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一碗小甜汤 > 第67章 第三碗11~12

第67章 第三碗11~12(1/4)

    【11】

    这是孟天佑头一次给他讲八卦。

    孟天佑深深凝视着, 意有所指地说:“有时候,年轻人会将自己想要快点长大的欲念投射在年长者的时候,他分不清崇拜憧憬与爱情的不同, 错将那当做是爱情。”

    “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比如, 像你这样的,完全不必去羡慕长你十几岁的人已经拥有你无法企及的资源, 凭你的资质,以后一定会有你的成就。”

    “而这种老男人我是很瞧不惯的,挑选伴侣只看是否年轻美貌,而不注重精神内涵。他怕在恋爱、婚姻的场合遇见一个聪明人, 那个聪明人会发现他是个浅薄而审美、趣味低劣的人, 没人瞧得上他, 才让他必须去选择一个年轻不成熟的伴侣。”

    汤元:“……”

    “嗯。”

    尽管汤元毫无兴趣,还是表示了下自己有在听。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还说得那么长?

    还一直看着我?

    有时候孟叔叔的说教欲还挺强的,这可能是大老板的通病吧?都很爱动不动就开始长篇大论。

    年纪比较大的男人好像都这样。

    在孟天佑的注视下,汤元想了半天, 硬着头皮补充了一句:“以后、以后我绝对不敢这样的事……?”

    好吧, 他接受孟叔叔的道德教育,等他三四十岁了, 一定不会去找太年轻的女生谈恋爱。

    可他本来就对跟人谈恋爱不敢兴趣啊。

    对听八卦也不感兴趣,像大学城里的八卦,经常是闹得众所皆知了,他才会在上学路上或是在食堂吃饭时, 对别人讨论听一耳朵。

    老少恋好像也有听说过, 他没做过评价, 主要就是感觉跟自己没有关系。

    此处用的是疑问句, 不确定,但问句的语气并不明显。

    孟天佑仍被噎了一下。

    汤元的目光天真无邪,带着一点动摇和不耐烦,希望他换话题。

    孟天佑觉得自己的暗示拒绝是不是太重了。

    量好身材尺寸,汤元听见裁缝跟孟天佑商量价格,脱口而出说:“太贵了吧?”

    孟天佑说:“不贵。不是这么好的衣服还配不上你呢。”

    汤元总不能反驳说觉得自己不配吧?那就是自我贬低了。

    汤元放在兜里握着钱包的手正在微微地冒汗。

    他没想到这么贵,虽然设想过应该比较贵了,可是也超出他的预算太高了。本来他想自己也确实需要更好的正装,趁这个机会买一套好的也不错。

    他是打算自己付钱的。

    结果价格高的他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卡掏出来。

    在这一刻,汤元是有点后悔的。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跟随着孟天佑对不对,他隐约察觉到自己在跳进一个陷阱里。

    当他接受了越来越多孟天佑为了招揽他而给予的恩情以后,他还能像上次一样毫无犹豫地拒绝孟叔叔吗?

    汤元沉默了。

    郁郁寡欢。

    孟天佑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从昨天他把汤元带回来以后,这小孩都开心得跟朵花儿似的。

    被他说了一两句,立马蔫儿了?

    真是小孩啊。他想,喜怒哀乐都明显写在脸上,掩饰都掩饰不好。

    搞得孟天佑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他看汤元笑,他就开心,看汤圆闷闷不乐,他也有点情绪下滑。

    回去的路上,汤元想了好久。

    到一段立交桥的路时,竟然堵车了。

    孟天佑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车载音响里播放着钢琴名曲,却没办法让他的心情舒驰,而是屈指轻叩方向盘的边缘。

    嗒嗒嗒。

    这小孩怎么不跟他说话了呢?这么不高兴吗?

    孟天佑想。

    但总不能由他主动地去讨好汤元吧?

    那也太低声下气了。

    他这辈子没有哄过小孩。

    他哄不来小孩。

    汤元想了很久,他看着前面堵塞的车流发呆,说:“孟叔叔,你刚才跟我说的事给我挺大启发的。”

    “我想了想,我要么还是不去了吧。”

    “太麻烦你了。”

    “那个衣服也很贵,你还是别买了,跟那个裁缝说取消订单吧。”

    汤元:“反正我还会参加其他学术论坛,以后说不定还是有机会的,也不必急于一时。”

    孟天佑懵了:“不麻烦啊。”

    他昧着良心说,斩钉截铁的。

    孟天佑转过身去,对他说:“小元,刚才那番话,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走。”

    “我带你一起去欧洲真的只是举手之劳,很简单的事情,不麻烦。”

    “我不过是欣赏你的才华。”

    就是因为这才棘手啊!汤元觉得头很疼,他昨天怎么就会一时冲动直接跟着孟天佑跑了呢?可能是孟叔叔说话实在太好听了。

    他平生第一次遇见知音,不小心昏了头。

    哪有人会不求回报地对他好啊?

    孟天佑这是有目的的——为了让自己毕业以后进他的公司给工作卖命。

    而且,瞒着大哥,也不告诉导师,就这样和孟叔叔去欧洲,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汤元说:“我想回家。”

    孟天佑一下子没脾气了。

    车内一时静默,只有优美的钢琴曲还在默默地飘扬,还有后面那辆车的车主暴躁的鸣笛声在间歇不断地传过来。

    “这是个礼物。”过了良久,孟天佑想到了,他说,“你忘了吗?你对我说新年快乐以后,我说我要送你礼物。”

    “你可以不带任何心理包袱,开开心心地收下这份礼物,好吗?”

    汤元含蓄地说:“你为什么要送我呢?”

    “我哥从小就教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您送的东西太贵了。”

    孟天佑好笑地说:“那你把你的笔记本给我的时候就没想过可能会被我盗取创意啊?”

    汤元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那些都只是设想,再说了,没投入钱进行深入研究,看了等于白看。”

    孟天佑算是被他给逗笑了:“行了行了,我说我要带你去就得带你去。”

    “不然我不是成了言而无信的人了。”

    又说,“而且,你就不觉可惜啊?有几位老教授年事已高,这场学会三年开一次,未必能等到下一回。”

    说得好有道理哦。

    汤元想想,推了下眼镜,冷静自若,不卑不亢地说:“那衣服可以不买吗?我都回首都了,我回学校拿我的衣服不就好了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