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灵气复苏之后 > 第136章 斩草除根(王小霸王加更)

第136章 斩草除根(王小霸王加更)(1/4)

    ————————

    东郭家族,东郭狡青传送逃走后,压着伤势,小心翼翼斩断后头所有可能会有的追踪,又宁可几次捏碎价值连城的传送符,多兜些圈子,最后才回到东郭家族,隐秘做了一系列安排,却唯独没有联系任何还在南部海域的东郭族人。

    他知道,现在五州豪族任何在南部海域的人一定都被情报局严密监控,他很了解萧氏的那对兄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萧堇,最是滴水不漏。

    尸体已经毁了,但储物装备全在那赵日天手里,此人不死,寝食难安,但他也了解东郭云渺的谨慎,他绝不会在储物装备里面放证明家族身份的东西,就算有些宝物可能隶属他们家族,也可推脱——比如,教主杀了东郭云渺,夺宝而去。

    再比如...

    东郭狡青一步步修缮可能留下的破绽,一边盯着南部海域那边的结果。

    直到在傍晚时分,消息确定。

    赢了。

    赢了,青州萧氏权柄稳如泰山,制霸五州。

    东郭狡青有些错愕,“这么快?”

    按照他的猜测,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吧。

    “是因为刚刚战场出了一波极寒禁闭。”

    “雪妖的?那不是更不好打,怎会加快了?”

    “不是雪妖,而是五州这边有心灵师在地窟下面反利用了祭坛,更改阵图内容,反褫夺了地窟大量雪妖尸体中蕴含的能源,不仅重启了祭坛,还烙刻了其极寒禁闭的种族天赋,从而一举推动了战局变化。”

    东郭狡青十分吃惊,神色不断变化,“精神烙刻天赋?此人绝对是百万修士都难得一遇,在初代都堪称绝世妖孽的精神变异体,否则精神体再强也不会有这样可怕的天赋能力,可能确定身份?”

    “不能,当时在地库下面的五州修士太多,尤其是高资质的学府子弟,很多都在,不明身份,但那时候曲江南刚下地窟,现在很多人都觉得跟她有关,她也没否认。”

    曲江南的攻击太有特殊了,本就具备超强的精神特质,会的也多,能做到这件事并不奇怪。

    东郭狡青觉得棘手,忽然察觉到当初五州召令时,萧乜罗私底下悄然邀了不起眼的儋州学府两人,实在是一招绝顶的秒棋。

    可问题是,这样的棋招他还下了几步?

    叮,来自神秘的信号传来信息——三州入五州,吾等会将功劳归咎于三州,尔等记得推动,届时才有理由下达政令分割青州兵权,压制萧氏,你去联系云州李氏,只要你们联手...

    东郭狡青脸颊皮包骨头,毫无表情波澜,回复了对方,但手指敲着桌子,片刻后,却喊来心腹托付了两件事。

    其中一件是拿着一份血肉去查dna,他一定要知道这个赵日天是不是赵家子孙,还是其有其他身份。

    这种隐秘身份的人最为可怕。

    你永远不知道她代表了哪一方实力,竟以一己之力毁局面如斯。

    ————————

    滴答滴答,源外竹流水怕打着水潭石沿,青碧匆匆,绯红枫叶独俏了枝头,挂坠着艳色。

    这是一个秋时,丰韵而满富的时节,人人都在享受着秋时丰收的喜悦,若有官秩,也在井然有序处理着来自朝廷跟治下的诸多成果。

    但她那么脆弱,才六七岁,如蔫蔫刚出生的猫儿一般。

    一个时辰前,她在祖母的怀里困顿,被老嬷嬷安送到了内侧小屋休息。

    这里本就是她的地方,年幼时,经常养在祖母这,有时候娘亲要见她都不容易,可日子久了,她与祖母渐渐生疏,似乎,祖母越来越喜欢那些健康而优秀的哥哥姐姐。

    她躺在昏暗的小屋里,闻着大半年没来却还浓郁的药味,暗想,谁会喜欢一个天天带着药气的孩子呢,又丑,又弱,活不长久。

    何况祖母年纪大了,总有些人都劝说她不要跟病重的孩子待在一起,会传染的。

    连她的父亲也提过几次。

    今天,她又听到了他的声音,还带了一个陌生的人。

    好像也是个老人,贫道贫道的,说是个道士。

    道士说,可以救她,但必须带她走。

    “以贫道推算,贵府小千金命格脆弱,根基损折,生辰八字生来不属贵府,贵府门庭难承之,日子久了,恐怕...”

    陈然:“你的意思是阿刁命格不好,会损我陈家风水?必须带走?”

    她听到了,才6岁的她却在想:明明老道士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一定是我带衰陈家?就不能是你太倒霉吗?不能是陈家风水门庭太差不能承受我的命格吗?明明没几个人比我聪明,他们学的那些东西,我一看就会了,就是大哥哥教我的那些,我也能过目不忘。爹爹,我本可以是你最优秀的孩子。

    你,这么不喜欢我。

    她低了头,眼底有泪光,但不肯落下。

    老道士:“为了救命,只能如此。”

    陈然:“可有多少分把握?”

    老道士:“五分。”

    陈然:“只有...只有五分?”

    老道士:“若不带走,她活不过这个秋天。”

    陈然:“你都还没见过她!”

    老道士:“贫道掐指一算...贵府千金昨夜呕血了吧。”

    他的声音沙哑,“天命已至,若想苟活于世,人必有取舍,她本就不属于这里。”

    陈然沉默了,后转头对祖母说:“母亲,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祖母却让老道士先出去,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她才淡淡道:“你的仕途又受困了?”

    陈然低头,情绪低落:“恐是大祸,很可能毁家灭族。”

    祖母:“怪阿刁?”

    陈然:“母亲多虑,儿子再无耻也不至于...是儿子无用。”

    祖母:“漂亮话不必说,这里也没别人,我只问你,是否一定要送走。”

    陈然:“为了让阿刁活下去。”

    祖母:“你可以请这老道留下,不过钱财而已。”

    陈然倏然一惊,“母亲,朝廷禁此行,若被查到,我要领大不是,而且...”

    祖母:“一个女儿还抵不上一个大不是?若换了二姐儿呢?”

    陈然:“母亲...”

    祖母:“自然也是做不到的,除非是逊哥儿。”

    陈然:“母亲,逊哥儿是家族的希望,传继门庭全靠他了,自然与众不同一些。”

    祖母:“你会这么想,倒也不奇怪,天底下的人类十男儿有九个如此作为,还有一个估计是不举无后,承上启下嘛,若是一群人都吃屎,也都别嫌弃对方臭了。不过今日你若这么做了,我希望你以后能明白一个后果。”

    陈然:“母亲请说。”

    祖母:“将来若有大祸,为人父母的,我亦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