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清穿之佛系七阿哥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1/3)

    康熙听了胤佑的话, 看着盆里的一片片的豆皮包裹着红亮的辣油,可不就是辣片吗?

    想到这里,康熙忍不住的哈哈的笑了起来, 伸手揉了揉胤佑的小脑袋道:"大辣片这个名字形容的非常贴切,也一片片的包裹着红色的辣椒油,可不是辣片吗?要是等以后做成长条的, 是不是可以叫辣条?"

    康熙话音一落,胤佑就抬头看着他,然后有些震惊的道:"阿玛,你怎么想到我这么想的?我还真的想了, 长条的叫辣条。"

    说着他放下了碟子, 对着康熙,道:"阿玛, 咱俩这是心意相通啊, 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好厉害啊。"

    康熙听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看着他道:"那是,谁让你是朕的儿子呢?"

    戴佳氏看着眼前的两人,不仅莞尔一笑。这父子俩。

    翌日一早, 卯时刚到。

    文竹就咋咋呼呼的小跑着进了屋子, 他撩起帘子对着胤佑喊道:"主子, 主子,贝勒爷,您快醒醒吧, 咱们今天第一天去上书房, 千万别迟到了啊。"

    昨天准备了一天, 就为了去今天去上书房, 结果他一不小心给睡过了,一睁眼就卯时了,他也是担心胤佑受罚,这才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胤佑抱着被子,在床上翻了个身,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那毫无光亮的窗户,显示着现在天还没有亮。

    他有些懒懒的问道:"什么时辰了?就去上书房?"

    此刻他的只觉得他的身上被睡神笼罩,理智给他说,要赶紧的睁开眼睛,快到点了。

    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让他再睡一会儿。

    文竹的小脸崩的紧紧的,把一旁的床幔挂了起来,焦急的对着胤佑道:"主子,卯时到了,咱们去了一准迟到了,第一次去上书房就迟到,李师傅会不会惩罚您啊?"

    越说,他越是担心,眼圈一红,眼泪差点就落下来了。

    胤佑听了文竹的话,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康熙昨天临走之前的嘱咐,去上书房的时间是卯入申出。

    卯时就是早上五点到七点,但是现在已经卯时了。

    想到这里,他身上的困意一扫而光,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手脚慌乱的穿上了衣服,带好了帽子,草草的洗刷了一遍,对着文竹道:"装辣片的坛子你别忘记拿了,我先过去了。"

    说着扶着门框,迈过了高高的门槛,拿起文竹准备好的灯笼,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文竹在一旁急的不行,伸手抱起坛子,也朝着外面走去,等出了大门,已经看不到胤佑的身影了。

    胤佑一路小跑着到了上书房,刚刚走进了院子,听到里面已经传来了读书声。

    他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因为跑步,而剧烈起伏的胸口,抬脚慢慢的朝着屋里走去。

    等走到门口,他对着李松柏微微地躬身道:"李师傅。"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来到上书房上课,李松柏也不似之前的那种嘴角含笑。

    他的嘴唇抿的紧紧的,一双眼眸带着一抹深沉,看着书本上的文字。

    李松柏闻言,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朝着门口看去。紧绷的脸缓缓的松了下来,抿着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他站起身来,对着胤佑微微地拱手道:"贝勒爷过来了,找个位置坐下吧,等会儿就开始上课了。"

    他对第一次来这里上课的阿哥都是格外的宽容,就刚刚他抬头的瞬间,借着灯光,还能看到淳贝勒那小小的鼻尖上冒出来的汗珠,可见他只是第一次这么早起,还不习惯而已。

    胤佑扫了一圈,在胤禛的身后有桌子,他抬脚就朝着那边走去。

    路过胤禛的身边,他悄悄地对着他咧嘴笑,露出那一口洁白的牙齿,惹得胤禛嘴角不自觉的勾嘴。

    胤祺看着李松柏那轻描淡写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发酸,他平时要是迟到,还不得让李松柏给罚写大字,要不然就是背书,反正就没有像小七这样,什么都没罚,反而直接让他进来找地方坐下。

    话里话外的都是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来的不算迟。

    他要是这个点来的话,绝对是要挨罚的。

    想到这里,他看着李松柏,有些酸溜溜的道:"李师傅怎么对小七这么的好,咱们平时也没有怎么见过李师傅这么对咱们啊,这贝勒爷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李松柏闻言,扫了一眼胤祺没有说话。现在在上书房里上课的只有四个阿哥,之中三阿哥胤祉的年龄最大,现在已经十岁。

    他的性格比较温和,只对功课上心,而且整日里就抱着一本书,不管是上课,还是下课的时候,他都喜欢看书。

    四阿哥胤禛,今年九岁。则是比较高冷,功课做的也好,但是不怎么说话。

    六阿哥胤祚,今年七岁。则是有些沉默寡言,比四阿哥的沉默还要严重,他上课的时候基本上是不说话的,小脑袋也是微微地垂着看着书本。让你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读书,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只有五阿哥,小嘴儿巴巴拉拉,什么都说,还开开心心的,就和淳贝勒差不多。

    只是淳贝勒比他聪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五阿哥却是竹筒倒豆子,一股脑的倒出来。

    想到这里,他的眸子落在了书本上,带着所有人开始温习昨日的功课。

    等昨日的功课温习了一遍之后,就开始进行了新的课程。

    一上午上下来,除了李松柏讲课的时候,他能提的起来兴趣,要求背诵的时候,他完全就只能拿着书看其他的。这背诵完全都不需要脑子啊,他听一遍,基本上就都会了,哪怕他好多字都不认识,也不妨碍他连蒙带猜的把整本书都对得上号。

    只是明明都会了的书本,却要装作不会,也好难的。

    想到这里,胤佑托着下巴,看着书本上的文字,忍不住的张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上午的课程总算是结束。

    宫人把饭菜端了上来,每个人都是四个菜,一汤,还有一些水果和点心。在这一点上,胤佑觉得这上书房里的伙食,比他们景仁宫的都要好。

    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胤佑抬头看着正在不远处站着的文竹道:"文竹,把坛子给我抱来。"

    这都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这辣片也该派上用场了。

    想到这里,他的眸子扫了一眼,正吃饭吃的香甜的胤祺。

    文竹听了胤佑的话,笑眯眯的抱着坛子跑了过来,然后对着胤佑道:"贝勒爷,带着呢,奴才忘了啥,也不能忘了这个。"

    说着把怀里的坛子往桌子上轻轻的一放,脸上带着一股子骄傲。

    胤佑看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