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新顶点小说 > 明明是路人却在论坛真酒出道 > 第75章 (75)

第75章 (75)(1/1)

    (75)你可以试试

    我其实找鸟居先生也有些事情。不过,我还没有开一半口,就和研究所大老板枡山先生碰到面,他后面跟着穿着黑色风衣的琴酒。我只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对于我来说,可算是阔别大半年的老熟人。

    我倒是好奇他怎么都不用掩藏自己的身份。

    要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穿着风衣,留着过腰长发的高大男人,且目光冷锐,看别人的眼神都像是路边的野草一样,我会想着这人要么是ser,要么就是涉黑的。但他总归是太显眼了,生怕犯事之后别人不能记住他一样。而且因为他太大大方方地出入这种场合,我反而开始替他担心他会被人记住。

    当然,这不算是担心,只是普通的吐槽。

    “鸟居,有事情吗?”

    大老板往我的脸上留了一秒,再在我的手上留了一秒之后,视线就直接不打招呼就走了。

    鸟居先生看了我一眼之后,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就自己回去吧。”

    我也知道自己回去,因为手上还捧着切好的蛋糕。我这样子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是又傻又呆,如果我开口再问一句大老板要不要也吃一块的话,我觉得全世界都会为我感到尴尬。

    我走在路旁让了一条道给几位大佬先走,结果琴酒脚尖一偏,正正地停在我面前,刚好堵住我要离开的脚步。我可不认为他是找我有事情,那么就是来找茬的?

    “有事?”

    我抬头看他。

    明明日本男子平均身高是一米七左右,但我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是在一米八,这个琴酒也是我得仰头才能对上视线的存在。我深刻地感受到次元的参差。

    “装模作样。”琴酒给我一个语义语境语调都相当冰冷的评语。

    我是能理解他在讽刺我吧,对吧!

    我是不是能这么理解!

    “装模作样的人能逼得你不得不跳崖,也算是荣幸了。”我单手整理了自己薛定谔的领带,单手托着托盘,说道,“抱歉,你挡着我的路了。你应该不想蛋糕弄脏你的衣服吧?”我的动作已经暗示意味十足了。

    琴酒瞥了我一眼手上的蛋糕,再看向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可以试试。”说着,他往我的方向再走了半步。我托着托盘的近节制骨和掌骨连接处直接抵住了他胸腹前的黑色风衣。琴酒衣服起皱的轻响,此刻对我来说极其刺耳。

    “……”

    !!

    这么挑衅的吗?

    逮到我在工作场合要保持形象,就使劲欺负是吧?

    (75)你可以试试

    我其实找鸟居先生也有些事情。不过,我还没有开一半口,就和研究所大老板枡山先生碰到面,他后面跟着穿着黑色风衣的琴酒。我只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对于我来说,可算是阔别大半年的老熟人。

    我倒是好奇他怎么都不用掩藏自己的身份。

    要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穿着风衣,留着过腰长发的高大男人,且目光冷锐,看别人的眼神都像是路边的野草一样,我会想着这人要么是ser,要么就是涉黑的。但他总归是太显眼了,生怕犯事之后别人不能记住他一样。而且因为他太大大方方地出入这种场合,我反而开始替他担心他会被人记住。

    当然,这不算是担心,只是普通的吐槽。

    “鸟居,有事情吗?”

    大老板往我的脸上留了一秒,再在我的手上留了一秒之后,视线就直接不打招呼就走了。

    鸟居先生看了我一眼之后,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就自己回去吧。”

    我也知道自己回去,因为手上还捧着切好的蛋糕。我这样子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是又傻又呆,如果我开口再问一句大老板要不要也吃一块的话,我觉得全世界都会为我感到尴尬。

    我走在路旁让了一条道给几位大佬先走,结果琴酒脚尖一偏,正正地停在我面前,刚好堵住我要离开的脚步。我可不认为他是找我有事情,那么就是来找茬的?

    “有事?”

    我抬头看他。

    明明日本男子平均身高是一米七左右,但我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是在一米八,这个琴酒也是我得仰头才能对上视线的存在。我深刻地感受到次元的参差。

    “装模作样。”琴酒给我一个语义语境语调都相当冰冷的评语。

    我是能理解他在讽刺我吧,对吧!

    我是不是能这么理解!

    “装模作样的人能逼得你不得不跳崖,也算是荣幸了。”我单手整理了自己薛定谔的领带,单手托着托盘,说道,“抱歉,你挡着我的路了。你应该不想蛋糕弄脏你的衣服吧?”我的动作已经暗示意味十足了。

    琴酒瞥了我一眼手上的蛋糕,再看向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可以试试。”说着,他往我的方向再走了半步。我托着托盘的近节制骨和掌骨连接处直接抵住了他胸腹前的黑色风衣。琴酒衣服起皱的轻响,此刻对我来说极其刺耳。

    “……”

    !!

    这么挑衅的吗?

    逮到我在工作场合要保持形象,就使劲欺负是吧?

    .一起在清水文里找肉  在肉文里找感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