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不要男妈妈 > 正文完结

正文完结(1/4)

    【写在前面非常重要的话:后面还会有每个角色的单人番外, 以及一些日常篇的番外,大家可以留言喜欢的角色,最终决定男主,但是没有压股成功的读者们千万不要伤心, 来WB找我, 每个角色都有专属结局, 我怎么舍得我的读者们难过, 大家千万都要开心!(深情.JPG)】

    染着血渍的羽毛轻飘飘地落下。

    带着温热气息的血迹喷射到了桑晚的侧脸颊之处,一股带着铁锈味的血腥气拢满鼻翼, 星星点点的血渍残遗在桑晚的眼角之处,她眼睛里的世界顿时变得一片赤红。

    “晚晚,你没受伤吧?”芬里尔几乎是在那一击显现的时候就敏锐地飞奔而来,身侧跟着桑榆和其他的兽人。

    向来冷肃沉静的芬里尔,却惊慌失措地把桑晚揽进怀里, 桑榆连忙手忙脚乱地检查着桑晚有没有受伤,眼看其他兽人也想上手,桑榆凶巴巴地吼道:“干什么呢,男女授受不亲!”

    桑晚摇了摇头, 哑声应道:“……我没事。一点事也没有。”

    桑晚怎么都没想到在生死危机的时候, 汀白竟然会挡在她的面前。而这毋庸置疑,是他的本能反应。

    桑晚抬手释放异能, 沉默着治疗几乎贯穿汀白胸膛的伤口, 眼见那道鲜血淋漓的豁开伤口小了不少。

    汀白低垂着眼睫, 在其他的兽人蜂拥到来之时,他却默默地退后几步, 离开了被簇拥围卫着的桑晚。

    “为什么只单单为了捉我们, 会出动这么多的君王……”桑晚满脸的错愕讶异, 无比震惊地看着眼前恢弘磅礴的场景。

    桑晚心底却不禁疑窦丛生。

    被人类发现她和兽人如此亲密,被安上勾结兽人,叛国通敌的罪名是肯定的。

    照理说这群君王应该会在内城的时候就会竭尽全力地处理掉他们这群人,可当时却无动作,也并不加以阻拦。之前桑晚他们能够畅通无阻地横穿内城和外城,都已经到了人类和兽人的边境,而现今他们都快一脚踏进兽人的地界,这群君王却如此兴师动众地追捕围剿而来?

    一个看着有几分眼熟的人类,站在地效飞行器的甲板之上,他轻描淡写地收回手:“差几毫厘就是心脏,可惜微微偏了方向,不然我们就已经解决掉了一个同阶的敌手。”

    历晁不快地皱起眉毛,语气尖锐地大声斥责道:“我们人多势众,你这么着急动手干什么,差点就把这个双系异能者不小心弄死了。若是这女人没有生命体征,我就无法剥夺她的治愈系异能,到时候咱们都得死。”

    只见无数的地效翼船和低空飞行器铺天盖地而来,之后甚至还跟着大批的机甲和战舰,数量惊人得可以遮云避月,黑压压的一片犹如暴风雨之前的乌云密布。

    而一行人以至高无上,不可一世的姿态站在最前列,这批人身上涌现可怖的威压,赫然显示着他们正是降临于上界的君王们。

    无数独属于君王层阶的魔力领域齐齐展开,沉重的威压骇人,只怕是上界能出动的君王都已经来了,其可怖的数量是他们这边的十来倍。

    芬里尔眼看黑压压的敌军压迫而来,他不禁皱起眉毛,面色阴沉,心底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芬里尔看向桑晚,刚才险遭暗杀,她沉沉如墨的发丝散乱,额前的零碎的鬓发错落。

    芬里尔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为她整理好碎发,然而他伸出去的手却在半空之中硬生生地停顿。

    芬里尔想触碰她却又收回手,他微微偏开眼睛,故作平淡地叮嘱道:“晚晚,等会一旦开战,你就带着那群老弱病残往哈泽斯莱乌森林跑。”

    “不要回头。”

    桑晚瞪大眼睛:“小芬,秋箐姐可以带着那群被解救的兽人奴隶离开,但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们自己逃跑,更何况你们是因为我才被卷入……”

    “只要你活着,我就没有遗憾。”芬里尔直接冷声打断了桑晚急切的话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琥珀甩了甩虎尾巴,冷冷地低嗤一声:“一群仗着人多和武器的宵小,要是单挑,我还没怕过谁。”

    刚才还一副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的琥珀的眼神却在触及到桑晚的时候骤然一抖,他的双唇蠕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紧接着琥珀的双颊泛红,脸红脖子粗地推开挤在桑晚身侧的墨曜和四月,直直地走到桑晚的身侧。

    琥珀的双唇不停地蠕动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偏偏他憋得满脸涨红,却还是抖着唇说不出口,桑晚迷茫地抬起眼睛,琥珀忽然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般猛然凑到桑晚的身前。

    “我#&%*你!”

    桑晚根本没听清楚琥珀含糊地说了句什么,琥珀就已经满脸通红,扭扭捏捏地跑远了。

    “琥珀刚才说什么来着?”桑晚还一脸懵逼地没有反应过来,身侧一股兰熏桂馥的暗香袭来。

    紫珏那双含情眼微挑,潋滟生光,他的双腿还未彻底痊愈,但也能够杵着手杖行走,此时此刻他俯下身子凑到桑晚的耳侧,松垮的领口露出玉体香肌,几乎是快咬上桑晚的耳朵轻语,呵气如兰道:“晚晚,你之前问我记不记得,抱歉,其实我说谎了。”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

    紫珏突然提起这么一件事,桑晚先是怔怔地愣在原地,随即她很快想起了紫珏发情期突临的那一天,一瞬间桑晚尴尬得头皮发麻,她浑身僵硬地呆立在原地,却骤然发现紫珏已经往前走了,身侧只残遗若有似无的馥郁暗香。

    美人在时花满堂,至今三载闻余香。

    这群人类君王来势汹汹地围剿他们,在倾倒性的局面打压之下,所有人都已经察觉不妙,着急找桑晚说出临别的最后遗言。可一直躲在角落的汀白却神色黯然地看了一眼桑晚,什么都没说,便失魂落魄转过身。

    汀白知道桑晚讨厌甚至怨恨自己。他自知不配,没有资格告诉她自己的心意,在桑晚没有注意的时候,直接黯淡地离场。

    曾经对桑晚做出过那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连汀白都无法原谅自己。

    墨曜慢慢地松开了一直缠在桑晚脚踝之处的蛇尾巴,动物的本能让他喜欢和心爱的人贴贴,可明明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黏在桑晚身边的墨曜,这一次他却主动地抽离了尾巴。

    那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猩红竖瞳,却蕴藏快要满出来的爱意。

    黑色的蛇尾尖摩挲着地面划着圈圈,只听见墨曜磕磕绊绊地轻声说:“晚晚,下辈子,我还是,你的伴侣,我们,在一起。”

    “大黑……”桑晚错愕地抬起手,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交代遗言,她忙不迭就要追上去,眼前却被蔚蓝澄澈的水幕抵挡住。

    桑晚并没有受伤,却一时半刻打不破这个困住她的水球,气急败坏地低吼道:“奥奈蒂斯,你把我放出去!”

    奥奈蒂斯像是想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却是嘴角含笑,摇了摇头语气温柔地轻声道:“晚晚,我很高兴能够遇见你。”

    这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奥奈蒂斯刚才还纠结着要不要告诉桑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