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大明小学生 >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五年后的偶遇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五年后的偶遇(1/1)

    ,大明小学生

    说起来冯双双十年前名列秦淮四美,连王怜卿都一度被她挤兑得不上不下,算是行业内卷的拔尖人物。

    如果连惹是生非、制造冲突的手段都没有,真就白活这三十年了。

    秦德威吩咐下去,就不再关心具体过程,只用等结果,然后再根据结果做下一步反馈。

    只有足够自信能掌握全局的上位者才有这种心态,这两年秦学士越来越适应这种地位了。

    而冯双双得了秦德威的指令,就起身出去,开始寻思如何安排。

    其实秦德威这个做法近似胡闹,在这种酒色上头的地方故意制造冲突,非常容易失控。

    但冯双双也相信,以秦德威在南京城的势力,无论惹出了多大的事情,都能兜得住,这就是可以随便胡闹、为所欲为的本钱。

    这种烟花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各色帮闲,冯双双就想着找几个相熟的帮闲过来,共同做一个局。

    从楼梯下来的时候,冯双双冷不丁的就瞥见,有位意气风发的老者高视阔步,走进了江东楼大堂。

    她下意识地就停住了脚步,这眼泪当场就飚了出来,泉水一样的往外涌。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前老盟主顾璘顾东桥了,不然也没谁能让冯双双如此失态了,这就是她的青春啊。

    她人生最好的年华,也是最风光的几年,都是在与顾老盟主以及老盟主的朋友们交游中度过的。

    此时顾东桥猛然间也看到了昔年老相好,同样是万分惊讶。

    他出任了应天巡抚,想着先去句容上任,等上任后再找机会风光的回南京城。

    所以今晚顾璘只能算是路过南京,并不想进城,直接宿在了江东门外水驿。

    但顾老头是一个喜欢声色犬马的富贵人,想着这里就是金粉繁华的南京老家,哪里按捺得住寂寞?

    又听说重建了江东楼,也就跑过来“观光”了,却不料进门就撞见了数年不见的冯双双。

    更让顾东桥没想到的是,冯双双这样曾经位列“秦淮四美”的顶流美人,居然沦落到在这里讨生活。

    这里可是城外啊,档次格调都比秦淮旧院那边差太多了!从秦淮旧院到城外江东楼,那就相当于翰苑清华贬成了推官、知县。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璘忍不住就问了句。

    冯双双擦了擦眼泪,但还是止不住的流,先是行了个礼,轻吟了一首古诗作答:“汉军北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悲怆中又带了一点点绵绵不绝的幽怨,宛如缠丝让人欲罢不能,这就是前顶流美人的素质。

    顾璘心里别有几许人事兴亡的感慨,随口吟道:“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随即又伸手去牵冯双双,“罢罢罢!往事不堪回首,今夜陪老夫一醉!”

    冯双双却轻轻闪身,躲开了顾东桥,涕泣道:“今时不同昔往,奴家另有客人,恕不能陪伴老先生了。”

    顾东桥毫不在意的说:“什么客人,辞掉就行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顾东桥再怎么被秦德威打击,在南京城也是可以横着走的。

    冯双双涕泣而道:“这客人乃是秦状元本人。”

    顾璘:“......”

    他知道秦德威也是从湖广沿江而下了,可这秦德威怎么没进城,也在城外住了?

    长叹一声,顾东桥转身就走,口中又吟道:“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从今别却江南路......”

    冯双双无语,顾老先生怎么变成这样了?她连忙追上几步,对顾璘悄声道:“老先生,其实秦状元是隐姓埋名来的,他不知想什么,要找人一起胡闹。”

    秦德威想要无事生非的制造冲突,那么让顾老先生进去,冲突不就来了?

    顾东桥听完后,便感到这好像是个很不错的机会。

    秦德威为了考验另一个人,不想暴露身份,那自己岂不就可以也假装不知道,摆起架子了?

    传了出去,别人不明内情,只知道他顾东桥在秦德威面前抖了起来,而秦德威示弱了!

    哪怕是演戏,能在秦德威身上爽一爽,也值得了。

    虽然这样做实际上没有任何用处,也改变不了什么,但能在秦德威面前装一次逼,那就能念头通达、人生圆满!

    念及此处,顾东桥忽然生出了豪情,挥挥手说:“走!今晚会会秦德威去!”

    冯双双微微屈膝道:“多谢老先生!”

    此时在屋内,秦德威正在对焦文杰劝酒,又对陪酒的美人道:“今晚你们银价翻倍!但必须要让焦朋友满意了,喝好玩好!”

    以当今尤其是东南的社会风气,秦德威不介意应酬花酒这种事,多多少少也是避不开的,除非活成业师王以旌老先生那样的老古板。

    但避不开归避不开,酒色之间也是要讲品行的,或者说,反而最能看出品行。

    几巡酒下肚后,秦德威又提议联诗,这也是读书人酒宴上常见的游戏,一人一句的接龙。

    “就以这位美人为题,必须要围绕她来作句!”秦德威指着焦文杰身边的陪酒美人说。

    然后他又笑眯眯的起了个头:“杏子红衫半解开,问君早就藤床卧。”

    这不是个“好”头,并非仅仅指水平粗糙,而是说第一句就直奔床上去了,那么下一句不得写点香艳的?

    焦文杰和还有庄生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位叫张居正的外地士子如此直接和艳俗。听说湖广那边风气醇厚,怎么士子也如此放浪?

    焦文杰想了好一会儿,吭哧吭哧的勉强接了一句。

    秦德威察言观色后,暗暗点头,这道测试也勉强算是过了。

    从这个情况可以看出,这位焦文杰没有什么骚诗浪词的创作经验,所以也可以得知,焦文杰没怎么经历过这种放浪形骸的场面。

    而且也不太可能是装的,上来就劝焦文杰许多酒,目的也是为了解除他的自制力,尽可能露出本相。

    正在这时,屋门忽然被推开,顾东桥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门外还有几个随从。

    秦德威无语,他本想让冯双双随便找几个人,装成豪门子弟来砸场子就够了,以此考验一下焦文杰的应变能力和胆气。

    可他也实在没想到,冯双双忽然转眼就搬出个顾东桥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