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锦衣卫家属 > 81、早干嘛去了

81、早干嘛去了(1/2)

    夜色凉凉,往事如烟。

    思绪肆虐横行,半梦半醒间,陆大人睡得很不踏实,眼前不停闪现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

    “大哥哥,你真的要转行做法医吗?”

    说话的小女孩约莫十一二岁,眉眼间有股莫名的亲切,大眼清澈澄明,双瞳剪水。

    回答她的好像是个年轻人,又好像是个学生,脸上犹带着几分青涩:“我父亲是警察,母亲是医生,所以做法医是我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说是最好的选择呢?军医不是照样能救人。”小女孩仰望着年轻人。

    “因为……我很想念他们。”年轻人的声音渐渐低沉,他本就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此刻更显忧郁,小女孩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眉间的悲伤。

    “他们去哪了?”

    “他们……殉职了……”

    沉默过后,小女孩抬头,正色道:“大哥哥,我想好了,我以后要做警察!”

    面对小女孩的突然转变,年轻人好奇道:“为什么?”

    “因为学医要解剖尸体,我怕。警察我还勉强能接受!”小女孩的回答虽然幼稚却很认真。

    年轻人低头,笑着看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脑袋,鼓励道:“好的,那我给你加油!”

    时光荏苒,一闪而过,似乎是若干年后,小女孩的脸上没了幼年时的稚嫩,洋溢着明/慧潇洒的笑容,飞扬而跳脱,无畏无惧,勇往直前。

    “老林,老林,我考上警察了!哈哈哈,快恭喜我。以后我就是你战友了!”

    “……恭喜。”

    二十多岁就被唤作老林,年轻人很想翻个白眼,表示一下自己的拒绝。

    “那你请我吃饭吧!”

    “为什么是我请?”

    “我这不是还没毕业吗?没收入!先吃你的,用你的,以后做牛做马还你!”

    “哦。”

    “老林老林,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你怎么又没音讯了啊!!!”

    “你别欺负我脾气好啊,我也会生气的!”

    “我知道了,你一直把我当妹妹是吧。”

    “你别以为我会一直等你,这世界那么大,缺了谁不行?”

    “是你说的,你别后悔!”

    “再见!不,不要再见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轰——

    电光石火间,弹片肆无忌惮地横飞,某个熟悉的倩影在瞬间被炸的粉身碎骨……

    “不要啊!”

    撕心裂肺,痛楚彻骨,却又无能为力。

    绝望,恐惧,纷至沓来。

    猛地从睡梦中惊醒,陆言拙心有余悸地坐了起来,捂住胸口,身上冷汗涔涔,瞬间浸湿了中衣,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耳旁不停回放着那句。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低着头,陆言拙痛苦地用手支撑着额头,只觉得头痛欲裂,快要炸开了。

    怎么办?她还没有原谅自己。自己也没机会,跟她好好说声对不起。

    会不会……

    说了,她也不肯原谅自己?

    她说的对,自己哪来的自信,会觉得不管做了什么,她都不会生气呢?!

    望着青色床幔,陆言拙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中。

    这人啊,只有失去了才追悔莫及,才知道珍惜。

    早干嘛去了!

    赶在苏谦大喜之日前,陆言拙起了个大早,拿着包好的礼物,光明正大地从前院进了苏府。

    将贺礼交给苏府的管家登记造册,又和苏谦说了一会话,正好看见苏木经过,陆言拙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飘了过去。

    苏谦看在眼里,又好笑又暗自得意。

    君子有成人之美,于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帮着陆言拙,唤来苏木:“木木,过来下。帮我招呼下陆大人,我要去下前院。”

    苏木本就是闲人一个,刚欺负完阿肥和阿旺,正想雨露均沾,欺负欺负阿飞那个小白眼狼。这不,陆言拙来了,正合她意。

    “大人?大人!阿飞在吗?把它唤来,好久没看见它了。”苏木摩拳擦掌道。

    虽然她自己也能召唤阿飞,但小家伙颇有灵性,回回看见吹笛的是她,扭头就走,很是有骨气。

    想起这个,陆言拙就忍不住想笑。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机会就送上门了。陆言拙从腰间抽出苏木借给他的铜笛,唤来阿飞。

    苏木逮着机会抓住小白眼狼就是一顿惨无人道的□□。

    欺负的阿飞哇哇直叫,陆大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没见过这么手欠的,从苏木手中救走气得快炸毛的小可爱,说起正题:“对了,这笛子一直忘了还你,”犹豫了一下,似乎有点舍不得,又赞了一句,“音色很不错。”

    苏木笑道:“用的可还顺手?”

    陆言拙点点头,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这笛子音色手感极好,设计也很巧妙。不知道是在哪里打造的,我也想找人定制一根。”

    这铜笛暗藏短剑,里面的机关巧妙至极,哪是随随便便就能打造出来的。陆言拙故意这么说,是因为他非常了解苏木。

    果然,苏木想也没想,大方地挥挥手,道:“不用这么麻烦,送给大人你了。”

    陆言拙看了她一眼,假意推辞:“这不好吧,君子不夺人所爱。”

    苏木笑道:“宝剑赠英雄,算是回报大人数次救我小命的谢礼吧。”

    陆言拙一听,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递了过去:“这样吧,我这有个不值钱的小玩意,我带着没用,送你玩吧。”

    苏木知道他不想轻易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想要以物换物,当下也没多想,就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个翡翠挂件,水滴造型,颜色纯正通透,鲜艳欲滴,晶莹剔透,竟是水头极好的上等糯化种。

    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苏木拿起细看,思绪却渐渐恍惚。

    前世,她的父母留给她一块翡翠挂件,跟这块形状大小颜色非常相似,苏木一直贴身戴着,很是喜欢。

    “它有名字吗?”不经意间一个曾经的问题脱口而出,只是当时发问的人是他。

    “没有。”陆言拙对她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循循善诱,“不如你给它取一个吧。”

    苏木拿着翡翠,眼里透着异样的光芒,沉默半晌,道:“叫它滴答可好?”

    “滴答?”

    苏木的思绪渐渐飘远,没有留意到陆言拙的声音有点颤抖。

    “是啊,叫它滴答吧!”苏木抬起头,□□潇洒的脸上洋溢着飞扬洒脱,“你若滴答滴答,我必哗啦哗啦。”

    话音刚落,陆言拙就仿佛被雷击中一样,整个人怔在原地,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