和弟兄们包围了垃圾站四周。在周元要进去之前,沈睿拉住了他,除了给局里交代能够听清楚里头情况的通讯器,还叮嘱道:“放心,凡事有我在。”

    周元仰头看着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颗薄荷糖放他手里,“进去的是我,你别紧张。”

    目送周元进去,沈睿将糖果揣进兜里,用通讯耳机和站在距离垃圾站不远处,和垃圾站遥遥相望的废楼里待命的魏茸通话,他盯着垃圾站说道:“魏茸,盯着里头,里头要出现危机状况,如果能把伤害减到最低就尽量最低,如果不能,就先考虑护着周元。”

    一改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魏茸将狙击枪放在一个对着目标的位置,一只眼对着瞄准器,回应着沈睿的指令,“收到。”

    挂上通讯电话,魏茸始终保持着随时狙击的动作,空出来的一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只口红,往嘴上一抹,如血一般的红唇,微微向上一勾,透过瞄准器看到周元已经走进了垃圾站的房间里,正挡在谢玲玉的面前,以背对着魏茸的枪支,她眼里散发出寒光,一触即发。

    阳光从窗户射到周元的身上,就好像在冬日里的冰外渡了一层暖意。按照要求进门后,周元只轻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浓重的汽油味在这屋里弥漫,叫他蹙起眉头。

    屋里布置非常简洁,和日常的民房类似,估计也是将这里当做家。只是此刻这家里都被伙汽油桶给围着,一根根火线相连,最后聚集在谢玲玉身上。

    她身上绑着一排鞭炮,似乎只要一有动静,她就引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