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继母不慈 >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1/4)

    尹明毓一梦到天明, 睁开眼发现她竟然还双臂箍着谢钦取暖。

    这可是极稀奇的事儿,谢郎君可是受伤都要卯时晨起读书的人,今日竟然还未醒。

    尹明毓松开他, 也不好像往常那般一睁眼张嘴便喊婢女,而是探身取过床榻边挂着的衣衫, 在床里慢慢穿。

    她动作轻,但还是发出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谢钦觉浅, 迷蒙中睁眼。

    尹明毓还是第一次瞧见谢钦初醒时慵懒的模样,瞧着他眼神朦胧地看过来,毫无防备的眼神,一瞬间没忍住, 没出息地吞了吞口水。

    上天实在是偏心。

    她都忍不住要偏心了……

    不过大概是因为谢钦平时格外冷静自持, 所以此时难得的这种样子, 才显得格外特别。

    而谢钦眼神渐渐清明,便想起了昨夜的事儿。

    她一个人睡得香甜,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忍打搅她, 独自失眠到深夜方才睡着。

    那时, 画和诗集已经不是扰乱谢钦的东西,扰乱他情绪的, 归根结底只有一个人——尹明毓。

    连婢女都看出他的情绪,尹明毓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她那样聪慧敏锐的人,除非不在意,否则根本不可能迟钝。

    谢钦真正介意的, 是尹明毓的态度。

    他从不曾如此过, 还未理清楚该如何应对, 于是立即从尹明毓身上抽回眼神, 径自起身穿衣。

    尹明毓:“……”

    瞬间就不可爱了。

    既然谢钦已经醒了,尹明毓便也不磨蹭,抓紧穿好衣服,下床梳洗便催促银儿早些安排早膳,她请安回来就要喝老鸭汤!

    谢钦听着她中气十足的声音,胸口不由自主地发闷,只能转身眼不见为净。

    谢老夫人为了谢钦好好养伤,先前发话免了他们晨间的请安,不过尹明毓起来还是会出门转一圈儿,权当散步。

    谢钦的肩伤只要不扯动,也不影响他行走,是以谢钦回京后也没有断了请安。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到正院,谢夫人已经坐在暖房里和谢老夫人说话。

    今日是除夕,整个京城一醒过来,外头便爆竹声不断,谢策的启蒙先生休假,谢策便也跟着休息,在屋里极有活力地跑来跑去。

    他一见到他们过来,便飞奔着跑向两人,嘴里还喊着:“父亲!母亲!”

    尹明毓顺手挡住他的冲势,随即向谢老夫人和谢夫人行礼,闲聊了几句,便告辞欲离开。

    谢老夫人问她:“你急得什么?”

    尹明毓诚实,笑呵呵地答:“祖母,我教人做了瓦罐老鸭汤,在院里等我呢。”

    谢老夫人得到这么个回答,竟是也觉得不意外,摆手赶她走,“走走走,快去喝你的汤去!”

    谢策一脸向往,也想喝。

    尹明毓便道:“稍后让人送来一罐。”

    他们离开不久,尹明毓果然让人送来了一罐。而谢钦坐在桌旁,见只尹明毓面前有一罐老鸭汤,才知道尹明毓送走的是原本他那罐。

    更气闷了。

    尹明毓见他盯着她的瓦罐,良心使然,便道:“郎君,你我喝一罐汤吧?”

    谢钦答应了,亲自拿着勺子盛汤,每一勺都极实诚。

    尹明毓慢条斯理地喝完一碗,再去盛时,勺子只能捞出一点汤和配料渣,不敢置信地看向谢钦,很想问:你不是克制吗?不是养生吗?喝多了不嫌撑吗?

    谢钦不紧不慢地喝汤,抬眼还问:“怎么?”

    他一转眼,视线又落在汤勺上,问:“可是我喝得多了?我碗里还有些……”

    说着,他便要抬手端他的汤碗给尹明毓。

    尹明毓扯起嘴角,婉拒了。

    她绝对不是嫌弃,她是理亏,谁让她先送走了谢钦的汤?

    反正她还有豆沙包。

    而谢钦虽是微微纾解了些气闷,瞧她没吃好,又不忍心,膳后便吩咐婢女明日早膳再为尹明毓准备一份老鸭汤。

    晚间守夜,谢家所有人祭祀过祖先之后,都聚在主院。

    谢家主与谢老夫人、谢夫人坐在一处说话,谢钦作陪。

    外头的爆竹烟花不绝,厚实的窗纸也挡不住烟花骤然划破的绚烂。

    尹明毓心痒,谢策也一直趴在窗户边,不管能不能瞧见都透过窗纸向外瞧。

    终于等到天黑,尹明毓穿上毛披风,谢策也一溜烟儿爬下椅子,要跟她一起出去。

    谢老夫人没拦着,只教婢女给谢策多穿些。

    谢家主瞧着尹明毓和谢策的身影消失在屋内,抚着胡须,带着几分温和道:“策儿开朗了许多,极好。”

    谢钦侧头望着门出神片刻,也默默起身,穿上氅衣出去。

    谢家主注意到,抚胡须的动作一顿,不苟言笑道:“景明……也开朗了些,嗯。”

    谢钦问过侍从,一路走到园中,在回廊下驻足,看向梅树旁一大一小两个至亲之人。

    园中挂满灯笼,昏黄的灯光,照应在尹明毓的脸上。她始终含着笑意,正指着梅花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谢策也在附和。

    时不时有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她的眼里便映出绚烂的光。

    这场景在谢钦眼里,温馨至极,美如画卷,他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

    而远处,尹明毓和谢策说的事儿,丝毫跟“美如画卷”不相干。

    尹明毓道:“红豆沙、松仁、杏仁……蒸糕、青圆……万物皆可捏梅花。”

    谢策仰头,双眸明亮地问:“好吃吗?”

    尹明毓煞有介事地点头,“是要好吃些,吃食不都讲究个色香味儿俱全吗?”

    谢策便道:“要吃。”

    尹明毓也想吃,“明儿便让膳房做。”

    谢策认真地点头,“明儿做。”

    谢钦一走近,便听到两人煞风景的话,立时便收起脸上自作多情的笑,还轻轻瞪了尹明毓一眼。

    他神情转变太过明显,尹明毓瞧见,后知后觉地确定,谢钦这两日确实极为不对劲儿。

    不过文雅人嘛,毛病多些也是正常的。

    而对谢钦这样又板正又文雅的别扭之人,尹明毓眼神微微一动,便只走过去,轻声问:“郎君,你心情不好吗?”

    终于要发现了吗?

    谢钦故作冷淡地瞧了她一眼,不言语。

    尹明毓借着披风的遮挡,悄悄将手伸进谢钦氅衣大袖中,摸到他的手,往他手心里钻。

    隔了两日,才想要哄人,若是轻易教她哄好,定不会珍惜。

    是以,谢钦推开她的手,便没有其他动作,淡淡道:“你庄重些。”

    尹明毓的手还在他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